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公盤標王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一般每年的翡翠公盤,大概都需要十天左右的時間,不過這一次肖遙的收獲已經很大了,也只打算在翡翠公盤停留兩天的時間,等兩天后,翡翠看的差不多了,也就回去了,畢竟雖然要布下聚靈陣需要翡翠,可是需求也不至于那么大。.免費連載小說閱讀網

這一次來參加翡翠公盤的人這么多,肖遙總得給別人留一條活路吧?如果真的將面國翡翠全部拉回去,別人還活不活了啊?

朱老爺子親自帶隊,可能也是因為解決了金將軍的麻煩,老爺子看著精神都好了很多。

肖遙倒是沒見過朱韜和他的母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朱老爺子采取了什么措施,是這樣的話,想來也都挺正常的,雖然肖遙不愿意和他們計較,但是也不愿意天天看到這兩人在自己眼前晃蕩。

朱云崢和朱云嶸也都跟在后面,雖然以前每年的翡翠公盤,朱老爺子都會過去晃蕩一圈,可也只是朱老爺子而已,像今年朱家人全員出動還是極少見的。

翡翠公盤的舉辦地點還是在之前肖遙買翡翠毛料的小鎮上,只是變得更加正規,場所也更加高端化,像是一個假日酒店。

“肖先生,等會中午十二點中會有拍賣會,或者我們也可以直接去看看暗標。”朱老爺子跟在肖遙的身后穿梭在人來人往中嘴里說道。

肖遙稍微疑惑了一下,轉過臉看了眼朱老爺子,下意識問道:“暗標是什么意思?”

朱老爺子笑了一聲,娓娓道來。

“暗標說也簡單,每一塊賭石前面都會擺放一個小盒子,拿來卡片自己,大家可以將自己準備買下毛料的價格放進小盒子里,統計的時候自然就是價高者得了。”朱老爺子說道。

肖遙明白似得點了點頭。

“那還是算了吧。”肖遙說道。雖然他能感應出來翡翠里面蘊含的靈氣,可到底不是透視眼,更不可能知道盒子里的最高價格到底是多少,還是完全憑靠運氣,仔細想來確實有些不劃算,除非專門針對那些靈氣充足的翡翠毛料開始天價,只是這樣一來,吃相又有些太難看,而且太容易露出馬腳,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有些不合適。

朱老爺子聽肖遙這么說,自己也沒有多說什么了。

中午的拍賣會,比起暗標就要簡單很多了,程序簡化,無非就是拿出賭石,然后價高者得。

肖遙跟著朱老爺子一起走進了會場,至于辦手續之類的事情則是交給了朱云嶸。

現在距離拍賣會還有一段時間,肖遙則是跟著朱老爺子,在會館里晃悠著,尋找一些靈氣充足的翡翠原石。

最后,肖遙發現會館最中間的地方,里三層外三層圍上了不少人,心中不免好奇,轉過臉問道:“這是什么情況啊?”

朱老爺子看了一眼,笑著說道:“他們是在看標王。”

“標王?”肖遙微微一愣,略顯疑惑。

朱老爺子咳嗽了一聲,簡單說道:“每一年翡翠公盤,都會有標王,今年的標王是一塊半賭玻璃種帝王綠,起價就是五百萬米元,最后的成交價格,肯定不會低于五千萬米元了。

“哈哈,那還是沒有馬千里買的那塊翡翠毛料貴啊!”肖遙忍不住說道。

“……”朱老爺子也只能笑著,那個馬千里要是知道肖遙這一番話,估計還得郁悶的吐血。

“對了,周恬和王臨海呢?”肖遙忽然問道,他這個時候才想起來,之前來的時候,周恬和王臨海似乎就沒有跟著。

“我也不知道,不過聽說,似乎是周家又來了人,應該是周恬的堂哥之類的。”朱老爺子說道。

肖遙聳了聳肩膀,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反正他對周恬沒什么興趣,對周家也沒什么興趣。

等走進標王之后,肖遙才有些驚訝。

切出來的一面,確實是玻璃種帝王綠了,不過,也就只有一片而已,反而是在翡翠的最后面一塊,有一股濃郁的靈氣,讓他感覺非常不錯。

“有些意思了。”肖遙瞇著眼睛想著。

“標王是要采用暗標的形式,肖先生要是覺得有興趣的話,可以試試。”跟在后面的朱云崢笑著說道。

肖遙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不值得。”

雖然那一小片靈氣非常濃郁,但是價格也至于多高,畢竟范圍非常小,這塊半賭毛料標王的表現這么好,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來競價,最后的成交價格,也一定是天價,肖遙如果真的想買,最后肯定會虧本,畢竟他現在也不是那么缺少翡翠了,像這種虧本買賣,還是別做了的好。

不過肖遙這句話說完,在他的身后,忽然響起了一個陌生且不和諧的聲音。

“周恬,這就是你說的那個肖遙啊?沒什么魄力嘛!不是天天宣稱自己不差錢嗎?”

