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下黑手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肖遙盯上的目標,是個實力大概在靈溪境界的狼人,這樣的對手和他擊鼓相當,不過肖遙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即便他不夠自信,現在也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敗對手然后繼續加入戰斗,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這邊勝率高一些。

畢竟現在從實力上說,他們是處于劣勢的,如果不想辦法改變現在這樣的局勢,肖遙他們必輸無疑。

雖然現在肖遙他們在人數上處于優勢,可是這樣的戰斗,人數根本就不能決定什么,人多未必能贏,人少未必會輸,主要還是看戰斗力。

班德等人的實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上次在海天市,肖遙輕而易舉干掉了兩個狼人,原本他還覺得,狼人的實力不過如此,現在看來,狼人真的不是那么好對付的,特別是這種實力接近靈溪境界的狼人,每一次攻擊都充滿了狂暴氣息,一拳頭足以貫穿天地,在力量上,即便是肖遙也不敢和對方硬碰硬,這特么完全就是一頭野獸。

很快,肖遙就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他們這邊,正在瘋狂減員。

特別是羅斯那邊帶來的人,一眨眼間,就已經倒下了三個,而班德那邊則是一點損失都沒有。

如果這么下去的話,很快肖遙等人就會成為困獸,他能對付一個靈溪境界的狼人,那如果是兩個呢?即便兩個也有一戰之力,可以往后面拖一拖,那么三個呢?

想到這些,他立刻轉過臉,看了眼諸葛焚天的方向,說道:“諸葛老爺子,這個家伙交給你了!”

諸葛焚天雖然不知道肖遙到底想要做什么,不過還是趕緊迎了上來,攔住那個和肖遙交手的狼人。

肖遙脫身之后,立刻轉過身,朝著一個破天境界的狼人狂沖而去。

此時那個狼人,還在和南天遠打的不相上下,肖遙從后面直接一拳砸死了那個狼人。

之所以能這么輕松,一方面是因為肖遙本身實力就碾壓對方,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這是屬于偷襲。

雖然說出去非常沒面子,但是這種情況下,肖遙也無所謂了,到底是命重要還是面子重要呢?就剛才那樣的情況,如果不想辦法改變此時的局勢,估計他們這些人,全部都得死在班德的手上,這難道不是非常蠢.逼的事情嗎?

“肖哥,我能對付這個家伙的。”看肖遙直接將自己的對手給斬殺了,南天遠臉上的表情看著非常郁悶。

“少廢話了,趕緊去幫其他人。”肖遙說道。

南天遠先是一愣,不過很快就明白了肖遙的意思。

他點了點頭,朝著宋逸霖的方向奔了過去。

宋逸霖的實力雖然也有進步,但是不要說破天鏡了,即便是撼天境都有一定距離,對付這些狼人自然非常吃力,這個時候身上已經受了一些傷,如果南天遠不過來幫忙的話,估計他很快就要結束年輕的生命了。

再說肖遙,幫南天遠擺平了他的對手之后,又一次朝著長劍行的方向沖去,同樣以雷霆之勢解決了那個破天境界的狼人。

“肖遙,你這是干什么啊?再給我十分鐘,我就能斬殺他了。”長劍行不悅說道。

“別吹牛B了,先殺你能秒殺的!”肖遙說道。

長劍行一愣,四處望了望,然后一攤手:“找不到。”

肖遙:“……”簡單掃一眼還真是,除了南天遠和長劍行的對手之外,剩下的幾個,就都是在靈溪境界左右的狼人了。

不要說讓長劍行去秒殺了,單打獨斗的話,長劍行都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

“那就跟著我,下黑手!”肖遙咬著牙說道。

長劍行對于肖遙的話嗤之以鼻:“哼,你這是在侮辱我,我是一個武者,當然要做到光明正大,像那種下黑手的事情,你覺得我會做嗎?”

“你再給我扯這些沒用的,信不信我現在就踢死你?”肖遙不耐煩說道。

長劍行還想揚一下威武不能屈的精神,這個時候被兩個狼人纏住的諸葛焚天已經按捺不住自己內心的情緒轉過臉吼了一嗓子:“長劍行,肖遙讓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別磨磨唧唧的了!”

說完他又開始投身戰斗。

長劍行聽自己的師父都已經這么說了,雖然有些不服氣,可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要跟著肖遙四下下黑手。

諸葛焚天現在真的很煩。

這兩個狼人的實力,任何一個,也都只是比他稍微差上一些。

雖然他經驗老道,實力上稍微占據一些優勢,可是這兩個狼人形成的攻勢,讓他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心態不錯,并且武道深蘊,可能早就被打傷了。

不過,諸葛焚天也知道,就自己現在這樣的情況,根本就不可能堅持多久,現在他總算是體會到了那個黑衫男人在被自己和肖遙聯手攻擊時候的心情。

肯定也會在心里罵自己姥姥的。

那兩個狼人的體型,現在都在兩米左右,身上的毛旺盛,一雙眼睛變得猩紅,眼神中除了暴虐還是暴虐,仿佛只有將諸葛焚天的身體撕碎了,才能讓他們稍微好受一些。

這兩個狼人之間似乎非常有默契,總是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最恰當的攻擊路線,另外一個狼人,則會在邊上掩護,并且找準機會,想要給諸葛焚天致命一擊。

這就像是上一次諸葛焚天和肖遙對付那個黑衫男人時候所用的套路,簡直一模一樣,這就是報應啊!

