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下青城山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等肖遙和武梧桐重新拉開門,洪飛升就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看到肖遙和武梧桐之后,洪飛升站起身,揮了下手,表情頗為尷尬:“這就完事了?”

肖遙剛想點頭,又覺得這頭還真不能點,趕緊使勁搖頭:“洪道長,你別想多了,不是那么回事。”

“我懂!我懂!”洪飛升湊到跟前攬住肖遙的肩膀,“哈哈,年輕人嘛!可以理解的,不過還是要節奏一些,怎么說咱們青城山也是道教圣地——當然啊,我不是責怪你們,畢竟年輕人嘛!干柴烈火的,就是稍微節制一些就好。”

武梧桐低著腦袋看著自己的腳尖。

她覺得,洪飛升還是啥都沒懂!

肖遙長舒了口氣也沒有繼續說下去了,他覺得自己壓根就沒有辦法在這個話題上解釋太多,解釋的越多,似乎就容易越描越黑,還不如什么都別去說了。

“對了,肖遙,咱們今天出發嗎?”洪飛升說話的時候還瞥了眼站在肖遙身后的武梧桐,小心翼翼問道。

肖遙點了點頭。

“帶著她?”洪飛升又問道。

肖遙再次點頭。

“哈哈!這多好啊!要是咱們兩個,路上也挺無聊,有了武姑娘,路上倒也有意思些許。”

肖遙覺得,武梧桐的脾氣可真是夠好的,這要是換做別人,肯定生氣——武姑娘武姑娘的叫,啥意思啊?

當然了,靈武世界的人,大概也不知道武姑娘這三個字是什么意思,反正在地球上,很多少年的第一次,都是給了五姑娘……這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對了,洪道長,桃花島在什么地方啊?”肖遙心里明白,如果任由洪飛升這么說下去的話,估計要不了多久武梧桐就要徹底崩潰了,畢竟這個姑娘別看表面上粗枝大葉的,其實對男女之事還是非常羞澀的,這也是因為在靈武世界的緣故,畢竟這里完全就是封建社會,武梧桐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哪能被這樣調侃。

所以,肖遙覺得自己一定要抓緊時間轉移話題。

洪飛升哈哈笑了一聲,說道:“就在南海,距離這里也不是很遠,咱們從這里走也可以,只是水路要長一些,如果穿過南楚,從魏國走水路,也一樣,只是陸路要長一些。”

肖遙想了想,說道:“時間都差不多嗎?”

洪飛升搖了搖頭,說道:“走水路一定要比陸路慢上一些。”

說來也是,畢竟現在這里可沒有什么游輪,大型船只都是要靠船帆和船槳,人力加風力。

“那就選第二種吧。”肖遙說道。

“嗯,那也行。”洪飛升說道,“反正原本我也是比較傾向于第二種的。”

肖遙笑著問道:“這是為何?”

洪飛升哈哈笑了笑,說道:“很簡單啊,這樣一來可以順便去南楚和魏國看一看,那里還是挺熱鬧的,老在山上待著也沒什么意思。”

聽到這話,武梧桐也雀躍起來:“這個好這個好,我們還可以一路上多玩一玩!”

肖遙嘆了口氣。

武梧桐的玩性還是挺大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這個年紀的姑娘要說一點玩性都沒有,其實也不可能。

在離開青城山的時候,洪飛升帶著肖遙和武梧桐又去見了掌教。

掌教看上去依然臉色紅潤,精神抖擻,其實青城山所有弟子都沒有睡懶覺的習慣,啟明星剛剛升起的時候,就是青城山弟子晨練的時候。

掌教大師兄得知肖遙和武梧桐都要前往桃花島,只能瞪了眼洪飛升,說道:“這一定是因為你吧?”

洪飛升趕緊搖了搖腦袋:“還真不是,柳折枝想要讓肖遙幫她煉制一顆靈丹。”

“呵,你敢說不是你做主答應下來的?”掌教大師兄問道。

洪飛升羞得滿臉通紅,就像孩子早戀被父母直接逮住了一樣。

掌教也沒和洪飛升多言太多,只是沖著肖遙拱了拱手:“多謝肖少俠幫忙了。”

肖遙趕緊使勁搖頭,不敢接下這個人情,要真說幫忙,還是青城山幫了他不少。

“肖少俠,你這一去,怕是不回青城山了吧?”掌教問道。

肖遙笑了一聲,說道:“未來的事情誰也不知道,或許會,或許不會,誰知道呢?”

“要是你下次還來,我就送你一份大禮,如何?”掌教問道。

肖遙倒是面露好奇之色,問道:“什么大禮?”

掌教只是擺了擺手,沒有說。

肖遙心里暗暗思忖,可他也沒有那種讀懂人心的能耐,掌教不愿意說,給肖遙多長時間他也得不出來一個結論。

倒是掌教從袖管里,取出一面鏡子,遞給了武梧桐。

“武姑娘,你與我青城山也算是有緣,這面乾坤鏡,贈與你。”

武梧桐沒敢伸出手去接。

洪飛升也有些吃驚,小聲說道:“大師兄,乾坤鏡,應該算是你的寶貝了吧?”

