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爸爸上輩子很有錢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有一點,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來的。

在肖遙從西城回來之后,神經崩的更緊了。

雖然他覺得,自己并沒有解開仙人的面紗,可哪怕只是看到了所謂的冰山一角,也讓他背脊生寒。

不要說仙人了,就是那些被仙人囚禁的那些妖蠻,似乎都有足以毀天滅地的能力。

自己拿什么和別人戰斗?

就在肖遙發呆的時候,肖念念邁著小碎步跑到了他的跟前,腦袋往懷里一鉆,又伸出去給肖遙撓癢。

肖遙無奈只能配合著笑,接著又將肖念念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坐著。

“你在鬧什么呀?”肖遙好奇問道。

肖念念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估計也是累壞了,喘著氣笑嘻嘻說道:“媽媽說,你最近都不愛笑了,我要把你弄笑呀!”

聽到肖念念童真的話,肖遙心中一暖。

到底是自己上輩子的情人呀!

 肖念念繼續說:“爸爸,媽媽說她都吃醋了。”

肖遙微微一愣,笑著問道:“吃什么醋呀?”

“媽媽說,我就喜歡你,都不喜歡她了,還說,女兒就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嘻嘻,情人是什么意思呀?”肖念念好奇問道。

肖遙想了想,笑著說道:“就是愛人的意思,嗯……比如你媽媽,就是我的情人。”

肖念念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片刻后,她才繼續說道:“那爸爸,你上輩子一定很有錢!”

“為什么?”肖遙有些摸不著頭腦。

“如果不是因為你很有錢的話,我上輩子怎么會喜歡你,做你的媳婦呢?畢竟大家都說我長得特別好看!”肖念念不但闡述了自己的觀點,還像模像樣的給出了理由。

肖遙:“……”

他終于體會到了心如刀割的感覺。

這哪里是自己的貼心小棉襖,簡直就是軍大衣啊!黑心棉啊!

他實在是不敢相信,這么扎心的話,竟然是從自己女兒的口中說出來的……

“這話是誰教你說的?”肖遙有些不相信,他覺得自己女兒這么疼自己,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呢?

“沒有人教我說呀。”肖念念眨巴眨巴大眼睛說道。

肖遙徹底死心了。

也找不到一個安慰自己的理由了。

這個時候的他顯然有一種被萬箭穿心的感覺。

接著,肖念念拍著肖遙的大腿,繼續說:“爸爸,其實我是逗你玩的,你還是很好看的。”

肖遙終于露出了笑容。

肖念念眼前一亮,沖著遠處喊著:“媽媽,爸爸又笑了!”

這一刻,肖遙覺得自己的心都被這個可愛的小姑娘融化了。

他覺得,自己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就是有了肖念念這么可愛的女兒。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就在臉上僵住了。

看著肖念念那雙閃爍著色彩的眼睛,他的心臟就是一陣難受。

“眼睛……”肖遙深吸了口氣。

“嘻嘻,爸爸,我的眼睛是不是很好看呀?”肖念念雖然沒有照鏡子,但是看肖遙此時臉上的表情還有嘴里吐出來的話,大概也猜到了。

顯然,這段時間李瀟瀟等人也都察覺到了肖念念身上與眾不同的變化。

肖遙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一番,但是并沒有說話。

他覺得,距離那個女人的到來,似乎又快了一天。

好像從自己回來之后,肖念念就開始變化著,而且變化還越來越大。

回來的時候他就聽肖龍象說了一嘴。

三天前,肖念念忽然不小心摔倒,下意識揮出手,一巴掌拍碎了茶幾。

然后,肖念念小朋友嚇得在地上哇哇大哭。

七天前,肖念念同學在幼兒園玩,搬東西的時候,不小心將一張桌子給拎了起來。

……

原本,這些聽著,肖遙不但不會擔心,反而還會覺得自己女兒天生就是個修仙者。

可是現在,自從經歷了那個天上眼睛事件之后,這些對于肖遙而言簡直就是個噩耗。

肖念念身上發生的變化,越來越明顯了。

他也不知道按照這樣的趨勢,肖念念最后到底會變成什么樣。

偏偏這個小姑娘現在還不懂事,什么都不明白,并沒有將這些放在眼里。

“爸爸,我晚上是不是該和媽媽睡了呀?”肖念念問道。

肖遙撇了撇嘴:“你不想和爸爸睡了?”

肖念念趕緊安慰肖遙:“不是啦!只是,媽媽之前說過,我不能纏著爸爸呀!”

