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仙芷酒(2)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進了院子,陸峒伸出手,敲開了門,同時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中拿出了兩壇流明亭專門用來招待貴客的仙芷酒。

仙芷酒在仙界也是十分少見,也就是流明亭有一塊適合仙芷生長的福地,所以每年都能釀出大概數千壇酒。這一次丹皇長老千年大壽,今年的都不夠用,還得用上前幾年的儲存。

雖說流明亭的弟子偶爾也會得到一些仙芷酒,可這兩壇仙芷酒,已經是陸峒的全部家當了。

進了肖遙的屋子,發現肖遙正在盤點之前從藥田那里掠奪而來的藥材,他笑了一聲,說道:“梁師兄忙著呢?”

“嗯,挺忙的,有事嗎?”肖遙轉過臉看著陸峒,又眼珠子一轉,樂道,“怎么了,想明白了?這是打算帶我去找丹皇長老剩余的藥田?”

陸峒趕緊搖頭。

老實說,在來的路上,他有這么想過,但是總覺得太下作了。

如果是起初,自己敢這么做,丹皇長老會覺得自己直覺不錯,有遠見,有魄力,但是當丹皇長老已經點明了他還這么做,就落得下乘了。

起初他不敢這么做的原因不就是擔心那位丹皇長老會認為自己吃里扒外嗎?

實際上那個時候不會,現在會。

真當陸峒是那種二三十歲的年輕小伙子不成?

不是了,他怎么說也活了五百多歲。

很多事情,他看的非常透徹,而且越是隨著年紀增長,他越發覺得,很多事情,都需要慢慢琢磨,切忌魯莽行事。

謹小慎微,終究不是什么優點,但是也談不上多么嚴重的缺點,最起碼不會讓自己為此喪命。

相反的,抱著小心翼翼的態度,自己才能夠比別的仙族活的更久一些,只是相對而言福緣也會更小一些而已。

看到陸峒不吭聲,肖遙也就知道自己之前是想多了。

“咳咳,陸師弟,你來著,到底有什么事情啊?”肖遙坐下來問道。

陸峒簡直要瘋了。

他總覺得肖遙好像弄錯了什么。

按道理說,自己是流明亭的弟子,才是主人,肖遙來流明亭應該是客人吧?怎么現在看著有一種本末倒置反客為主的意思呢?

“是這樣,梁師兄,我這有兩壇子仙芷酒,只是這酒我獨自喝著沒什么意思,所以想著,要與您分享一番。”陸峒笑著說道。

“酒?”肖遙看了眼,問道,“這仙芷酒很好嗎?”

陸峒心里很痛苦。

他總覺得自己現在的行為,如同拋媚眼給瞎子看。

仙芷酒對于任何一個仙族而言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不單單是因為口感不錯,主要還是因為仙芷酒對于他們這些仙族而言,有對于體內仙力恢復,還能讓仙力更加純粹,這也是為什么在仙界,經常有一些仙族為了一壇子仙芷酒打的頭破血流的原因。

可現在看著,這個叫梁玉龍的家伙,對此簡直一無所知。

越想越郁悶。

陸峒委屈的都想要哭出聲了。

等聽陸峒簡單說了一遍之后,肖遙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既然是這樣,那這酒我就收下了。”

“嗯……”陸峒原本還想著能夠和肖遙一起喝酒,促進一下感情,可現在計劃似乎是落空了。

不過肖遙也不是那種白拿人家酒什么都不做的人。

他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我也送你一件禮物。”

“哈哈,梁師兄客氣了,不用的不用的。”陸峒趕緊搖頭說道。

送酒,也只是想要討一個情分而已,但是如果接下對方的回贈,就有一種以物換物的意思了。

這可不是陸峒想要的。

肖遙沒搭理他,已經取出了一顆超品神丹。

之前煉制出來三顆,送給了丹皇長老一顆,自己還剩下一顆,反正現在藥材多的是,只要肖遙愿意完全可以繼續煉制,對于超品神丹肖遙完全沒有必要藏著掖著。

看到那顆丹藥,瞬間陸峒的眼珠子就直了。

“這……這是?”雖然陸峒根據丹藥流露出來的氣息已經有所猜測,只是現在還不敢確定。

“超品神丹。”肖遙說道,“品階還挺高的,你們家丹皇長老都這么說了。”

“這不行這不行。”陸峒趕緊搖頭,雖然他眼饞得很,“這超品神丹既然是丹皇長老送給您的,我自然不敢收。”

“他送給我?”肖遙眼神玩味,“誰和你說的?”

“難道不是?”陸峒好奇問道。

剛才他還在詫異。

這丹皇長老,對這鎮龍劍宗的弟子未免也太好了吧。

先是讓對方進藥田隨便采摘,接著又是直接贈送一顆超品神丹。

這樣的待遇,放眼整個流明亭,恐怕都找不出第二個了。

但是現在聽肖遙的反問,陸峒意識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肖遙笑了一聲,說道:“這個丹藥我給你,你就放心拿著吧,還有,這可不是你們丹皇長老給我的。”

陸峒皺著眉頭,也不知道他這個時候在想些什么。

忽然,陸峒詫異道:“難道,這丹藥是梁師兄自己煉制出來的?”

