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一掌擊殺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從南天遠的口,肖遙也得知了這一個多月外界的變化。

正如南天遠說的那樣,現在的紫金門,基本處于大亂斗的狀態。

各個門派,都在紫金門內廝殺。

讓肖遙感到可笑的是,這些人來紫金門之前,竟然還打著要殺肖遙的旗號。

甚至于說,現在的肖遙對于隱世世界而言,已經被稱之為大魔頭了。

“這些人,還真是夠不要臉的,趁火打劫算了,還非得立個牌坊。”肖遙搖了搖頭,感覺可笑之極。

“肖哥,咱們還是直接離開吧,反正任務都完成了,我們沒必要和他們硬碰硬。”南天遠說道。

肖遙搖了搖頭:“沒必要,咱們得殺出去。”

南天遠有些吃驚,愕然道:“為什么啊?”

“立威!”肖遙正色說道。

南天遠恍然大悟了。

百里荒涼,是死在肖遙手的,要不了多久,隱世世界的那些大門派會查清楚肖遙的身份,到了那個時候,不知道會有多少修煉者盯肖遙。

畢竟肖遙殺了百里荒涼,百里荒涼身的寶貝,也一定落到了肖遙的手。

不管事實是不是這樣,那些人一定都會這么想。

這一點,幾乎是毋庸置疑的。

“好,那咱們殺出去!”南天遠哈哈大笑,接著又將手拎著的東西遞給了肖遙。

“肖哥,這玩意可真夠沉的啊!先前拎著他,我差點沒跑出來。”南天遠哭喪著臉說道。

“天雷錘?你拎著玩意干啥?”肖遙滿臉無語。

南天遠說:“這可是準靈器境界的東西啊!這么好的東西,難不成丟了?”

“丟了丟了唄!”肖遙笑著說道。

在小世界找到了那么多寶物,老實說,現在一個準靈器境界的東西,還真入不了肖遙的法眼。

“……”南天遠簡直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看著肖遙滿臉嚴肅的表情,他覺得自己真的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好了,既然你喜歡留著吧。”肖遙說道,“反正現在你也沒有什么趁手的寶貝,之前還想將那個什么白宇劍留下來給你,結果被毀掉了,可惜了。”

“嘿嘿,那我可留著了!”南天遠將天雷錘抱在懷里,瞇著眼睛說道。

這跟娶了新媳婦似得。

“等回去之后,還有好東西給你呢,高興什么。”肖遙想了想,又說道,“不過,我得給你找一個儲物的法寶,否則你天天扛著天雷錘,跟二傻子似得。<>”

“……”南天遠嘆了口氣,說道,“儲物的法寶,怎么會那么好找啊!”

“你之前不是說,外面很多高手嗎?我不相信了,他們沒點好東西?”肖遙笑著說道。

南天遠瞪大了眼睛,看著肖遙,說道:“肖哥,你這是打算殺人奪寶啊!”

肖遙聳了聳肩膀,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反正他們都說了,我是個大魔頭,作為一個大魔頭,不做一些殺人奪寶的事情,豈不是對不起這個稱號?”

南天遠放肆大笑起來。

“走吧,去見識見識那些名門正派。”肖遙打了個響指,帶頭出發。

此時,在紫金門廣場之,還有兩個靈河境界的修煉者交戰著。

“那宏語劍是我的,老不死的,我勸你乖乖交出來,否則,我今日必殺你!”說話的是一個手持大刀的年男人,靈氣外放,霸氣十足。

“哼,我說,你們九川門的人是不是不要臉的事情干習慣了?宏語劍明明在我手你竟然還有臉說是你的?”手持長劍的老者冷冷盯著對方說道。

“也是說,你想和我們九川門為敵了?”壯漢冷哼了一聲。

“那又如何?我們洪劍宗還會怕你們一個九川門!?”老者哈哈大笑。

“既然如此,你去死吧!”說完,那年壯漢已經朝著老者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在別的地方,還發生著混戰。

肖遙一路看到的,不止三撥戰斗了。

“哎,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還真是。”肖遙搖了搖頭,“一些沒用的垃圾,還有傻子爭來爭去。”

“肖哥,為什么沒人搭理我們啊?”南天遠說道,“不是說要殺出去嗎?我感覺我們現在光明正大的走過去,都沒人搭理我們。”

肖遙也是哭笑不得。

這些人,是一群神經病啊!

不是說來弄死老子的嗎?你們特么的倒是看看我啊?

肖遙也很無奈啊!

終于,有人朝著肖遙和南天遠的方向瞥了一眼。

“咦?那不是東方戰神的天雷錘嗎?”

“可不是!”

頓時,有十幾個人都朝著肖遙和南天遠的方向沖了過來。

肖遙看了眼南天遠,笑著說道:“看來,你抱著這個玩意,還是有點用的。”

南天遠臉憋得都紅了:“這作用,還真是夠大的。”

肖遙哈哈笑了笑。

“喂!你們笑什么?你們是哪個門派的,趕緊將天雷錘給叫出來!”其一個年輕人扯著嗓子說道。<>

“你們想要?”肖遙問道。

“廢話!”那年輕修煉者冷笑著說道,“你們的機會只有一次,否則的話,別怪我斬殺你們!”

