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有牽掛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武梧桐現在已經是北麓的女帝了。

她的眼光和想法,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武梧桐了。

 王文閣在聽完了武梧桐的這一番話之后并沒有迅速做出回答,而是陷入了思索狀態。

等了片刻,王文閣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的,但是,不是還有柳乘風嗎?”

武梧桐笑了一聲,說道:“柳乘風那小子,我也比較了解,但是從現在看來,他還不足以支撐這么大的一個局。”

王文閣嘆了口氣,苦笑著說道:“感情我還沒當幾天大官呢,就得繼續奔波了啊?”

武梧桐瞇著眼睛看著王文閣,說道:“你要是不愿意去,我就讓宋雨軒去了。”

“別別別!我去!”王文閣臉色一變,趕緊說道,“我馬上就動身。”

武梧桐氣得不行,說道:“你說你裝什么逼呢?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特別想去找肖遙一起聊天?”

王文閣搓著手笑著說道:“這也是許久時間沒見到肖遙了,甚至想念呢。”

武梧桐翻了個白眼,繼續說道:“這一次讓你去姜國,是為了幫著肖遙,可不是去游山玩水的。”

王文閣點頭,說道:“您放心吧,我又不是那種缺心眼的人。”

武梧桐笑著點了點頭,王文閣說的這倒也是事實,如果不是因為王文閣是那種非常靠譜的人,武梧桐也不會選他去姜國。

“總而言之,這件事情,就不要讓太多的人知道了。”武梧桐說道。

王文閣有些詫異,似乎覺得有些難以理解,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這件事情為什么需要向別人隱瞞,首先,現在的姜國大局已定了,其次,北麓又是他們的天下,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還需要掩蓋什么呢?又需要向誰掩蓋呢?

看到王文閣臉上詫異的神色,武梧桐嘆了口氣,說道:“肖遙現在就是在布下很多個點,等到時機足夠成熟了,就可以用一條線將這所有的點給連接起來,只是在此之前,不能讓那些比我們強大的人注意到這里,否則,很容易打亂肖遙的想法和計劃,我相信這也不是你愿意看到的吧?”

王文閣不是傻子,相反的,他還非常聰明。

武梧桐都已經將話說到了這個地步,如果他還是聽不明白的話,就是他的問題了。

所以很快,王文閣就嚴肅了起來,點了點頭,正色說道:“皇上放心吧,臣了然。”

武梧桐點了點頭,不再多言了。

清秋王朝。

肖戰和洪飛升對坐。

兩人中間,擺放著一張長桌。

“洪先生,您讓我盯著青城山那邊,我也得到了消息。”肖戰說道。

洪飛升眼皮子稍微動了一下,趕緊問道:“情況如何?”

肖戰笑著說道:“總的來說很不錯,府軍已經撤兵了,是肖遙去皇城大鬧了一場。”

洪飛升微微一愣,又哈哈大笑起來。

“去皇城大鬧了?不錯不錯,這樣的事情,也就肖遙能做得出來,換做任何人,我都會覺得詫異,唯獨是肖遙去做,讓我覺得一切都是那么順理成章。”

肖戰也是含笑點頭,確實,這樣的事情讓肖遙做出來,還真是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突兀,吃驚。

那就是個不管做什么,都會顯得毫無道理的人,哪怕是將蒼穹捅下來,都會讓人覺得非常順理成章。

“除了這個,還有一件事情。”肖戰說道。

洪飛升來了興趣,問道:“還有什么?”

“肖遙將青城山的弟子都帶下山了。”肖戰說道。

洪飛升聽肖戰說到這,眉頭稍微皺了一下,問道:“怎么回事?”

“是青城山的掌門要求的,希望肖遙能夠將青城山的弟子全部帶下山,讓他們參加戰斗。”肖戰正色說道。

聽完了肖戰的這一番話后,洪飛升并沒有立刻開口問下去,而是陷入了沉默。

洪飛升沒說話,肖戰也只能安安靜靜的等著。

等了一會,才聽見洪飛升低聲喃喃。

“著竟然是掌門同意的,他真的下定決心了嗎?”

過了一會,洪飛升才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啊!”

