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四十五章 再次嘗試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洪飛升已經開始愧疚了。

他現在忽然明白,為什么柳折枝要說自己一點都不了解武梧桐,一點都不了解女人。

雖然武梧桐沒有親口說,但是他相信肖遙現在說的都是事實。

雖然他不是特別的了解武梧桐,但是從他對武梧桐僅有的了解看,肖遙說的這種可能性顯然要大于他之前的猜測。

“要真是這樣的話,武梧桐還真是個好姑娘了。”洪飛升小聲說道。

肖遙笑著說道:“她原本就不是什么壞姑娘啊。”

洪飛升苦笑著說道:“可之前你也沒告訴我啊,我可不得誤會她嗎?”

肖遙說道:“那你是怎么想的?”

洪飛升臉一紅,小聲說:“該怎么想就怎么想唄……”

雖然洪飛升有些難以啟齒,覺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陰暗,可肖遙還是猜到了。

他說道:“這也沒什么,你在武梧桐的面前說了嗎?”

“那倒沒有。”洪飛升趕緊搖頭說道,“看你這話說的,我雖然不是特別聰明,可好在我也不是缺心眼啊,什么話能說什么話不能說,我心里還是有點數的。”

肖遙樂呵說道:“既然是這樣,你還擔心什么?反正你也沒當著武梧桐的面說。”

洪飛升扭扭捏捏說道:“話雖然這么說,但是我的心里還是覺得有些不舒服啊,算了,不說這些了,等下次再看到武梧桐的話,我一定要給她一些補償了。”

肖遙聽完了這一番話,也是思緒萬千:“只是不知道,等下次再次見到武梧桐,不知道她是什么模樣了。”

武梧桐要做的事情,在他們這樣的人看來,或許不算什么,畢竟他們對這些權力的游戲都不感興趣,可若是普通老百姓知曉了肯定會驚掉下巴。

若是成了,武梧桐會成為難得一見的女帝。

若是失敗了,恐怕,他們就真的見不到武梧桐了。

一想到這些,洪飛升就更難受了。

“不行,我覺得我還是要做些什么。”洪飛升說道,“我得幫一點忙。”

肖遙點了點頭,沒有問洪飛升想要做些什么,這就不是他該操心的問題了。

事后,洪飛升便去找了柳折枝,并給將從肖遙那里得到的答案告訴了柳折枝。

聽完了洪飛升的話后,柳折枝臉上的表情看著也是依舊平靜。

洪飛升沉不住氣了,問道:“你就一點都不驚訝嗎?”

柳折枝問道:“我該驚訝什么?”

“你想啊,她回到北麓,竟然是要做這樣的事情。”洪飛升說道。

“雖然我之前也猜不到,但是這也挺正常的啊。”柳折枝說道,“雖然這聽著不夠理智,可任何一個人當面對感情的時候,想要保持最起碼的冷靜,都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就像你,就像我,我們原本都是那種非常理智的人,可總會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比如你以前從不下山,后來只要下山就是來桃花島,有的時候會遠遠看我一眼,甚至有的時候只是隔岸觀望,看一看桃花島,你覺得,你足夠理智嗎?這在別人看來,能夠理解嗎?”

洪飛升吃驚了:“你說我沒事來看看你,這個挺正常的,但是我隔岸觀望,你都知道?”

“我又不傻。”柳折枝翻了個白眼說道。

她的嘴角還掛著笑意,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她臉上有著藏不住的甜蜜。

哪個女人不喜歡自己的愛人愛自己入骨呢?

這原本就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啊!

洪飛升又說道:“我都收斂了自己氣機的啊……”

柳折枝感慨萬千,說道:“感情可真是毒藥,一發不可收拾,古書上說,天上的仙人們,總覺得感情是一種瘟疫,一旦染上,終身修為散了不說,還有可能就此隕落,甚至還會傳染,所以他們才要斷了情根,甚至沒有七情六欲……”

洪飛升哈哈笑道:“這么說的話,我還是挺同情天上的仙人了。”

柳折枝沒忍住笑了出來,說道:“你好意思同情仙人嗎?”

“難道不該同情他們嗎?”洪飛升將柳折枝攬入懷中,看著那張精致到能夠讓自己失去呼吸的臉,說道,“他們永遠都不知道,感情有多么的奇妙,若是這輩子,都沒有一個可以讓自己牽腸掛肚的人,活他個千千萬萬年又能如何?無非就是日復一日,看著滄海桑田的變遷,他們還會有期待嗎?還會有甜蜜嗎?還會有幸福嗎?我現在忽然開始理解許狂歌了。”

“為什么?”柳折枝問。

洪飛升笑了一聲,說道:“以前總有人說,許狂歌是個傻子,竟然錯過那么多次飛升入仙門的機會,現在想想,那些人懂個屁啊!若是我的話,我肯定也會和他一樣。”

柳折枝吃吃笑著:“因為你也是個二傻子。”

“也許吧!”洪飛升看著那蒼穹之上,卻看不到仙人,嘴上說,“若那仙界沒有你,我一刻也不想待,若這世界沒有你,我來著世界又做什么呢?”