“我不答應!”肖遙認真說道。

肖念念翻了個白眼,一攤手,學著動畫片里主人公的口吻,非常英倫范地說:“哎,我的老伙計,真拿你沒辦法。”

肖遙樂呵呵笑著。

原本心中的陰霾,也因為肖念念,瞬間一掃而空了。

到了晚上,肖遙睡覺的時候,還將肖念念抱得跟緊。似乎生怕自己睜開眼睛,肖念念就不見了。

等到肖遙睜開眼睛的時候,是猛然驚醒。

看著肖念念還在自己的邊上熟睡,他也松了口氣。

思索片刻,他站起身,走到了遠處。

四周空曠。

納了口氣,在胸腔運轉,伴隨著一聲怒喝,肖遙體內靈氣暴漲,散出道道靈光,擠壓在胸腔,一瞬間迸發出來,前行數十米,擊碎數十根樹木。

 等到情緒平息下來,肖遙原本壓在心里的那一團憂慮,似乎也緩解了許多。

他坐下來,開始平心靜氣,運轉著御龍訣。

當他開始全神貫注的時候,忽然發現,神識中的御龍訣運轉的速度似乎快了一些,而且還散發出了一道從來沒有見過的銀光,那道銀光運轉的時候,原本多出來的那一些內容,似乎也越發清晰了些。

勉強能看懂一兩個字了。

“難道,只要我繼續運轉修煉御龍訣,這上面的字符,我就能看明白了?”肖遙一陣吃驚。

他隱隱覺得,御龍訣上多出來的內容,對自己的修為有著非常大的好處,現在只是看明白一兩個字,他都覺得自己體內的靈氣變得更加渾厚了。

然而,讓他繼續運轉御龍訣的時候,效果卻并不顯著。

無奈之下,他也只能選擇暫時放棄。

“看來,也只能循序漸進,徐徐圖之了。”肖遙嘆了口氣說著。

當他轉過身的時候,發現葛不平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什么時候來的?”肖遙看著葛不平,笑了一聲。

葛不平咧開嘴笑了笑,說道:“大概有一刻鐘了,不過看到爸爸您還在練功,所以就沒有打擾。”

肖遙點了點頭,問道:“練得怎么樣了?”

“還是沒有辦法領悟起劍式。”葛不平滿臉羞愧。

肖遙聽了葛不平這句話,頓時吃了一驚,問道:“你這么一說,難不成已經明白了立劍式?”

葛不平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原本就不是什么難事啊……”

肖遙樂得不行,這話要是被蘇長留給聽見,那老頭估計又得受刺激了。

不過,蘇長留肯定也知道了這件事情,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有多開心呢。

算算日子,葛不平跟著蘇長留學劍,也沒多長時間,可也就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葛不平卻已經領悟到了立劍式,即便是肖遙,聽著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覺得,起劍式難在哪?”肖遙問道。

葛不平想了想,臉上的表情也逐漸變得嚴肅起來。

“難在境界。”葛不平說道。

“哦?”肖遙饒有興趣看著葛不平,眼神中卻閃過了一抹異色。

“劍招不難,難的是貫通,貫通雖然難,但是難不過境界。”葛不平盤腿坐了下來,和肖遙面對面,表情有些苦惱,“我只是覺得,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領悟。”

肖遙笑著問道:“為什么會這么覺得?”

“為什么?”葛不平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有些迷茫。

他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師父是這么和我說的。”

肖遙聽到這話,頓時皺起了眉頭。

不過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又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么多年過去了,其實蘇長留都沒有了解很多,反而還沒有肖遙學的快。

原本蘇長留和肖遙都認為,是肖遙已經有了劍心的原因。

現在想想,還真不是這樣,只是肖遙的思維并沒有固定化,但是蘇長留不是。

在他的心里,許狂歌早就已經被徹底神化了。

所以他認為,許狂歌留下來的劍招也肯定不是那么容易,那么快就能領悟的,這就是他的思維已經畫地為牢了。可肖遙并沒有這樣的顧慮。

“這劍招,并沒有那么玄妙。”肖遙站起身,手中握著九歌,一劍揮去,劍氣如龍。

等到劍氣平息下來,肖遙轉過臉看著葛不平。

葛不平長大了嘴巴看著肖遙。

“看到了嗎?”肖遙問道。

葛不平點了點頭。

肖遙將手中的九歌劍扔了過去,葛不平趕緊接住。

“我不比你聰明多少,但是立劍式,起劍式,破劍式,我并沒有花多長時間就融會貫通了,所以,破解馭劍式,也不需要多久,我能租到,為什么你不可以?”肖遙盯著葛不平說道。

被肖遙用這樣的眼神盯著,葛不平倍感壓力。

好在他的自我調節能力非常不錯,頓時明悟過來。

他深吸了口氣,握著九歌,手腕翻轉,身體輕盈。

同樣一劍。

劍氣如斗!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股豆网配资 吉祥长春麻将 浙江快乐彩一定牛 手机网赚平台 超短线每天只盈利1个点 腾讯棋牌欢乐斗地主 现役nba球星排名 山西扣点点麻将 平码一肖赔多少倍 炒股的人 赵丽颖赚钱网站是真的吗 股掌柜股票交易平台 海南飞鱼彩票图表 股票融资开户条件 大地棋牌唯一 意甲联赛积分榜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