看著洪飛升情緒如此起伏不定,肖戰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可也不敢多說什么,畢竟洪飛升在他的眼中還是頂尖的大人物。

之前洪飛升來到清秋王朝,并且主動答應幫他們熬過這一關,等到肖龍象醒過來。

不要說清秋王朝的朝野了,即便是清秋王朝的軍隊里,都有不少反對且懷疑的聲音。

他們始終堅持一個觀點: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洪飛升不是他們清秋王朝的人,是姜國人氏,這樣的人,有什么理由跑到清秋王朝趟這趟渾水呢?說不定就是被大秦王朝的軒轅九重許了什么好處,所以才會主動獻殷勤。

一開始,肖戰也覺得這里面透露了太多的詭異,可很快,當他得知,洪飛升和肖遙之間關系非常不錯后,立刻明白過來,于是立刻力排眾議將洪飛升留了下來,并且表達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感謝。

有了肖戰的同意,清秋王朝軍隊內,立刻沒了別的聲音。

只是朝野那邊,還在折騰著。

即便是清秋王朝的皇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希望肖戰能夠將洪飛升給請走。

要用請。

可見,洪飛升這樣的修仙者,即便是清秋王朝的皇帝,也得小心謹慎對待。

然而,肖戰只說了一句話,就讓清秋王朝朝野之上文武百官以及那個皇帝,乖乖閉上了嘴巴。

“無洪飛升,國線難守。”

這八個字,被靈鳥傳書送了回去。

這八個字傳回去之后,朝野那邊也沒了什么意見。

“你們能耐大,你們不需要洪飛升,那你們特么的都跑過來領兵打仗啊!”這八個字,透露的就是這么個意思,且不說清秋王朝的皇帝肯定不會御駕親征,那些還在廟堂上耷拉著腦袋的官老爺們,更是怕死的很,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五千萬兩黃金,也很難驅使他們來到戰線之上拋頭顱灑熱血。

“肖戰,姜國的事情,你就不需要盯著了。”洪飛升繼續開口說道。

肖戰點了點頭,問道:“姜國那邊,算是大局已定了嗎?”

“嗯。”洪飛升笑著說道,“其實當肖遙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就已經大局已定了,這小子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或者說,他就擅長創造奇跡,其實我坐鎮清秋王朝邊境,能起到的就是一個武力威懾,等軒轅九重那個老家伙來了,就跟他打一架,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拖著,反正他也不能把我怎么著,想要殺我?他或許能做到,可絕對不是短時間內能做到的事情,還會付出非常慘痛的代價,他可是個謹慎到骨子里的人,這虧本的買賣,說什么都不會做的。”

肖戰笑了一聲。

他跟在肖龍象的后面也算是和軒轅九重打過幾次交道,不得不說,那確實是一個謹小慎微的人。

“可是如果是肖遙坐在這里的話,一切都不一樣了,或許在武立上,他不如我,但是如果論起操縱數十萬士卒,玩腦子,就是一百個我,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洪飛升笑著說道,“你沒聽錯,是的,我話里的意思就是,那小子的鬼主意和心眼可多了。”

聽了洪飛升的話,肖戰也是啞然失笑。

從洪飛升對肖遙的評價中,就能聽出來他和肖遙之間的關系是真的不錯,否則說起話也不會這么隨意,而且,憑借著肖戰對洪飛升淺顯的了解,他覺得洪飛升絕對不是那種喜歡虛與委蛇的人,而且以洪飛升和性格和修為身份,虛頭巴腦的事情他也不屑做。

“其實,我覺得,距離肖遙來到清秋王朝的時間也不遠了。”洪飛升說道。

肖戰點了點頭,又嘆了口氣,說道:“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恐怕義父和我那個弟弟,也要離開這里了。”

肖戰作為肖龍象的義子和最信任的人,該知道的他還是知道的。

洪飛升同樣如此。

他笑了一聲,安慰肖戰說道:“這倒也沒什么可傷感的,畢竟他們原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肖戰也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其實這些我都明白,我知道,只要有機會,義父是肯定想要回去的,他一點都不喜歡這個世界。”

洪飛升說道:“因為他們在之前的那個世界還有很多牽掛,如果讓我離開這個世界,我也不愿意啊,畢竟我還有我的師兄們,還有我愛的女人,你想啊,當初許狂歌早就已經可以飛升了,為什么一直逗留呢?為什么得好幾次過仙門而不入甚至封印自己的實力呢?不就是因為他也有自己的牽掛嗎?”

說罷,他抬起腦袋,看著頭頂。

唏噓了一聲,笑著說:“那九天之上的真仙們,一個個當真就沒有牽掛,沒有憂愁嗎?我不信啊……”

“了無牽掛,方可成仙,一入仙門,當真是逍遙自在,還是背負無上枷鎖,誰知道呢……”肖戰聽洪飛升感慨這些,也接過話頭,跟著感慨了一番。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组代码是什么意思 麻将来了哪个玩法最大 欢乐棋牌斗牛游戏规 千炮捕鱼游戏平台 大众单机版麻将下载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 斗棋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钱龙捕鱼视频 海南麻将app 财神捕鱼怎么偷分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一波中特最准网址2015 河北麻将下载免费版 四肖选一肖期期 准 免费 自动麻将机 海龙王捕鱼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