肖遙笑著說道:“何出此言呢?”

他是真的有些好奇,陸峒到底是怎么猜到的。

之前他在丹皇長老那里煉丹的時候,除了丹皇長老之外,陸峒等仙族應該是無從得知的。

陸峒笑了一聲,說道:“雖然我和丹皇長老之間的相處也比較少,但是他能如此看重你,我想原因就和丹藥有關系了,除此之外,就是他愿意讓你去藥田里采藥。”

這算是說了兩個原因,但是在肖遙看來也就是后面那個原因聽著確定性要更強一些。

“你算是猜對了,這超品神丹送給你了,也別說不好,你要是真不要,我也就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肖遙笑著說道。

這話擺明了,丹藥我已經送了,但是是你不要的,那就別怪我不念這個人情了。

陸峒有些無奈,可也只能點頭。

之前機會已經從自己的手邊溜走,只能說沒把握住,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想要亡羊補牢卻發現已經為時過晚。

“這樣吧,你可以繼續幫我找這種酒,找的多了,丹藥我繼續給你。”肖遙說道。

“真的?!”陸峒詫異道,“都是超品神丹嗎?”

肖遙微笑著點頭。

陸峒無比欣喜。

其實這個時候,他也想明白了,既然沒有機會和肖遙再建立不錯的關系,那也就算了,畢竟強扭的瓜不甜,就現在這種狀態其實也沒什么不好的,自己幫肖遙找酒,他給自己超品神丹,哪怕是以物換物也是自己賺了。

“好,梁師兄放心吧,這件事情交給我便是!”陸峒站起身抱拳說道。

表情很是嚴肅。

肖遙笑了一聲,陸峒站了許久,也沒見肖遙打開仙芷酒喝一口,不免疑惑道:“梁師兄,你不喝酒?”

“興趣不大。”肖遙說道。

陸峒表情古怪:“既然是這樣……”

肖遙知道陸峒想要說些什么,即便對方話沒說完。

他轉過臉,看著門外。

目光眺望,思索片刻,想起某人,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有一個朋友,是個劍仙,實力非凡,倒是將劍修的風流揮灑的淋漓盡致,我始終認為,若天下風流有一石,他獨占八斗。”肖遙手指頭微微彎曲抓在桌子上,繼續說道,“他到了仙界之后,發現仙界有些不盡人意,總是缺了些東西,后來一拍大腿,想了起來,這仙界對他而言,不算好也不算差,最起碼他是這么想的,可就是沒有一壇子好酒,常年憋屈著呢。”

說話的時候,他收回目光,看著放在桌子上的那兩壇被稱為仙芷酒的兩壇佳釀上,伸出手在酒壇子上輕輕拍了拍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笑容更濃烈了些,輕聲說道:“所以,我準備多弄點酒給他留著,等以后再見到他,送給他!對了,你有那種酒壺嗎?”

陸峒點了點頭:“倒是有一個盛酒的葫蘆,看著不大,里面卻別有洞天,名字就叫洞天壺,大概能容納數十壇酒。”

肖遙一拍大腿:“行!就那個了,到時候勞煩陸師弟一同給我帶來,多給一顆丹藥!”

陸峒越發欣喜,那洞天壺并不難得,哪怕是一百個洞天壺,也值不了半顆超品神丹。

看著陸峒喜氣洋洋離開,肖遙坐在椅子上翹著腿,繼續對著門外放空。

看見的院墻高筑。

看不見的是院墻外的青山綠水。

他腦子里有一個白衣劍仙,腰間憋著一個酒壺,手中持有長劍,敢叫仙族諸位盡低頭。

想到興起時候,他驀地起身,伸出手拿起一壇仙芷酒,打開后酒香撲鼻,香傳百里,整個房間都填滿了純粹仙氣。

他仰著脖子喝了一大口,口水漏了些許順著下巴滑進了衣襟。

放下酒壇,酒壇與木桌接觸發出“咚”的一聲響,口齒留香后借著一股酒氣沖天,扯著嗓子念叨了一句。

“當浮一大白!”

他轉過臉看著那兩壇酒,瞇縫著眼睛笑了起來。

酒是有了,但是下酒菜,就勞煩那位白衣劍仙自己在仙族尋覓了。

是仙帝的腦袋也好,是仙界的壯闊九州也好。

總不能太差了,否則,怕配不上這兩壇仙芷酒。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旧版四川麻将血流成河 三肖期期中 黄大仙 股票赚钱最终是赚谁的钱 快乐血战到底真人麻将 捕鱼王2下载地址 哈灵麻将官方网APP 金蟾捕鱼技巧 白城风雷麻将手机版 上海快3开奖结果 姚记电玩注册送555 意甲赛程2020赛程表 基金配资条件 网上赚钱好项目 股票市场 英皇娱乐棋牌 千炮捕鱼官方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