肖遙轉過身,看到周恬和王臨海,只是這兩人都站在一個年輕男人的身后,他的年紀大概也就比周恬大上一兩歲,聲音聽著軟綿綿的,就跟沒吃飽飯似得,褐黃色的頭發挺長,斜劉海,看著有些別扭。

周恬沖著肖遙歉意一笑,只是笑容中更多的是無奈。

肖遙瞇了瞇眼睛,說道:“你認識我?”

“周家,周強。”那個年輕男人說道。

“嗯。”肖遙點了點頭,“我不認識你,也不想認識你,你沒必要做自我介紹的。”

周強:“……”

這句話說的可真有些扎心了。

怎么說他也是周家的大少爺,在香江還真沒幾個人敢這個和他說話,在肖遙的面前,對方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他難道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想要結交自己嗎?

周強一步步走到了肖遙的面前,眼神銳利,問道:“聽說,馬千里的股份在你手上?”

“是。”肖遙點了點頭。

“巧了,我這一次就是沖著馬千里的股份來的。”那個年輕男人笑了一聲,說道,“開個價吧,只要你敢開。”

“那就一千億吧。”肖遙聲音平和,波瀾不驚。

方海等人都樂了。

這才是肖遙的作風嘛!

周強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他用一種復雜的眼神看著肖遙,甚至在想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家伙,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一千億?他還真敢開啊!

這特么是價格嗎?擺明了就是不想賣好不好?

“你耍我?”周強臉上寫滿了憤懣。

“不耍你。”肖遙搖了搖頭,“耍猴還能討幾個賞錢,耍你屁用都沒有。”

“……”周強已經恨不得揮出一拳頭,將站在自己面前的家伙狠狠砸趴下了。

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自己是個有身份的人。

其實肖遙原本還是一個非常好說話的人,只是這個叫周強的家伙剛到他的面前,就是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他看著當然不舒服了。

如果對方愿意好好說話,他自然也愿意好好說話,但是既然對方不愿意和他平等交流,他也不會給周強面子,這就是他為人處世的方式。

“傻缺。”方海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周強怒極反笑,盯著肖遙,聲音漠然:“小子,不要以為自己有點錢,這就是你的天下了。”

肖遙覺得這句話還給周強還是挺合適的。

“對了,你不是盯上了這塊標王嗎?不然咱們競價如何?”周強問道。

肖遙想了想,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我不感興趣。”

“哎,還真以為你是個有錢人呢,現在看來,可真是我看走眼了,玻璃種帝王綠都不感興趣?”周強抓住機會,就要對肖遙冷嘲熱諷了。

“你要是感興趣,自己買就是了。”肖遙不耐煩說道,“磨磨唧唧的,你是不是周恬姐姐啊?”

周強:“……”

雖然自己皮膚白了一些,雖然長得陰柔了一些,雖然聲音軟綿了一些。

但是老子是個男人好不好!

他的內心已經要抓狂了。

肖遙也懶得繼續搭理周強,和朱老爺子等人一起離開了。

肖遙走了之后,周強才憤憤罵道:“算個什么東西!”

說完他又看了眼王臨海,倒是變得畢恭畢敬起來,問道:“王老爺子,您看這塊標王怎么樣?”

王臨海原本還是非常看好這一次的標王的,不管是從切口來看還是從色彩飽和度來看,這塊標王的價值都值得出手,可是之前肖遙的態度卻讓他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如果不是因為肖遙對這塊標王興趣缺缺,或許他真的會非常看好這一次的標王,可是現在肖遙的態度就擺在面前,值得推敲琢磨。

思索片刻,他看了眼周強,認真說道:“周少,雖然這一塊標王看著非常不錯的,但是我覺得還是不要輕易出手的好,畢竟標王最后的成交價格,都是天價,如果切出來了,真的如表現般好,也就算了,但是如果切垮了,可就虧大了。”

王臨海這一番言辭說的還是比較嚴謹,等于沒有給周強任何意見,換做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周強雖然對賭石了解的不是很多,可一切基本的常識還是知道的,畢竟家里就是做這一行的。

“那您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啊?”周強有些不耐煩了。

“我無所謂。”王臨海索性說道。

他覺得還是直接將自己摘出去的好,到時候切垮了,找不到自己麻煩,如果讓別人買去切漲了,也不會怪責自己。

周強沒有搭理王臨海了,反正這老頭說的也都是廢話,他直接沖到跟前,手里拿著卡片,已經準備開始投價。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httpwww.宝博棋牌 天天捕鱼千炮版 期货软件哪个最好 线上申城棋牌 3774财神爷网香港 快乐八查询 股票资产配置 山西麻将扣点点规则 20组三中三 中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九乐棋牌游戏? 股票配资顶牛·杨方配资靠谱 大地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彩金捕鱼免费下载 佳永配资安全不 码能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