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沒了機會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關老爺很郁悶。

郁悶的眼淚都要往下落了。

一想到這些人之前還在和自己聊得火熱,之前天天把酒言歡,現在稍微遇到一點事情就要將自己給出賣,他就覺得,自己實在是遇人不淑。

好在這樣的郁悶也是短暫的,下一秒,關老爺就想明白過來,若是自己處于這樣的情況肯定也會想都不想直接賣隊友。隊友是干啥的?不就是順風時候一起浪,逆風時候賣的嗎?

所以,這么一想,關老爺頓時覺得自己心里舒服多了,也沒有之前想的那么憋屈了。

肖遙的眼神落到關老爺身上,關老爺又是渾身顫栗,大概再也沒有什么能夠比這個時候面對肖遙的目光還要做到面不改色更難的事情了,之前肖遙眨眼間便將他們心目中的神仙,牛大仙砍了腦袋,這給他們造成了太大的心理壓力,畢竟牛大仙被他們捧得很高。

肖遙在他們的眼里自然也成為了一個連神仙都能斬殺掉的人了。

他如何能夠不怕呢?

想明白這些,他頓時覺得,自己這個時候應該擺正態度,于是往前走了一步,臉上的表情看著無比認真。

“這位大俠,你找我,有何貴干啊?”

肖遙笑了一聲,覺得著實有趣,問道:“我來倒也沒別的事情。”

聽到這,關老爺下意識松了口氣。

緊接著,肖遙的第二句話,又冒了出來。

“就是閑著沒事干,想來弄死你而已。”

關老爺繼續哆嗦著。

若是別人說出這樣的話,關老爺尚且不會當回事,但是這樣的話從肖遙的口中說出來,卻由不得他不小心了,自己家的家丁已經被對方弄死了不少,牛大仙也被對方砍掉了腦袋,現在抬手間滅掉自己似乎也沒什么問題啊!

所以,幾乎是想也沒想,關老爺便對著肖遙跪了下來,腦袋重重刻在地上。

“大俠,我可是個老實本分的人啊!昧著良心的事情可是一件沒干……”

“哦?”肖遙冷笑著說道,“你不覺得,你說出這樣的話,很諷刺嗎?”

這時候,柳三月也走了進來。

“你抬起頭看看,可認識我這位朋友?”肖遙繼續問道。

關老爺抬起腦袋,看見柳三月的長相,頓時便如遭電擊,也瞬間明白過來對方殺人的理由。

“你為了自己女兒的命,想要害死我朋友,難道,這還不算是昧著良心做事情?難不成你女兒的命是命,我朋友的命就不是命了?”肖遙質問道。

肖遙的發文,讓關老爺越發的抬不起腦袋。

畢竟光從這一點上來說,他確實是不占道理的。

其實這個時候即便有理,也沒什么用,肖遙什么時候是那種幫理不幫親的人了?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非常護短的人,只要是自己身邊的人,真做錯了什么那又如何?所謂的幫理不幫親在肖遙看來,并不是什么多么有道德的事情,恰恰相反的,他覺得,太過于幫理不幫親,實際上只是一種非常懦弱的表現,當然了,凡事無絕對,碧如,在教育孩子方面就不能太過于幫理不幫親,否則,即便沒有讓自己的孩子受委屈,也會給他們一個錯誤的世界觀,更不懂得大是大非,這樣的寵溺,只是在教壞一張白紙。

柳三月并不是肖遙的孩子,所以暫時他也不需要思考這個問題。

就在這時候一個穿著青色羅衫的女孩,忽然沖了過來,擋在關老爺的前面,隨關老爺一起給肖遙跪了下來。

“這位公子,我爹都是為了救我,才做錯了事情,而且若不是因為牛大仙的教唆,我爹也不會如此糊涂……”

顯然這個忽然冒出來的女孩就是關老爺的女兒了。

長相還算清秀,面容姣好,皮膚白皙,大富人家的閨女,得到富養,基因稍微好一些,一般都不會長得太差。

畢竟一白遮百丑,這天天躲在屋子里不需要風吹日曬的,肯定白啊……

“小女子懇求公子放了我爹一條認路,小女子無以回報,甘愿留在公子身邊洗衣做飯,端茶遞水,做牛做馬……”

肖遙氣壞了,說道:“你一邊想要讓我放了你爹,一邊還想要占我便宜圖我美色粘著我,世界上哪有這么好的事情?”

眾人:“……”

柳三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伸出手拽了拽肖遙的胳膊,小聲說道:“人怪多的,說話要點臉好不好?”

肖遙回過頭狠狠瞪了她一眼,問道:“難道我說錯了什么嗎?”

