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北麓立碑二十萬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風蕭蕭兮易水寒。

八百無聲營,氣勢如虹。

這就是無聲營,他們不能說百戰百勝,但是你何曾見過他們往后退了一步?對于無聲營的將士們而言,他們的宿命只有兩種結果,要么就是凱旋歸來,要么就是戰死沙場,除此以外,便沒有了第三種。

這就是無聲營,無聲營的旗幟,都是用鮮血染紅的。

 皇城還有七千人。

這一場戰役,對于皇城而言,也是一場冒險。

如果皇城這邊真的輸了,那便是兵敗如山倒,徹底宣布戰爭的結束。

可即便是贏了,對他們而言,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優勢,甚至都談不上扳回一城,只能說,能讓他們暫時喘一口氣。

仔細想想,這一場戰斗,對于皇城這邊的將士而言,還真不是什么好事,現在即便真的已經贏了,無聲營也將他們的氣勢徹底澆滅了。

他們什么時候想過,無聲營就那么點人,能夠將他們拼到什么地步?

那還是人嗎?

他們難道就真的不怕死嗎?

其實,無聲營的士卒們,真的怕死,但是他們卻不得不赴死,因為他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孟凱強以前終究是個土匪,即便現在已經得到了太多的磨煉,鍛造,可骨子里,還是有一股匪氣。

對于孟凱強這么一個土匪而言,死,也算不上什么,反正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夠有個善終,而且在他這個土匪的世界里,到了現在這一步,怕死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以前他就想過,自己要死的話,最好死的早一些,在自己還能拎得起刀的時候死,這樣一來,即便自己真的要死了,最起碼還能拉上幾個墊背的,這么想想,似乎,死亡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他順便將自己這樣的想法,也灌輸給了無聲營那八百普通士卒的腦子里。

遠遠看著,皇城的那些人,心里有些復雜。

他們看著那浩浩蕩蕩的八百人,心里無比的苦澀。

如果換做自己,現在還能有這樣的氣勢嗎?他們不由捫心自問。整個北麓,恐怕也只有無聲營能夠做到了,八百人,硬生生有了八千人的氣勢。

孟凱強手中握著一把長刀,走在最前面。

他的那匹馬,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不過這些對他而言也都已經不重要了。

無聲營的這些輕騎兵,現在都已經變成了步兵。

這又如何?難道,他們就只能在馬上打架了嗎?

下了馬,他們就不是無聲營了嗎?

終究沒有這樣的道理。

這八百無聲營士卒,曾經被多少人嫌棄過?

如果不是因為被人嫌棄,他們又怎么會到了楊城,被肖遙收編呢?

可是現在,誰還敢小瞧他們?

這些人,終究將鮮血潑在了那些人的頭上。

用鮮血,告訴他們,自己到底有多強!

站在制高點,看著山巖下,那數千人,孟凱強笑了一聲,長舒了口氣。

他舉起手中的長刀,刀尖上,閃耀著寒芒。

“無聲營,戰無敵!”

“無聲營!戰無敵!”

“殺!”

卷起一陣陣灰塵。

八百無聲營,從上而下,狂沖如潮。

那數千皇城士卒,終于也動了,雖然他們已經覺得自己握不住刀了,可終究還是殺了上去。

八百人與七千人碰撞在一起,竟然沖開了一道道防線。

很快,那七千人的陣型,就已經徹底被沖散了。

然而,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那幾百無聲營的人,竟然又重新沖了回來。

如果真的能逃走,孟凱強已經會帶著手底下的這幾百人離開這個地方,可是他知道,就他們現在這個狀態,根本跑不了。

既然是這樣,就別跑了,殺一個不虧,殺兩個穩賺,殺三個,賺翻了!

不單單是孟凱強一個人這么想的,無聲營那剩下幾百人的士卒心里,也都是這么想的。

一場戰斗,竟然打了半個時辰。

終于,血流成河。

一眼望去,整條大道,都被鮮血浸染。

入土三分。

孟凱強的身后,還有五六個人,他們站都已經站不穩了。

那皇城士卒,大概還有四千人。

八百人,硬生生拼掉了對方三千余人。

困獸之斗,對于孟凱強而言,自己似乎已經取得了勝利。

忽然,他轉過身,朝著山坡上走去。

剩下那幾個人,似乎也知道孟凱強這個時候想要做什么了,他們都安安靜靜很站在原地,看著孟凱強一步步走去。

那四千人,這個時候竟然也沒有發起沖鋒,其實他們也都很好奇,這個時候的孟凱強還想要做些什么。

終于,孟凱強上了山頭。

他伸出手,拿起倒在地上的旗幟,搖晃著。

鮮紅的旗幟,隨風飄揚。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個寫著無聲營三個字的旗幟上。

終于,孟凱強倒下了,他的雙膝,都跪在了地上,兩只手卻抱著那桿旗幟,狠狠砸進了土里,立于山頭之上。

他看著楊城方向,干裂的嘴唇滲透著血液。

 接著,露出一絲微笑,閉上雙眼……

“無聲營!”

