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三個三個進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帶著展宏圖和周知光走出馬家莊園,肖遙臉上始終帶著頗有深意的笑容,站在肖遙身邊的展宏圖和周知光,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肖哥,我怎么總覺得有些怪怪的啊!”展宏圖揉了揉鼻子小聲說道。

肖遙瞥了眼展宏圖,好奇問道:“這一切發展的不都挺順利的嗎?還有什么覺得奇怪的啊!”

“就是太順利了啊!”展宏圖說道,“你想想,那個馬老爺子,怎么可能會那么好說話啊,如果他真的這么愿意還錢,是個痛快的人,又怎么會等到我們找上門呢?”

“就是啊!”周知光在一邊也是連連點頭,說道,“肖先生,馬老爺子的性格,我還是知道的,手底下也有不少人命,就是靠著敢打敢殺起家的,這確實有些奇怪,會不會,他給我們的支票是假的啊?”

“這個倒不會。”這一點,倒是不需要肖遙多說,展宏圖就已經直接否定了,“如果馬家真的不愿意還錢的話,直接對我們動手就是了,又何必還專門弄出一張假的支票給我們呢?最重要的是,他們連欠條都沒有要回去。”

聽了展宏圖的話,周知光才想起來這一茬,愕然道:“是啊,肖先生,他們似乎都沒有找我們要欠條呢!”

肖遙哈哈笑道:“因為他們相信我的人品啊!”

周知光和展宏圖都是面面相覷,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答案。

看這兩人一副疑惑不解的樣子,肖遙也不好意思繼續賣關子了,只好認真說道:“其實,理由也挺簡單的,那個馬老爺子,對我的實力已經有了大概的了解,他也知道,如果我真的想要對他們周家下手的話,憑借著我的實力,想要奪走他們周家的遺產,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根本不需要拿著欠條再來一次要賬,太沒有格調了。”

展宏圖樂呵說道:“這個馬老爺子,還對你挺了解的?”

“他可能不明白,否則也不會等我到了馬家,才想著還錢,古怪的是那個叫李金盤的家伙。”肖遙說道。

展宏圖這才想起來,轉過臉看了眼站在邊上的周知光,問道:“周先生,你對那個李金盤,似乎有些了解啊?”

周知光點了點頭,也沒有否認,說道:“其實,要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李先生,他是我們香江最厲害的風水堪輿大師了,不知道有多少家族想要和他們搞好關系呢!我們周家和他也有些交情,不過,也就是咱們家的老爺子和他有過一段來往而已,還是花了錢請李金盤出手幫忙的。”

肖遙點了點頭,問道:“你覺得他很厲害嗎?”

“厲害啊!”周知光不假思索說道,“在香江,大家都知道李金盤大師非常厲害。”

肖遙笑了笑,不置可否。

“怎么了,肖先生,難道您覺得,那李金盤大師是個沽名釣譽之輩?”周知光小心翼翼問道。

肖遙搖了搖頭:“那倒不至于,他是個有真本事的人,想要窺探我的實力,不過就他那點能耐,我要是不想讓他窺探,他啥也看不出來。”

展宏圖哈哈笑道:“那就難怪了,說到底,他也是個修煉者,對吧?”

“不同于我們這樣的修煉者。”肖遙說道,“他修煉的不是體內的氣,是增強自己對地脈氣息的掌控,算了,這個說起來就復雜了。”

如果現在是南天遠他們站在肖遙身邊的話,肖遙說到這里,他們可能就已經明白了。

但是不管是展宏圖還是周知光,這兩人都不是修煉者,肖遙將口水說干了,他們不明白是不明白,既然是這樣,肖遙也懶得多說什么了。

就在他們快要走出馬家莊園的時候,馬千里開著奔馳車追了上來。

“肖先生,快點上車吧!”馬千里下了車幫著肖遙拉開了車門說道,“我剛才也是沒回過神,哈哈,竟然讓你們先離開了,是我不對是我不對。”

肖遙瞥了眼馬千里,點了點頭,上了奔馳車。

肖遙都上車了,展宏圖和周知光當然也沒有任何猶豫,跟著一起上了車。

坐在車上后,肖遙也將欠條還給了馬千里。

“肖先生,沒這個必要的,我們信得過你的人品。”馬千里笑著說道。

“行了,拿著吧,懶得和你們墨跡。”肖遙不耐煩說道。

馬千里見肖遙有些不耐煩了,也沒有多說什么,趕緊將欠條接了過來。

“肖先生,咱們現在去哪?”馬千里問道。

“找個地方,先住下來吧。”肖遙說道。

馬千里想了想,問道:“不然就住在我們家吧?”

肖遙冷笑了一聲:“我要是真住在你們家,怕你們晚上睡覺都睡不安穩了吧?”