諸葛焚天一巴掌拍了出去,靈氣猶如排山倒海般逼退其中一個狼人,就在他想要乘勝追擊,將對方直接斬殺的時候,身后忽然傳來一陣疾風,他的直覺告訴他自己即將有危險,然而剛轉過身,就看到了一張駭人的臉。

他想要伸出手阻擋,可此時已經為時過晚。

那個伺機而動的狼人直接一爪子拍了上來,在諸葛焚天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爪印。

流出來的血,都是黑色的。

“有毒?”諸葛焚天雖然有些詫異,可還是趕緊將那個狼人踢飛了出去。

這個時候兩道黑影直接閃到了他的面前,肖遙一拳砸在了那個狼人的身上,縮在后面的長劍行則是一劍將那個狼人斬了。

“合作愉快。”肖遙和長劍行擊了個掌。

這就是他們的下黑手,現在看來,效果似乎還算不錯,而剩下的那個狼人,在肖遙諸葛焚天還有長劍行三人包夾之下直接喪命。

肖遙抓住空余時間,給諸葛焚天扔過去一枚丹藥。

“趕緊吃了,可以解狼毒。”肖遙說道。

諸葛焚天也沒墨跡,直接將藥丸塞進了嘴里,之前胳膊傳來的麻痹感,瞬間消失,看來肖遙為了對付這些狼人也是做足了準備。

“你還真相信我啊!不怕有毒?”肖遙哈哈笑道。

諸葛焚天苦笑了一聲,說道;“如果我連你都不相信的話,還能相信誰呢?”

長劍行在邊上著急說道:“師父師父,你還可以相信我啊!”

諸葛焚天白了他一眼,看上去似乎懶得搭理他。

肖遙對于諸葛焚天剛才的話也是笑了笑。

以前的諸葛焚天,可不是現在這樣的態度,那個時候的他幾乎不相信任何人,現在看來,在隱世世界的一段歷練,也讓諸葛焚天放下了很多。

肖遙這邊的情況,班德也都看在眼里。

“混賬,你們華夏人,都這么不要臉嗎?”班德簡直憤怒到了極點,看到自己的手下這么快就喪命,他心中怒火中燒。

“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布魯冷哼了一聲,又壓了上來。

肖遙沖著班德嘲笑道:“拜托,要是換做你的話,恐怕會做的比我還不要臉吧?要臉還是要命,這個選擇題你都做不好嗎?”

肖遙的話,讓班德無言以對了。

仔細想想,他不得不承認,如果換做自己的話,面對這樣的情況可能也會做出這樣的選擇,要命要臉,這個選擇題他當然會做了。

就在這個時候,羅斯忽然被一個狼人拍飛了出去,就落在肖遙的腳底下,口中吐出了一口鮮血。

“嘖嘖,我說你實力真的很一般啊!就這樣的角色你都對付不了,真不知道你怎么混的。”肖遙將羅斯扶了起來,諸葛焚天則是去對付剛才和羅斯交手的那個狼人了。

那個狼人對付羅斯,顯得游刃有余,并且占據了優勢,但是現在對付諸葛焚天,他可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

他和諸葛焚天的實力,壓根就不在一個水平上,面對諸葛焚天雷霆般的攻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躲避,只是他的運氣并不是每次都那么好,終于還是被諸葛焚天找到了一個機會,打成了重傷,一直躲在旁邊的長劍行立刻抓住了機會,一劍刺死了那個狼人。

長劍行看上去還是比較興奮的:“師父,我這可算是幫上你的忙了啊!”

“哼,我就是這么教你的嗎?即便你不出手,這個人也是肯定要死的。”諸葛焚天說道。

“……”長劍行委屈的簡直都要哭了,先前難道不是自己的師父要求自己跟著肖遙一起找機會下黑手的嗎?現在怎么又能開始批判自己了呢?

完全不講道理好不好?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安装 平特一肖怎么买才能赚钱 德州原油期货配资公司 吉林麻将官方下载 精选二四六天天资料 近期有哪些好的股票 河南快赢481规则 炒股的平台 乐玩棋牌 东华科技股票分析 上海麻将清混碰 申通快递股票行情走 遇乐升级下载 资产配置是一种投资策略 申城棋牌真人斗地 十大股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