“戰無敵!”

剩下那幾個無聲營的士卒,怒吼著,再次朝著那四千人殺去。

一把把長槍,從他們的體內橫穿而過。

終于倒下了。

皇城的那些士卒,也都松了口氣。

其中一個將領,看著年輕些,沒太大本事,不過有個好爹,他從馬背上跳了下來,之前打仗的時候,他可一直都是躲在最后面的。

看到危機徹底解除,他也算是徹底松了口氣。

他伸出手,指著山頭,氣急敗壞道:“去,將那旗幟拔下來!”

四千士卒,紋絲不動。

“我說話你們都聽不見嗎!?”

還是沒人搭理他。

沒辦法了,他只好一個人朝著那小山坡走去。

等到了山頭,他便已經氣喘吁吁了。

他一腳將孟凱強的尸體踢開,隨后兩只手握住旗桿,費勁九牛二虎之力,還是沒將那桿旗幟從土里拔出來。

“來個人,幫幫忙!”

沒人搭理他。

等僵持了一會,那年輕將領的臉上算是徹底掛不住了,也走了下來。

能將那桿旗幟從小山頭拔起來的人不愿意去。

愿意去的,又沒有那個能耐。

那桿寫著無聲營的旗幟,在山頭上立了不知道多久。

看著那桿旗幟,皇城士卒心里很是難過。

雖然這一場戰斗,最后的勝利者是他們,可是經過這一場戰斗,那些士卒們心里也都明白,楊城皇城之間的爭斗,最后的勝利者,也一定是武梧桐。

無聲營,真的太可怕了……

無聲營的旗幟,不單單插進了土坡上,也順勢,插進了他們的心里。

那旗幟,還在飄揚……

與此同時,玉瓊山的戰斗,也即將落下帷幕。

在肖遙與青銅兵馬俑的沖鋒中,李雄杉等人早就已經沖了出去。

對于李雄杉而言,自己能帶著人沖出來就已經非常不錯了,可是肖遙的想法顯然不是這樣的。

一開始,他的想法倒也簡單,和李雄杉一樣,覺得自己等人只要能夠沖出來,就算是完成任務了,可是將他接連斬殺了兩個五重高手后,忽然覺得,就這樣離開,似乎并不是很劃算。

所以,肖遙忽然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將這些人全部殺干凈。

如果是在此之前肖遙提出這樣的想法,一定會得到李雄杉的反對,在他看來,能夠逃離玉瓊山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血站到了現在,所有人的眼睛都變得通紅,在他們看來,即便真的將這些人都殺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他們再次跟著肖遙發起了沖鋒。

最后一個五重高手,在面對肖遙這么一個四重高手的時候,竟然占不到半點便宜,甚至還被壓著打,這個時候,那個五重高手才算是明白之前自己的那兩個同僚,到底是怎么死的了。

這個家伙,還是人嗎?

他憑什么這么強?

如果說一開始,他還對肖遙上了十大高手排行榜很是不滿,滿是質疑的話,現在他就已經徹底服氣了。

好在,姜國府軍也都是有血性的,即便勝利的天平已經朝向了李雄杉等人這邊,卻依然沒有看到任何逃兵。

等到這張戰斗徹底落下帷幕的時候,肖遙和柳乘風也重新見到了。

三天后,兩人也收到了北麓的情報。

孟凱強死了。

這個消息,立刻給肖遙造成了沉重的打擊。他的眼神中,都彌漫了一股殺氣。

“怎么會這樣?不是說,北門關那邊,只是小事嗎?為什么孟凱強還會死?”肖遙看上去真的被氣壞了,甚至被氣的發抖。

柳乘風苦澀道:“在北門關的周圍,還布下了伏兵,這就是一個請君入甕。”

肖遙雙拳緊握,額角青筋暴跳。

柳乘風繼續說:“肖哥,其實,戰爭就會死人,只是以前,死的都是你不熟悉的人而已。”

柳乘風的這一番話,也讓肖遙徹底平靜下來了。

“肖哥,我們還要回信嗎?”

“回!”肖遙說道。

柳乘風拿起紙和筆,抬起腦袋看著肖遙,等著肖遙繼續說下去。

“北麓立碑二十萬,我與武梧桐皆留名。”

(本章完)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2019欧冠排名 理财理财产品排行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 篮球nba 贵州捉鸡麻将规则 850金蟾捕鱼棋牌 股票权重股是哪些股票 每天自己赚美元的网 彩票刮刮乐中奖绝招 最近新股上市一览表 开元棋牌app官网下载767 德甲积分榜2016 2017 琼崖海南麻将新版本 20选8走势图 期货投资入门基础知识 棋牌室一小时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