馬千里尷尬笑了笑,也沒有堅持什么,趕緊發動了奔馳車,離開了馬家莊園。

肖遙說的還是挺對的,如果這哥幾個真的住在馬家莊園,不要說他了,就是馬老爺子,睡覺都睡不安穩。

畢竟,肖遙對他們馬家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

最后,在馬千里的幫助下,三人入住了一家五星級酒店,這家酒店的歸屬也是馬家,馬千里忙前忙后幫三人辦好了入住手續,又給肖遙遞過來一張金卡,憑借這張金卡,只要是馬家的酒店,都可以免費入住,得到VIP待遇。

肖遙知道,馬家這是想要討好自己,當下也沒墨跡。

如果馬家足夠聰明的話,肖遙還真不介意讓他們分一杯羹。

畢竟,香江這塊蛋糕實在是太大了,肖遙相信展宏圖的能力,可他到底還是個內地人,在香江不知道會受到多大的阻力,有個馬家做幫手,他身上的擔子也能輕一些。

最關鍵是,經過和馬老爺子的簡單接觸后,肖遙發現,馬家人比起周家人要聰明很多,他喜歡和這樣的聰明人交朋友。

住進賓館里,展宏圖也過來敲開了門。

進了房間后,展宏圖直言了當說道:“肖哥,咱們接下來,是不是就要找周家的麻煩了?”

“給他們一點時間吧。”肖遙輕聲說道。

展宏圖笑了一聲,說道:“如果周家人一直都不開竅呢?”

肖遙想了想,認真說道:“那就都除掉好了。”

展宏圖點了點頭,并沒有感到多么的詫異,似乎這才是肖遙原本的性格。

畢竟,肖遙原本就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

對于展宏圖而言,即便肖遙真的將周家人殺得一干二凈,也不是一件多么值得驚訝的事情,而且他覺得,周家那也是罪有應得。

肖遙沒有給他們機會嗎?

等了一會,展宏圖又開口說道:“周知光先回去了。”

“我知道,他已經和我說過了。”展宏圖說道。

“那,肖哥,你覺得,周知光會和周家通風報信嗎?”展宏圖問道。

肖遙搖了搖頭:“我不知道,看他自己的選擇吧,其實即便真的通風報信了,也沒什么不好的,周家人知道馬家已經妥協了,或許也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展宏圖呵呵笑道:“那肖哥,你希望周家放棄抵抗嗎?”

“隨便。”肖遙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展宏圖有些郁悶,但是所有知道肖遙實力的人,都不會感到多么的吃驚。

對于肖遙這樣的人而言,周家抵抗與否,重要嗎?

即便他們全力以赴,想要將肖遙擋在周家的外面,他們就能做到了?

滑天下之大稽!

另一邊,周知光確確實實回到了周家。

他徑直走到自己父親所住的別墅。

周陣虎,即是周知光的父親,年輕的時候,大概就是馬千里那樣的角色,要說能耐,屁本事沒有,但是如果說花天酒地,那絕對是一把的好手,并且性格一向軟弱,對付外人還行,但是面對周家人,特別是同輩人,他就屁都不敢放了。

否則,當他的兒子周知光在周家被百般欺凌的時候,他又怎么會袖手旁觀呢?

不過,他好歹是周家的人,在周家莊園,也有他住的地方。

進了別墅里,周知光看到的是一個妖嬈女人,年紀大概三十多歲,看到周知光就頻繁拋著媚眼。

“小光,回來了啊?”那女人說話的時候,已經伸出手抓住了周知光的胳膊,一只手還在他的胳膊上輕輕摩著。

周知光掙脫開自己的胳膊,恭恭敬敬叫了一聲:“小媽。”

那女人眉頭一皺,有些不滿,卻也懶得和他計較。

女人心里惡毒想著,難怪周家人都喜歡欺負你,榆木腦袋!

周知光對于自己這個小媽,同樣一點好感都沒有。

周陣虎再怎么沒用,到底是他的父親,可是,這個小媽,給周陣虎戴了多少頂綠帽子了?

即便一塊錢一頂往外面賣,周陣虎都能指著這個發家致富奔小康。

在周家,還有一個關于周陣虎的段子,話說有一年周陣虎晚上提前回家,卻發現家里站著十幾個男人,他內心惱火,想要進去,卻被一把拉了回來,有人不耐煩和他說:“急什么?排隊!三個三個進!”

聽著有些搞笑,可也不是空穴來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周陣虎年輕時候縱.欲過度,年紀大了,就有些力不從心,某些方面有了嚴重障礙,對于自己女人的紅杏出墻,向來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我父親呢?”周知光問道。

“樓上。”那女人不耐煩回了一句,就扭著妙曼腰肢,走了出去。

周知光嘆了口氣,踏上了樓梯。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网上什么赚钱 股票流通市场 至尊娱乐棋牌平台网址 平特一肖方法 民生银行股票 15选5开奖结果奖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3d澳门彩报1282期 2019年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网赚app 百度指数官网数据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无 100万炒股玩短线 正版第零六三期平特一肖图 金螳螂股票 22选5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