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上河的計劃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說的實在點,當初還真沒人逼著木上戶和花田去對付肖遙。

但是,當初他們之所以想要對付肖遙,也是因為只有殺了肖遙才能得到一刀流所有成員的承認,成為新的主人,誰能料到后來的事情會展到這個地步啊!

如果花田早點知道,不但殺不掉肖遙,反而還會引火上身,他們肯定不會邁出那一步的。

“好了,我們現在說這些也沒什么意義,還是先想辦法該怎么對付肖遙吧。”上河看上去還是比較冷靜的。

“你怎么就知道,那些人一定就是肖遙等人呢?”木上戶說道,“難道你已經掌握到了什么訊息?”

“如果肖遙不愿意讓我們知道的話,不管我們怎么調查,也查不到什么眉目。”上河搖了搖腦袋說道。

木上戶和花田都用一種復雜的眼神看著上河,聽這個家伙之前說話的語氣那么篤定,他們還以為上河是已經掌握到什么關鍵的證據了,卻沒想到感情現在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猜測啊!

看到木上戶和花田都對自己流露出了懷疑的神色,上河只是冷哼了一聲,說道:“難道在你們看來,還有別的華夏人,能有這么強大的實力嗎?”

木上戶和花田無言以對了。

他們想要對付肖遙,就得先去了解他,而越了解肖遙,就越覺得這個年輕人是多么的可怕。

如果不是因為想要成為一刀流的主人就必須去殺了肖遙的話,他們可能一輩子都不愿意和肖遙這樣的人為敵。

最簡單的一個理由,那些和肖遙為敵的人,現在誰有好日子過呢?

上河剛才有句話說的很對,除了肖遙之外,他們真的想不出第二個人了。

“如果真的是肖遙,我感覺我可能也死定了。”木上戶滿臉的頹然。

從他的眼神中,上河看到的是深深的絕望。

他氣的一巴掌抽在了木上戶的臉上。

“八嘎!你竟然敢打我!”木上戶勃然大怒。

只是他崗站起身,一把小刀就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木上戶表情瞬間凝固,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慌。

“上河,你想要干什么?”木上戶說話的聲音聽著都有些顫抖。

“我只是希望你能冷靜一些而已。”上河聳了聳肩膀說道,“其實你的想法也不錯,肖遙這樣的對手非常可怕,但是難道你就不想活著嗎?既然想要活著,咱們就必須聯合在一起去對付他,如果我們還太過于分散的話,肖遙完全可以一一擊破,我相信他有這樣的實力,你應該也相信。”

木上戶腦袋上已經蒙上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現在,可以聽我繼續說下去了嗎?”上河問道。

木上戶趕緊使勁點頭。

“這才對嘛!還是好孩子。”上河冷笑了一聲,說道,“現在肖遙既然都已經決定對我們動手了,那我們也不可能坐以待斃,他想要殺了我們,我們也想要殺了他們。”

“可是,即便是松下疾風還有渡江師父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我們……”

“肖遙的實力,確實強大,這一點我們不可否認,但是這絕對不是我們放棄的理由。”上河說道,“這里是島國,是我們的地盤,我們還是占據很大優勢的。”

木上戶點了點頭。

花田也忽然站起身,眼神中怒火中燒。

“無論如何,我都要殺了肖遙,他殺了我這么多兄弟,我怎么能忍?上河,你直接說吧,我們接下來到底要怎么做!”

現在的花田和木上戶,已經徹底失去主見了。

上河瞇了瞇眼睛。

他忽然覺得,肖遙的出現,未必不是什么好事。

最起碼因為肖遙的出現,他已經成為了三個人當中的主導者。

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后,自己想要成為一刀流唯一的話事人,也未必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他們肯定還在島國,我們要做的,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將他們找出來。”上河說道,“第二,我依然會和鵝國那邊去的聯系,讓他們派來狼人幫我們。”

“上河,你到底是怎么和鵝國的狼人取得聯系的啊?”花田忍不住問道。

“這個和你們沒關系。”上河不耐煩說道。

其實這個問題,花田以前也問過,但是卻被上河搪塞過去了。

現在上河的態度差了很多,而且依然不愿意告訴他們。

木上戶和花田也只好作罷,雖然他們非常好奇,可是現在上河的身后都已經有狼人撐腰了,即便他們不服氣也沒辦法。

“之后,我們就要將肖遙他們徹底留在島國,他們不是想要來找我們的麻煩嗎?那我們干脆直接點讓島國成為他們的葬身之地好了。”上河語氣陰冷道。

“好,我們一定要殺了他們!”木上戶和花田也受到了上河的感染,看上去亢奮了許多。

然而,這三個人怎么都沒想到,他們此時恨得牙癢癢的人,已經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邱剛緩緩睜開了眼睛。

“媽的,剛子,你可算是醒了。”侯王一夜守在邱剛的身邊,雖然先前肖遙就說過邱剛的身體已經沒有什么問題了,可是侯王始終放心不下,畢竟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話,邱剛原本是可以全身而退的,現在邱剛還躺在床上昏迷著,他是無論如何都睡不著。

“你也沒跑掉嗎?”邱剛嘆了口氣,“沒想到我們一起上了天堂。”

侯王哭笑不得,他是真沒想到邱剛剛蘇醒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未免也太不吉利了吧?