“沒錯沒錯,你一點錯都沒有,是人家貪圖你的美色。”柳三月翻了個白眼。

她心里想著,肖遙這個家伙,有什么美色能讓人家盯上的啊……

“公子,我……”

肖遙擺了擺手,說道:“你且讓開,否則,今日我讓你父女二人,都死在這里。”

“咳咳,差不多就行了啊,你要是真想殺了人家,還會磨磨唧唧說上半天?”柳三月問道。

肖遙臉一紅,又瞪了眼柳三月。

這女人別的能耐倒是沒長,越發的喜歡拆自己的臺了。

其實,柳三月說的也是事實。

他從一開始,就沒想著要弄死關老爺。

從這件事情上說,官老爺確實做錯了很多。

可之前他也聽客棧掌柜留上提起過,關老爺在小鎮上口碑其實挺好的,只是被牛大仙懵逼了,自己本身也沒少做一些搭棚施粥的事情,小鎮上不少險峻的路,也都是關老爺和別的一些鄉紳一起出資修建的,其中更是關老爺牽的頭。所以,總的來說,這也算是個樂善好施的人。

只是,關老爺只有這么一個女兒,視為掌上明珠,一時間生了重病,方才一錯再錯而已。

肖遙嘆了口氣,轉過臉看著門外,說道:“掌柜,你給我進來下。”

那客棧掌柜的聽肖遙叫他,雖然心里一百個不情愿,可還是走了進來,心里直道完了完了,過了今天,自己恐怕得被關老爺等人惦記上了,自己一個小客棧的掌柜,哪有實力和這些大富紳扳手腕啊……

“將你之前在山洞里看到的一切,完完整整說出來。”肖遙說道。

“是……”掌柜不敢多言,立刻開始敘述起來,連帶著也將牛大仙徒弟說的話說了一遍。

屋子里的那些人,越聽越心驚。

“這牛大仙,竟然是這樣的人?”

“不會吧……可是……哎,想不明白啊!”

關老爺臉色發白,身體還在顫抖,只是這一次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憤怒。

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女兒之前垂危,竟然是牛大仙下的毒。

“我不殺你,但是,你也該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些什么了。”肖遙說道。

關老爺又給肖遙磕了三個頭。

“謝大俠不殺之恩,那些女子,我會一一找出來,護她們這輩子無憂無慮,更不會被人指指點點,至于那個慘死的姑娘,我也會找到她的家人,好生安頓,讓小女認其做義父義母。”關老爺說道。

寧愿和聰明人吵架,也不和糊涂蛋吵架,以前肖遙倒是沒有什么太大的感觸,現在卻很是感慨。這個關老爺能成為鎮上屈指可數的富豪,確實不是沒道理的事情,肖遙這也沒多說什么,對方卻已經想到自己該做些什么,甚至被肖遙想的還要遠。

“你若是瞞我,我哪怕子啊天涯海角,也誅殺了你。”肖遙發狠道。

“不敢欺瞞……”

肖遙沒有多說什么,轉身離開,柳三月緊隨其后。

關老爺女兒又趕緊跑了出來。

“公子等我收拾盤纏!”

“收拾個屁啊!別跟著我,否則別怪我出爾反爾!”肖遙瞪圓了眼珠子說道。

那姑娘被肖遙嚇傻,無奈愣在原地,只能看著肖遙與柳三月離開。

“這么俊俏的姑娘,真不帶著?”走在后面的柳三月笑嘻嘻說道。

肖遙回過腦袋看了她一眼,無奈道:“我的麻煩已經夠多的了,就不要在自己給自己增添煩惱了,她如果是個幾重高手,能上陣殺敵,我肯定帶著,可只是個柔弱女子,我帶著做甚?”

柳三月聽罷,無奈搖頭,說道:“你可真不像個男人。”

肖遙氣壞了,可還是抑制住了想要像柳三月證明自己“是個男人”的沖動……

“邊城的事情,都搞定了?”柳三月問道。

肖遙點了點頭,很軟想起什么,沉思不語。

“怎么了?”柳三月問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嗎?”

“那倒不是,只是,小和尚成佛了,飛升了。”肖遙說道。

“那是好事啊!”柳三月說道。

看柳三月的表情似乎并沒有覺得多么的驚訝。

畢竟,只要是知道小和尚的人,都會下意識的認為,徐素冠飛升成佛,只是遲早的事情罷了。

肖遙嘆了口氣,點了點頭,無奈說道:“一方面,是因為他走了,我總覺得空了些什么,畢竟他是我來到靈武世界以后第一個熟悉的人,另一方面,我還有好多問題,沒從他口中得到答案呢!”

他原本還想著找到小和尚,問清楚地球上發生的事情,現在,已經徹底沒有這個機會了……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熊猫棋牌官方版 最新股票大盘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25选5开奖公告 不需要网络的捕鱼游戏 南洋股份股吧 姚记棋牌合法吗 炒股模拟软件 广西三公棋牌游戏开发 股票知识论坛 波克棋牌账号申请 大富翁棋牌app下载 配资好吗到佳永配资不错 3肖主6码默认论坛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最好a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