“那你現在說說,你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做什么呢?”

洪飛升想了想,說道:“其實這個問題,我以前也想過,卻一直都沒有想出來個像樣的答案,現在想明白了,我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遇見你……”

“我也是。”柳折枝忽然說。

洪飛升一愣,用右手食指扣了扣耳朵,說:“你剛才說什么?”

“我說,我也是。”柳折枝說道,“我來到這個世界,也是為了遇見你……”

兩人花前月下了一會,洪飛升終于想起了正事。

“對了,折枝,你得幫我一個忙。”洪飛升說道。

“什么事?”柳折枝問道。

“幫我留意一下北麓的情況,若是武梧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不能插手不管。”洪飛升苦笑著說道,“之前她走的時候,我還誤會了她,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之前我就在想啊,若是我和武梧桐見過的最后一面,她就這么死在了北麓,我這輩子,豈不是得愧疚到閉眼了?”

“知道就好,早干嘛去了?”柳折枝沒好氣道。

洪飛升無奈說道:“之前我不是不知道嗎?”

 對于洪飛升說的事情,柳折枝還是非常嚴肅對待的,這件事情可大可小,若是洪飛升一語成讖,說不定還會影響他日后的修為。

畢竟,像洪飛升這樣的修仙者,閉關修煉已經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悟道。

若是武梧桐真的死在了北麓,肯定會影響到洪飛升的道心。

柳折枝可以無所謂全世界,卻不能無所謂眼前的這個男人。

所以第二天,她就又派出了桃花島的兩個女弟子,讓她們前往北麓,時時刻刻關注著北麓局勢的變化,同時還贈與她們傳音石,即便是數萬里距離,都能傳回來消息,避免時間間隔太久,洪飛升趕不過去。

柳折枝也吩咐她們,若是武梧桐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險,該出手的時候一定要出手。

 接下來的幾天,肖遙就是休息休息,順便感悟一下體內的變化。

等休息的差不多了,肖遙便又開始煉丹了。這期間,他也去見過龐一二,龐一二在桃花島也挺老實的,基本上就是吃飯睡覺修煉,桃花島不單單是個適合療傷治病的地方,同樣也是個適合修煉的地方,他原本就是那種做夢都想著要提高自己修為的人,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之后,肖遙也提醒了一下洪飛升,雖然沒有說的太明顯,和話里話外意思就是,讓洪飛升轉告柳折枝,不要讓龐一二知道太多桃花島的秘密。

其實,肖遙簡直就是多此一舉,洪飛升雖然挺單純的,可也不是二傻子,這樣的話,這樣的事情,他早就已經做過了。

至于這么著急煉丹,也是有原因的。

柳折枝讓他來桃花島,可就是為了一品靈丹的,然而到現在,柳折枝連個靈丹毛都沒看到。

不但如此,他還麻煩了柳折枝不少事情,在這里蹭吃蹭喝不短時間,昏迷后也是躺了一個多月。

雖然柳折枝什么都沒說,可肖遙的臉皮也沒厚到那種程度,人家不說,自己總不能就當做什么都不知道,裝傻充愣吧?

那樣的事情,肖遙還真干不出來。

雖然柳折枝也說讓肖遙不必這么著急,可他還是做了決定。

開始煉丹!

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煉制出來一品靈丹。

自己為了煉制一品靈丹,還要突破到二重高手,經歷了九死一生,若是還沒有辦法將一品靈丹煉制出來,實在是太委屈了。

等找好了煉丹的地方,洪飛升和柳折枝兩人還是站在邊上遠遠看著。

“肖遙,不行的話,咱們就緩一緩。”洪飛升擔憂說道。

肖遙點了點頭:“要是不行的話,咱們再出去一趟,我試試突破三重高手修為。”

洪飛升:“……”

他都懶得搭理肖遙了。

這突破到二重高手修為,才多長時間,竟然就已經想著要突破到三重高手修為了。

這不是瘋了嗎?

 此時,肖遙已經取出了丹爐。

勝敗在此一舉了!

他深吸了口氣,緩解著心里的壓力。

(還在碼字中,今天又是一場小爆發。)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王中王 王中王救世网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 欢乐捕鱼大战apk 股票涨跌停家怎么样计算 赚钱联盟是骗局吗 内蒙华电股票行情 qq彩票官方网站 恒日升配资 急速赛车网址 锦鲤配资 金7乐2019年9月21日开奖 牛配资 二分彩开奖结果 恒捷配资 韩国快乐8预测网 好的微信股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