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信念顛覆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肖遙對自己的兩個爺爺還是非常了解的,他相信,不管是大爺爺高峰還是二爺爺驚雷,都絕對不是什么壞人,既然他們對蕭曉燕的父母不是很友好,那其中就一定有他們之所以這么做的理由。

蕭曉燕聽了肖遙的話,憤怒到了極點,一雙眸子里寫滿了恨意和殺機:“聽你這么說,難道我父母的死,就是罪有應得嗎?”

“額……”肖遙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老實說,他之前心里就是這么想的,只是有些不方便說出口而已。

“哼,果然,不虧是那兩人的徒弟,心腸都是一樣歹毒!”蕭曉燕轉過臉,似乎覺得看到肖遙都會臟了自己的眼睛。

肖遙嘆了口氣,認真說道:“你要是這么說的話,我覺得,我們兩個就沒有什么好聊的了。”

“我們兩個原本就沒有什么好聊的!”蕭曉燕怒吼道。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把你殺了算了。”肖遙笑著說道。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蕭曉燕倒也很看得開,其實在她被肖遙抓住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要活下來了,她覺得,像肖遙這種處處小心翼翼的人,一定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有殺他之心的人。

“嗯,那我就先殺了你,然后再把那幾個孩子趕出去,看著他們餓死凍死。”肖遙說道。

聽了肖遙的話,蕭曉燕的表情沒有之前那么淡定了。

她惡狠狠看著肖遙,說道:“你敢!你如果真的這么做,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切,你活著的時候,是**加靈魂,都不能把我怎么樣,等你死了,就剩下靈魂了,我還會怕你嗎?”肖遙瞇著眼睛說道,“我這輩子其實也殺了不少人,什么樣的人都有,可我不還是活到今天了?以后不要說這樣的話了,顯得自己好幼稚。”

“……”蕭曉燕被氣的都開始抖了。

“怎么了?”肖遙看著蕭曉燕,問道,“你覺得我干不出來嗎?”

蕭曉燕深吸了口氣,說道:“我隨便你怎么處置,但是那幾個孩子真的很可憐,他們都是無辜的,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最起碼,對待那幾個孩子,你多多少少得有點善心吧?”

南天遠只是在邊上看著,都想笑出來。

他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很了解肖遙,但是也絕對有理由相信,肖遙壓根就不會將那幾個孩子怎么樣。

不要說那幾個孩子了,即便是蕭曉燕,南天遠都有絕對的理由相信,肖遙根本不會殺了蕭曉燕。

肖遙殺人的樣子,他不是沒見過。

鬼門那么多弟子,肖遙殺的還少嗎?

可曾從他的臉上看到半點不忍,看到半點猶豫?

這么一個殺戮果斷的人,能和蕭曉燕墨跡到現在,就足以證明,他根本就沒有殺心了。

“這樣吧,你先將你父母的名字告訴我,我再好好考慮一下。”肖遙坐在了床邊上看著蕭曉燕說道。

蕭曉燕緊咬著嘴唇,陷入了矛盾和猶豫中。

肖遙知道,此時蕭曉燕還在思索著,所以也不著急催促。

倒是邊上的南天遠,念叨了一句:“兩個名字,能換來四個孩子的命,我覺得,這個買賣還是非常劃算的。”

大概是受到了南天遠這一番話的啟,蕭曉燕長舒了口氣,原本還有些猶豫,飄忽的眼神,終于堅定了下來。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我,要好好對那四個孩子。”

“放心吧,我和他們之間可沒有什么仇恨。”肖遙瞇著眼睛說道。

“蕭長河,姜凝煙。”蕭曉燕說道,“我父母的名字,現在你滿意了嗎?”

“嗯?”肖遙聽到這兩個名字,忽然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他覺得自己一定在什么地方聽過這兩個名字。

邊上的南天遠,倒是幫肖遙解惑了。

“陰陽大盜?”

“嗯?”蕭曉燕用一種驚訝的眼神看了眼南天遠,“你認識我父母?”

“見過。”南天遠笑了笑。

“哼,肖遙,現在你還有什么話好說?”蕭曉燕問道。

“肖哥沒有什么可說的,當初,殺了你父母的人,我都知道是誰。”南天遠說道。

“是誰?”蕭曉燕一愣,她只知道自己父母慘死,卻不知道,是什么人殺了自己的父母。

“道門和佛門。”南天遠說道。

蕭曉燕眼神中寫滿了驚愕。

即便是肖遙,也有些震驚了。

“那兩個門派,似乎都是名門大派吧?”肖遙沉默了一下問道。

“是。”南天遠說道,“其實也不單單是道門和佛門,實際上,還有很多名門正派,聯合在一起,追殺這兩人。”

蕭曉燕忽然冷笑起來:“好一個名門正派,這些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

“見不得人的勾當?”南天遠皺眉問道,“你對道門佛門了解多少?你又對你父母了解多少?實話告訴你吧,如果當初不是因為驚雷出面,即便是你,都活不下來!”

