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讓他們睡覺?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肖戰心里也很疑惑,聽到手底下人說,有個神秘的家伙騎著一頭修為不知道有多高的妖獸上了洛山,他第一反應就是,對方一定是大秦王朝或者是趙國的強大修仙者,可仔細想想,他覺得這個可能性也不大,難道對方覺得自己有硬拼自己和手下將近三千人的能耐不成?

真當他肖戰是泥捏的不成?而且對方也沒有立刻動手殺人,反而先說明自己的身份,聲稱自己是北麓的人。按道理說,一個強大的修仙者都是心高氣傲的,沒理由會在這樣的問題上撒謊,只是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是不得不小心謹慎,之前就已經中了大秦王朝和趙國的詭計,誰知道這一次他們又耍什么手段呢?兵不厭詐,自己義父也沒少用陰招,這么說雖然不好聽,可事實就是如此,否則,清秋王朝憑什么能抗這么久?

不管是大秦王朝還是趙國,哪一個是好對付的角色呢?

看到對方如此年輕,肖戰就越發的好奇了,更讓他感到驚訝的是,不知道為什么,看到眼前這個年輕男人,他竟然還有一種熟悉感,似乎,在哪里見過……

肖戰打量著肖遙的時候,肖遙也在打量著肖戰,不敢怎么看,這個家伙的年紀似乎都比自己大,難不成是長得太過于著急了?

而且,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這長得和自己也一點都不像啊!

完全沒有自己百分之一的英俊好不好?難道是因為長得太著急了?

這個時候,肖戰已經走到了肖遙的面前。

“你是修仙者?”

肖遙樂呵一笑,問道:“為什么這么問?”

“我覺得你應該是修仙者,但是奇怪,我竟然感覺不到你體內的靈氣……”要知道,肖戰現在可都已經是個四重后期巔峰的高手了,可是卻依然感覺不到對方體內有任何靈氣的流轉,即便對方是個五重高手,自己也不可能什么都察覺不到吧?

“這是我隱匿修為的方法。”肖遙想了想,索性將自己的修為給透露了出來。

“四重高手,中期?”肖戰吃了一驚,“你多大?”

“看著多大就有多大。”肖遙問道,“你和肖龍象什么關系?你是他兒子?”

“……”肖戰沉默了一下,說道,“義子。”

對方既然愿意將修為透露出來,就已經足夠真誠的了,而且對方的修為還不如自己,如果自己想要殺了他的話,似乎輕而易舉,更何況手底下還有三千人呢,即便對方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他這個四重高手后期巔峰的修仙者以及三千士卒圍剿下離開吧?

所以,他覺得自己也得拿出來一些誠意,否則,就很難繼續聊下去了。

聽了肖戰的話之后,肖遙才算是松了口氣。

感情只是義子啊!這樣一來,他倒是沒什么心理壓力了。

“我叫肖遙。”肖遙說道。

“肖遙?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聽過……”念叨完這句話之后,肖戰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接著下意識往前走了兩步,激動之情難以遮掩,說話時候嘴唇都在微微顫動著,“你真的叫肖遙?”

肖遙看到肖戰臉上復雜的表情,也有些詫異了,問道:“你聽過我的名字?”

“你身上是不是有一塊龍形吊墜?”

肖遙樂了。

看來,這肖戰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

他將自己脖子上的龍形吊墜露了出來。

看到那塊吊墜之后,肖戰總算是驗證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肖遙,你真的是肖遙!”肖戰激動壞了,說出口的話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跟著肖戰一起來的那些人,這個時候也都有些懵了。

他們是真不知道肖戰激動地原因是什么。

雖然,肖戰并沒有辦法去驗證肖遙脖子上吊墜的真假,但是,龍形吊墜和肖遙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義父似乎也只和自己在內的幾個義子說過。所以,別人連這件事情都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義父還有個親生兒子,又怎么可能想著能偽造龍形吊墜呢?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嘛!

原本他們就已經知道,義父的親生兒子可能已經來到靈武世界了,他們本想尋找,可是卻被義父制止。

然而,他怎么都沒想到,自己竟然還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肖遙。

自己還沒有去找肖遙呢,肖遙竟然已經主動找上來了?

“咳咳,先打住,哥們,你別這么激動,不過,你怎么知道龍形吊墜和我的事情?”肖遙問道,“肖龍象和你說的?”

肖戰點了點頭,忽然覺得有些奇怪,感情義父的親兒子,對他都是直呼其名的啊……

“嘖嘖,他收干女兒,我都能理解,干兒子——挺有意思的。”肖遙不懷好意笑著。

肖戰當然不會懂肖遙這番話里面的梗,還滿臉認真說道:“弟弟,其實,義父還真有一個干女兒,而且,還是清秋王朝的小公主呢!那小姑娘從小就生的好看,義父說,他這是提前幫你找媳婦。”

肖遙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肖龍象這么有想法的嗎?

