第兩千零一十八章 有些不一樣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當你正在聲情并茂激情澎湃地說這一段過往時,身為觀眾的那位不但不好好聽講反而還跟你嬉皮笑臉扯淡,你會不會想要掐死他?

這個問題,東儒仙帝已經得到了自己的答案,會!

他現在就很想掐死肖遙!

原本說了那么多,又被肖遙一個岔不知道打哪去了。心塞的不行啊!

不過,他覺得其實自己想說的已經差不多了。

肖遙沉默了一會,問道:“你和我說這些,想要表達什么呢?”

“我這段時間查閱了不少資料,發現了一件事。”東儒仙帝說道,“以前的護道者,一直都是你們人族擔任的。”

肖遙恍然大悟。

東儒仙帝雖然還沒有明說,但是意思已經表達的差不多了。

“我總覺得,護道者這個身份,很有可能落到你的頭上,雖然你現在的實力比起那位黑鶴魔神還有一段差距,但是這樣的差距在你眼里應該也不算什么吧?”東儒仙帝笑著說道。

肖遙沒好氣道:“你之前說了那么多,又夸我們人族有多少偏執狂,說了一大堆的漂亮話,其實中心思想就在這里?”

東儒仙帝倒是沒有四號不好意思的樣子,微笑著說道:“你顯然是誤會了我的意思,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并不是故意將你架起來的。”

不管東儒仙帝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是現在他已經將肖遙給架起來了。

但是東儒仙帝真的了解肖遙的話,就會知道他現在的所作所為,已經注定了最后的結果肯定是徒勞無功。

肖遙的性格如何?

什么時候能夠任人拿捏?即便對方是東儒仙帝也斷然不可能啊!說的再直白點就是——肖遙的臉皮多厚啊!永遠都不會存在什么抹不開面子下不了臺的狀況。

“不好意思,東儒仙帝,我覺得你說的這些,實在是太看得起我了,實際上我的能耐也就這樣,沒什么太大的本事。”肖遙笑著說道,“那黑鶴魔神確實不好對付,當然了,如果我真的能夠成為護道者,確實是我運氣不錯,我也不會拒絕。”

東儒仙帝一陣頭疼。

這時候肖遙的話還沒說完。

他又繼續說道:“其實你現在和我說那么多,無非就是緩兵之計,想要讓我覺得,可以另辟蹊徑,而不是非得去找魔族妖族硬碰硬是吧?給我一個護道者的希望,繼續浪費時間嗎?”

說到最后,肖遙已經是面帶憤怒了。

西瑤仙帝那么想也就算了,他也沒什么八方那。

讓他難以理解的是,東儒仙帝的想法竟然還和西瑤仙帝差不多,同樣是希望高高掛起免戰牌。

那些掛著免戰牌的城樓,有幾個最后沒有被攻破的?

這就是一種態度問題啊!

東儒仙帝沉默不語。

肖遙說話的語氣,有些怒其不爭的意思。

他嘆著氣,說道:“我只是想不明白,如果從一開始你們就不是很想直接和魔界,妖界爆發沖突的話,又為什么還非得想著和我合作呢?這對你們而言有什么意義?”

東儒仙帝,終于開口了。

“不是我們害怕戰爭,而是仙族不能先發起戰爭。”東儒仙帝說道,“在魔界,妖界沒有動手之前,我們仙族若是動手了,豈不是師出無名?對,我知道,這里面道理很簡單,你能想明白,我也能想明白,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整個仙族都能想明白!”

說到最后,東儒仙帝語氣忽然變得很重。

肖遙微微一愣,并沒有開口,只是等著東儒仙帝繼續說下去。

東儒仙帝深深看了眼肖遙,接著自己剛才還沒有說完的話說:“而且,仙界和魔界的互不侵犯條約時間還在,仙族有多少死腦筋你知道嗎?說句難聽的話,我們仙族一直以來都是自詡為正義的化身……”聽到這里,肖遙就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東儒仙帝并不在意肖遙的態度,而是繼續說道:“說死板也好,缺心眼也好,但是只要仙族先出手的話,那最起碼會少三分之一的戰斗力,不是數量,而是氣勢,沒有一個好的出發點,不將自己定義在正義的位置上,談什么邪不壓正?”

肖遙已經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萬萬沒想到,東儒仙帝和西瑤仙帝他們考慮的竟然是這些。

這讓肖遙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這根本就不是缺心眼了,而是一群弱智啊!

人家都已經在家門口磨刀霍霍了,你們還想著等人家邁開腿進了家門再動手?

這不是等著挨揍嗎?

非得吃點虧,才覺得自己是被逼無奈反擊?

你們莫不是腦子有病吧?