“滾你的,我們都沒死。”侯王說道。

“別騙我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砍了多少刀,你竟然還說我沒死,可能嗎?”邱剛對侯王的那一番話嗤之以鼻。

“我們是真的沒死,堂主救了你。”侯王說道。

邱剛看侯王說話無比嚴肅,也愣了愣神,接著環顧四周,現是自己的現,他才松了口氣。

“沒想到,我真的沒死啊!”劫后余生,內心無盡感嘆。

“嗯,我們真的沒死,我將你帶回來了,堂主把你救活了。”侯王說道。

“那堂主呢?快點扶我起來,我一定要去謝謝他!”邱剛說道。

侯王擺了擺手,說道:“現在還是算了吧,堂主應該是累壞了,想要多休息一會。”

邱剛明悟,點了點頭,認同道:“是啊,我之前傷得那么嚴重,堂主即便想要治好我,估計也得忙活許久,是真的累壞了。”

侯王覺得邱剛和自己先前說的話壓根就不在一個頻道上。

他語氣古怪:“堂主累壞了,可不是因為幫你治病。”

“那是什么?”邱剛原本就是個火爆脾氣,還侯王欲言又止的模樣終于按捺不住自己內心的不滿了,嚷嚷道,“我說你到底有完沒完啊?有什么事情就一次說完,非得賣關子,有意思嗎?我現在可還是病人,你就不知道稍微體諒一下我?”

侯王苦笑了一聲,又沉默了一會,簡單組織了一下語言,就將昨天晚上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等聽完了侯王的話之后,邱剛臉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過了一會,他皮笑肉不笑說道:“你小子一定是在和我開玩笑對不對?”

“你覺得我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人嗎?”侯王問道。

“不像,可是,這怎么可能啊?一個人,咋了一個夜總會,還殺那么多人,這怎么可能呢?”邱剛使勁搖著頭。

侯王倒也不生氣。

這并不能說明邱剛不夠相信侯王,如果自己是邱剛的話,聽到這樣的話,也一定會覺得告訴自己這個消息的人瘋了,一大早就在開玩笑。

這個消息的沖擊力實在是太大了,即便是目擊者侯王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接受。

“我和你說的都是真的,堂主他們真的非常離開,每個人的戰斗力都強大到不可思議。”侯王嘆了口氣,說道,“可惜啊,我不能成為像他們那樣的高手,否則的話,我一定會加入他們,和他們一起干的。”

“媽的,氣死我了。”邱剛簡直都要抓狂了,“這樣的大場面,我竟然都沒有看到,我竟然在床上睡了晚上,你為什么不弄醒我啊?”

侯王無端受到指責,內心極度委屈:“你昨天晚上都差點死了,還想要做什么啊?”

邱剛一想,也是,索性也不好意思繼續責怪侯王了。

沒多久,房間的門就被人敲開了。

穿著一件藏青色外套的肖遙笑瞇瞇走了進來,看上去精氣神都非常不錯。

“喲!醒了啊!我還以為你要晚一點呢。”肖遙說道,“看來身體素質還是非常不錯的。”

“堂主!”邱剛看到堂主就要下床行禮,又被肖遙踢到了床上。

“行了吧,少來這些虛的,要是真想感謝我,就趕緊沒事給我找點吃的去,這睡了一晚上我都餓死了。”肖遙說道。

“……”邱剛和侯王都有些無語。

就肖遙現在說話的語氣和表情,他們都該懷疑昨天晚上島國是不是真的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不然這個家伙為什么能做到這么平靜呢?好像昨天晚上的殺人狂魔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似得。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网络赚钱兼职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 德甲积分2018 永利皇宫投资是真的吗 单双中特22期准20期高手板 哪个棋牌游戏好玩 手机炒股app排名 大唐棋牌怎么下载 正版平特一肖图 证券发行市场又可以称为 麻将斗牛基本手法图解 新希望股票股吧 云南星悦麻将 欧冠历届冠军列表 2019精准生肖特马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