蕭曉燕眼神中寫滿了驚愕。

肖遙嘆了口氣:“南天遠,不用多說了,放了她吧,我想我已經知道了。”

“哼,滾吧!”南天遠松開了蕭曉燕,說道,“今天就是肖哥心善,否則,我非得把你留下來,你真以為你父母是好人?你只知道他們是你的父母,但是你知不知道,他們曾經是島國人的傀儡?”

“這不可能!你胡說八道!”蕭曉燕就像是被人猜到了尾巴的野貓一般,頓時狂了。

“我是不是胡說八道,你問問內江湖的人就知道了。”南天遠說道。

“你給我說清楚!”蕭曉燕并沒有直接離開。

南天遠看了眼肖遙。

肖遙嘆了口氣,對蕭曉燕說道:“相信我吧,最后的答案,不是你想知道的。”

“我想知道!”蕭曉燕緊緊咬著嘴唇。

嘴唇都要被咬出血了。

肖遙嘆了口氣,對南天遠點了點頭,這時候,南天遠也不再墨跡了,直言道:“你父母,在內江湖有一個響亮的名號,叫陰陽大盜。”

“這些我當然知道,他們是俠盜,專門劫富濟貧。”蕭曉燕說。

“屁的劫富濟貧!對,當初他們是劫富濟貧了,叫雌雄大盜,當時,內江湖的人還是非常尊重他們的,可是后來,你父母竟然淪為了島國人的走狗,還盜取了華夏當初非常重要的機密,曾經在華夏邊境的幾個小城鎮,成為了他們的屠宰場,你父母在那里投放了生化武器,哦,當時的新聞并沒有說到生化武器,用的是瘟疫。”

蕭曉燕臉色忽然變得有些蒼白了。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給你證據。你知道為什么你父母起初叫雌雄大盜,后來變成了陰陽大盜嗎?”南天遠盯著蕭曉燕問道。

蕭曉燕搖了搖頭。

“因為后來,他們不單單是行竊了,而是偷一家,殺一家,陰陽說的就是陰陽黑白無常。”南天遠說道。

“這不可能!”

“在你看來,肯定不可能,可是事實就是如此,也就是因為這件事情,驚雷先生才打斷了父親的手,之后你父親才會被殺了,不得不說,他們的輕功著實了得,即便是當初的道門和佛門高手,都沒有將他們留下,還是得驚雷先生出手,還有,你母親中毒,是不小心染上了自己投放的生化病毒,先不說高峰神醫愿不愿意醫治,即便愿意,你覺得他有辦法嗎?”南天遠冷笑著問道。

蕭曉燕神色恍惚,嘴上還是念叨著不可能,不可能……

肖遙嘆了口氣,看著蕭曉燕,說道:“你脖子上,是不是有塊紅色的玉佩?”

蕭曉燕一愣,將脖子上掛著的一塊玉佩取了出來。

“你怎么知道?這是我母親留給我的……”

“你說錯了,這個不是你母親給你的,是我大爺爺,高峰給你的。”肖遙說道。

蕭曉燕一怔。

“當初你母親已經中了毒,還有傳染的可能,否則也不會被定義為瘟疫,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大爺爺擔心你會受到牽連,所以才會將玉佩給你,如果不是這塊玉佩的話,你可能早就已經死了。”肖遙說道。

蕭曉燕冷笑著說道:“你以為,你這么說我就會相信?”

“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現在就可以看看玉佩內側,是不是有高山兒子,這是我大爺爺曾經用過的名字。”肖遙說道。

蕭曉燕驚愕之色,溢于表面。

這塊玉佩她佩戴了這么多年,上面有的那兩個字,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將所有事情聯系到了一起,還說肖遙和南天遠兩人聯合起來欺騙她,她自己都沒有辦法相信了。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蕭曉燕連連往后退了兩步,最后奪門而出。

肖遙嘆了口氣,看了眼南天遠,說道:“我去看看吧。”

“肖哥,你的身體……”

“放心吧,她不會殺我的,她都已經沒有殺意了。”肖遙笑了笑,跟著蕭曉燕一起走了出去。

南天遠看著肖遙的背影,嘆了口氣。

當年的事情,一下子在蕭曉燕面前展開,不要說是蕭曉燕了,換做任何一個人,可能都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曾經心目中的英雄忽然被顛覆,變成手握屠刀的劊子手,曾經堅持的信念,瞬間煙消云散,這得有多痛苦啊?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山西快乐10分购买app 今天股票大盘多少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幸运飞艇是人为控制的吗 股票开户哪个券商好 广西快三手机免费计划 一波中特不夸张解数字 福建31选7官网 安徽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怎么看股票发行的价格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 东方财富股票行情查询300028 吉林快三开奖的走势图 福彩3d预测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贵州快3今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