這未免也太著急了點吧?

其實,肖遙對肖戰稱呼自己為弟弟,還是覺得有些別扭的,不過當下,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肖龍象這一次為什么沒有來這里?”肖遙問道。

“義父受了傷,現在也不知道情況怎么樣了……”說起這些,肖戰的眼神又立馬黯淡了下去。

肖遙皺起了眉頭,問道:“受傷?很嚴重嗎?”

“不好說。”肖戰苦笑著說道,“要說嚴重,挺嚴重的,但是以前比這更嚴重的也不少,所以,義父應該沒什么事情,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愛能醒過來。”

“所以,你就帶著人到這來了啊?”肖遙問道,“你這是不是有些缺心眼啊?”

肖戰臉色有些尷尬了。

肖遙嘆了口氣,說道:“現在先不說這些了,之前我上來的時候簡單觀察了一下,這洛山周圍,最起碼有六萬重兵。”

“六萬?”肖戰吃了一驚,問道,“應該不止吧?”

“趙國的軍隊已經撤走了。”肖遙瞥了眼肖戰說道。

肖戰吃了一驚,又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難怪了,如果不是因為趙國軍隊撤走的話,咱們想要堅持到現在都不可能,我就說這段時間他們怎么會這么安靜……”

“你們能堅持到現在也不容易了。”肖遙說道,“不過,現在繼續待下去也不是什么辦法,從現在的情況看,指望清秋王朝那邊搭救你們,也不可能了,所以還是得想辦法突圍出去。”

“突圍?”肖戰苦笑了一聲,說道,“談何容易。”

“也沒什么不容易的,我既然能上來,你們就肯定能下去。”肖遙說道,“先到你們暫時休整的地方那去吧。”

肖戰趕緊點頭。

跟在肖戰等人身后的那些人,這個時候還有些疑惑。

他們越發的不清楚肖遙的身份了,或者說他們這個時候心里其實已經有了些許猜測,只是還不敢確定。

這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有人詢問肖遙身份的時候,肖戰只是輕描淡寫道:“等回去之后再說吧。”

等回到了行軍營中,肖戰吩咐下去,讓他們將所有人都召集過來。

沒多久,兩三千人便都圍了過來,一個個看上去萎靡不振的,肖遙也只能使勁搖頭嘆息,這一個個都是一副沒睡醒的模樣,還能堅持下去那才真的是有鬼了。

其實,如果早知道肖龍象不在洛山的話,肖遙可能都不一定會趕過來,他雖然不是個特別自私的人,但是也會懂得分清楚取舍,這一次他趕到洛山,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

為了這些人,肖遙斷然不會將自己的小命拿上來賭。

實在是太不劃算了!

“弟,要不要將你的身份告訴他們啊?”肖戰原本都打算開口了,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趕緊問道。

肖遙笑了一聲,說道:“你開心就好啊。”

肖戰苦笑著說道:“雖然我挺想將你的身份透露出去,但是我擔心,若是讓大秦王朝和趙國那邊的人知道了,肯定會挖空心思想要將你抓走,借此威脅義父。”

肖遙轉念一想,覺得肖戰說的似乎也很有道理。

“隨便吧,其實我也挺無所謂的。”肖遙說道。

“那你會不會跟著我們一起回到清秋王朝?”肖戰試探著問道。

“不會。”肖遙搖了搖頭,正色說道,“最起碼,暫時不會。”他知道,若是自己真的跟著他們去了清秋王朝,去了容易,想要出來就難了,到時候等于和肖龍象等人站在了一條船上,即便自己想要在外面幫著他們,都做不到了,所以還是暫時留在外面的好。

肖戰自然不會知道肖遙是怎么考慮的,但是他覺得,肖遙既然這么說,就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所以,斷然不會去勉強什么。之所以這么問,是因為他覺得如果肖遙真的要和他們一起回到清秋王朝的話,將肖遙的身份透露出去也沒什么了,但是如果不愿意的話,還是別說了的好。

肖戰思索這些的時候,肖遙忽然開口道:“讓你手底下的人都立刻會軍帳中,睡一覺吧。”

肖戰瞪大了眼睛看著肖遙,有些不可置信。

“現在?讓他們睡覺?”

(本章完)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516棋牌安卓牌 牛的生肖4位号码是多少 有选择权资产重组股 龙兴山西麻将俱乐部 齐齐乐棋牌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1准确 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同花顺官网 北京麻将技巧顺口溜 基金配资合法性 pk10定位胆人工 杠杆炒股平台 22选5玩法技巧 什么是股票注册制度 金佛论坛一波中特最准 2019中超赛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