“哈哈,無非就是一件法器罷了,算得上什么寶貝?”掌教擺了擺手。

原本武梧桐就不敢伸出手去接,聽到洪飛升的這一番話就更不敢了。

“拿著吧。”掌教說道,“只是需要武姑娘答應我一件事情。”

武梧桐微微一愣,問道:“什么事情?”

“他日成女帝,弘揚青城山,如何?”掌教說道。

掌教一番話將武梧桐給嚇到了。

其實不要說武梧桐了,肖遙和洪飛升這兩個門原本心理素質還是非常不錯的,聽到掌教的話也都被嚇了一跳。

“女帝?”洪飛升瞪大了眼睛問道,“大師兄,你別亂開玩笑好不好?”

“當初讓你學相術,你不學——算了,懶得和你說,武姑娘,不愿答應嗎?”

武梧桐深吸了口氣,臉上原本的不安定瞬間煙消云散,從容不迫從掌教的手中接過了乾坤鏡。

“掌教,我答應您。”武梧桐說道。

掌教哈哈大笑一聲,點了點頭,轉過身踏風而去。

洪飛升這才看了眼武梧桐,忍不住問道:“武姑娘,我說,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武梧桐咳嗽了一聲,拱手說道:“不敢隱瞞,北麓酈王府的酈王是我父王。”

“郡主啊!”洪飛升砸吧砸砸嘴你,“這個真沒看出來,我還以為你是肖遙的貼身丫鬟呢。”

武梧桐聽到這話氣壞了,她肯定不是肖遙的貼身丫鬟,倒是當初剛認識肖遙的時候,肖遙還是她的傻牛,還是她的小跟班……

一想到這些,武梧桐的心里就越發的郁悶,這落差實在是太大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開始,他們兩人之間的地位已經變成由肖遙主導的了。

不過,這也沒什么不好的,其實從離開楊城之后,武梧桐就已經發現了,如果真的一切都任由自己主導的話,恐怕早就已經將肖遙帶進溝里了,還是現在這樣安穩一些……

也就是跟著肖遙,武梧桐才會有安全感,即便她的心里非常清楚,肖遙也只是有金丹期的修為罷了。

三人一起下了山之后,到了山腳下,就立刻買了三匹馬。

“對了,那個孩子呢?”上了馬之后肖遙忽然想起了之前的馬賊,想到馬賊,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武梧桐從那里帶到青城山上的孩子。

“被我大師兄領取了,說那小子有慧根,適合修道。”洪飛升哈哈笑道。

 肖遙點了點頭,也嘆了口氣,說道:“他應該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就是這孩子長大了之后,都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誰。”武梧桐嘆了口氣說道。

其實如果不是將孩子丟在青城山的話,武梧桐都想要將那個孩子帶到酈王府,反正以他們酈王府的能力,想要照顧一個孩子安逸的長大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不過如果真的是這樣,肖遙就得產生深深的擔憂了,被武梧桐這么寵著,再加上武梧桐本身的性格,估計不到十八歲,就敢欺男霸女了,想想都特么可怕!

好在,這孩子還是留在了青城山。

有了洪飛升相伴,一路上肖遙也算是輕松了很多。之前帶著武梧桐朝著青城山趕來的時候,一路上有驚無險,卻也免不了提心吊膽,畢竟他們的實力要是碰到正兒八經的高手根本沒有辦法自保。

現在就不一樣了,他們的身邊還有一個洪飛升,洪飛升那可是真正的高手,天底下能與他爭鋒的也沒多少,有了個大神撐腰,肖遙都恨不得在脖子上掛一個鐵牌子,上面就寫四個大字:我很囂張!

下了青城山,前往孤云鎮,鎮外的小茶樓,肖遙卻聽到了一個不得了的消息。

就在前些時日,都城來了個北麓的家伙,前來游說姜國君主,讓他出兵助陣清秋王朝。

其實像這樣的人,幾乎每年都有幾個,但是,這哥們卻犯了一個錯誤。

在自己的請求被拒絕之后,惱羞成怒的北麓說客,竟然指著君主的鼻子大罵起來,罵的那叫一個難聽,什么膽小如鼠,什么鼠目寸光,反正什么難聽罵什么。

不可否認的是,現在姜國的君主確實是一個明君,可即便是明君,也受不了一個刁民指著自己的鼻子罵。

于是,那個北麓人,便被送到孤云鎮來,明日問斬。

這才被孤云鎮的來往商客津津樂道。

(今天的第三章)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内蒙星悦麻将怎样下载 合法配资平台排名 博乐填大坑新版 澳洲幸运8平台 长沙麻将好友房app 海王捕鱼礼包兑换码 股票指数构成 极速赛车345678公式 36选7开奖号码 千炮捕鱼微信 彩库宝典最快开奖 怎样才能网上赚钱 股市大盘走势 开元棋牌在哪里下载 微信群二维码股票 qq打麻将在qq上怎么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