看到肖遙和南天遠都只有二十多歲的樣子,他們又怎么會畏懼呢?

如果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是靈溪或者靈河境界的強者,即便眼紅天雷錘,他們也只能躲著走了。

“既然你們想要,直接搶啊!”肖遙說道。

“放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說完,那年輕人直接朝著肖遙沖了過來。

這都不需要肖遙出手,南天遠直接掄出一錘,直接將那個年輕人砸成了肉餅。

所有旁觀者,都倒吸了口涼氣。

南天遠已經做好準備,接受他們的夸贊了。

然而,他們嘴里說說來的話,卻讓南天遠大失所望。

“天啊!這天雷錘還真是寶物啊!隨便來個人,都能揮出這么大的威力!”

“可不是!這天雷錘,我必得!”

南天遠很茫然。

為什么這些人的關注點還是在天雷錘的身啊?

一錘能砸死人,是因為自己的修為,和天雷錘有二毛錢關系啊?

他壓根不知道怎么操控天雷錘好不好?

他委屈的簡直都要哭了。

那十幾個人,一起朝著南天遠沖了過來,他們一個個眼睛都死死盯著天雷錘,壓根看不見別的東西了。

“找死!”南天遠怒喝了一聲,拎著重錘沖了出去。

肖遙瞇著眼睛看著南天遠,嘴里念叨著:“別說,還真有一種東方戰神附體的感覺,哈哈!”

那十幾個修煉者,全部都是在勁氣境界,這樣的角色,以南天遠的修為,殺了他們跟捏死螞蟻一樣。

不到一分鐘,那十幾個修煉者橫七豎八躺在地了。

重錘之下,他們沒有一線生機。

“讓你們瞧不起我!”南天遠氣哼哼說道。

“放肆!”忽然,遠處傳來一聲咆哮。

“我們九川門的弟子,你們膽敢殺?!”走來的是兩個老者,修為都在靈溪境界期。

“殺了又如何?”南天遠皺了皺眉頭。

“哼,膽大包天!你們是哪個門派的?”其一個老者沉著臉說道。

之前那些弟子看不出來南天遠的修為,并不意味著他們也看不出來。

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個家伙,竟然是靈溪境界期的高手!

“看來,來兩個識貨的了。<>”肖遙瞥了眼南天遠說道。

“恩。”南天遠點了點頭,看了眼對方,說道,“老頭,你們也是來搶天雷錘的嗎?”

其一個老者深吸了口氣,往前邁出一步,氣勢顯露:“是,又如何?”

“哈哈!是的話,得死!”說完,南天遠揮著天雷錘,狂奔而去。

“放肆!”老者心驚,他也沒想到南天遠竟然會一言不合動手,好在他身邊還有個靈溪境界期的同伴,否則,還真不好應付。

至于南天遠身邊的肖遙,則已經被他們直接無視了。

他們從肖遙的身壓根感覺不到任何靈氣,也是說,對方很有可能只是普通人,既然如此,他們又有何畏懼呢?

雖然南天遠也是靈溪期的修煉者,可現在畢竟以一敵二,更何況,那兩個老者的底蘊起南天遠都不知道渾厚多少。

所以,南天遠應付起來,著實有些吃力。

肖遙只是安安靜靜站在邊看著,雖然他知道南天遠未必能敵這兩人,不過,只要他在這,南天遠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他會為自己的兄弟遮風擋雨,可是也需要他們自己去歷練,一場生與死的戰斗,是最好的歷練。

這邊的纏斗也引來了更多的人。

“天雷錘!那是東方戰神的天雷錘!”

“哈,難怪九川門的兩個長老都出手了,原來是沖著準靈器啊!”

“走,我們也殺去!”

在別的修煉者打算加入戰斗的時候,一道身影卻直接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肖遙冷冷看著他們,張開嘴,吐出一字:“滾。”

“嗯?!”其一靈溪后期的男人眉頭一皺,問道,“你是什么東西?給我滾開!”

“那死吧。”肖遙隨意一掌,那靈溪境界的修煉者,直接飛了出去,等落到地之后,已經斷氣身亡。

剩下的那些修煉者,一個個都下意識往后退了幾步。

那可是靈溪后期巔峰的高手啊!

竟然——被一掌擊殺了?

本書來自//x.html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中超直播视频 大唐盛世棋牌源码 显而易见一尾中特 互联网投资理财平台 永利棋牌游戏平台官方下载 捕鱼大师安卓版1.2.1 北京麻将怎么玩 一码四中四是真的吗 新手配资窍门 平台网站 十一运夺金任五遗漏 石油股票论坛 期货配资平台是什么意思 腾讯大众麻将下载 能下分的捕鱼游戏下 免费打麻将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