大概是看出了肖遙的心中所想,東儒仙帝苦笑著說道:“我覺得你這么聰明,不可能想不明白的。”

肖遙不再說話了。

東儒仙帝的情緒也稍微平和了一些。

他看著肖遙,忽然有些愧疚。

就像肖遙說的那樣,現在其實是反抗的最好時機。

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還想要在前期占據優勢的話,將會變得異常困難。

“其實,在我看來,魔族和仙族之間的戰爭從來都沒有停止過。”肖遙忽然說道。

東儒仙帝沒有說話。

肖遙笑著說道:“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妖界又怎么可能會死掉兩位妖皇呢?”

雖然說的是妖界,但是一直以來,妖界都是和魔界站在一起的。

“既然你覺得仙界短時間內沒有辦法動,那就我來動好了。”肖遙說道。

東儒仙帝小聲說道:“按道理說,你也應該參考一下互不侵犯條約的,反正也沒多少年了……”

“那叫沒多少年?”肖遙氣樂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呢?我跟你說,你這不叫儒雅,你這叫腐儒!”

東儒仙帝自己心虛,被肖遙罵也一點脾氣都沒有。

“再說了,我也沒打算直接動魔界,你們和魔界簽了互不侵犯條約,和妖界不是沒什么關系嗎?”肖遙冷笑著說道。

眼神中,殺機彌漫。

“需要我做什么?”東儒仙帝說道。

“給我五十個仙尊。”肖遙說道。

東儒仙帝想了想,搖了搖頭:“只有二十個。”

肖遙哈哈笑了一聲,算是接了下來。

如果妖界的妖皇此時也在這里,聽到這里估計會氣得跳腳。

這是撿軟柿子捏啊!

這還要將軟柿子給捏到稀巴爛為止啊……

一個漆黑的山洞深處,擺放著一塊大石頭,在大石頭上,盤坐著一道身影。

山洞外面,傾灑著陽光,陽光下,矗立著一顆桃樹,桃花朵朵在枝頭綻放。

許久,山洞里的男人緩緩睜開眼睛,他身后背著一把劍,就像背了一個姑娘的一生。

當他走出山洞的那一刻,一陣微風拂面而來,桃花樹上落英繽紛。

朵朵桃花,在空中飄揚,如同身著粉群的少女舞動翩翩,裙擺微揚,便能牽動整個世界。

這就是他的世界。

也是她的世界。

當背著劍的男人,目光望著遠方的時候,臉上總是免不了露出一絲微笑。

好像目光所至之處,皆是向陽花木,皆是曾經故土。

這時候,他身后背著的劍,忽然綻放出了一道劍光,

鮮紅色的劍光逐漸匯聚成形,成了他的魂牽夢繞。

看著面前的劍魂,他已經習以為常。

只不過,每次看到的時候,他都會察覺到心臟的一陣抽搐。

就在他準備催動體內劍氣將劍魂收起來的時候,卻忽然察覺到了異常。

是眼神。

他驚愕的意識到,劍魂看著自己的眼神,和以往存在著很大的差別。

以前的眼神看著是空洞的,沒有任何感情,就像是一幅畫一般,用丹青勾勒出來。

但是現在不是。

劍魂的眼神中有情緒,有心疼,有不舍。

許狂歌的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

他動都不動,仿佛身體已經僵住了一般,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面前的劍魂。

這一刻的他,大腦仿佛都已經停止了思考。

然而,很快,劍魂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還是那樣,呆滯,空洞。

只是受到他的操控。

但是,這卻已經讓許狂歌感到欣喜若狂。

他堅信自己之前絕對沒有看錯,至于為什么現在又恢復到了以前的模樣,原因還沒找到。

他并沒有多么的難過,反而是一掃之前頹勢。

劍魂之前的眼神,讓他看到了希望!

雖然這份希望非常渺茫,但是只要有希望,那就是好事啊!

因為哪一個眼神,他覺得,整個世界在這一刻,都變得充滿了生機。

“我就知道可以的,我就知道可以的!”許狂歌握緊了拳頭。

他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讓劍魂發生了變化,但是接下來,他將會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

他收起劍魂,就匆匆離開這里,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肖遙洪飛升他們,將剛才的事情告訴他們。

他相信,肖遙和洪飛升是絕對不會懷疑他的,而且那兩人同樣會為自己開心,除此之外就是,他還不知道改變劍魂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但是大家如果坐在一起討論的話,那么,得到答案的幾率顯然也會提升很多。

許狂歌整個人,處于一種亢奮狀態。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股票最后几分钟涨停 天天棋牌官网? 财神爷最好看的图片 互联网十怎么赚钱 股票上市第一天涨跌限制 850棋牌为什么不封 2019新赚钱项目 美国股票几点开盘 四川麻将真人版 竞彩足球计算器 麻将来了怎么开房 喜乐彩最新开奖号查询 权重蓝筹股有哪些股 长春科乐麻将手机版下载 天天捕鱼攻略 重庆市麻将机批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