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嫉惡如仇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秦雪和谷利兵相對無言。

肖遙一番話說完,給他們造成了極大的沖擊力。

在肖遙剛說個開頭的時候,秦雪只想冷笑一聲,是個**歲的孩子殺了那個人販子的老大?這簡直就是在瞎扯淡,尸檢報告可都已經出來了,那個叫邵國威的家伙身上差不多有十八處刀傷,還有頭上的一個槍孔,難道這都是那個孩子干的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孩子豈不是一個惡魔了?

只是聽著肖遙說話的語氣和表情,他們即便想要懷疑,又找不到一個去懷疑的理由。

腦海中有了畫面感之后,他們就會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這簡直就是一種驚悚!

只是在明白事情的起因之后,他們也沒有先前那么別扭了,最起碼頭皮麻的感覺是沒有了,而且他們也不再覺得,葛不平是個魔鬼,反而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可憐的孩子,即便換做是他們,可能都受不了那樣的打擊和折磨。

更何況還是一個**歲的孩子呢?

在這個世界上或許真的有人,可是絕對不是他們。

更不是葛不平。

“一個孩子,竟然就能有這樣的經歷,這要是以前的話,我簡直想都不敢想。”秦雪嘆了口氣。

谷利兵的表現倒是比秦雪好很多,也淡定不少:“其實這樣的孩子,在華夏并不單單只有葛不平一個,還有很多很多,和他差不多的孩子,只是我們知道的太少了而已。”

秦雪眼神忽然變得暗淡了下來。

她忽然現,其實這個世界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還有很多陽光照耀不到的地方。

肖遙大概能猜到秦雪這個時候的想法,笑著說道:“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需要你們這些警察啊!雖然我不是很喜歡你,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挺不錯的警察,只是,現實生活就像一個大染缸,或許你現在也覺得自己這么做沒有錯,可是之后,你還敢保證你會一直堅定現在的想法嗎?”

秦雪使勁點頭:“為什么不能?”

“你小時候會覺得地球是圓的嗎?”肖遙忽然換了個話題。

秦雪沒明白肖遙為什么會話鋒突轉,不過還是說道:“當然不會,我小時候會想,如果地球真的是圓的,我們這些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一個個豈不是都得掉下去了?”

肖遙笑著點了點頭:“現在你再回過頭看一看當時的想法呢?會不會覺得很幼稚?”

秦雪點了點頭,這一點倒也沒有辦法否認。

“或許等幾年,你也會現自己現在的想法非常幼稚,這個都是說不準的。”肖遙說道。

秦雪忽然陷入了思索中。

反復肖遙現在的那一番話,丟給了她一個非常難解開的題目。

她需要一段時間去仔細想想,鉆研鉆研。

確定一下,等過了幾年,自己還能不能堅持現在的想法。

肖遙看著秦雪滿臉郁悶的表情,笑著說道:“我們都有些扯遠了,還是先回來,談論一下葛不平的問題吧。”

秦雪深吸了口氣,說道:“葛不平現在才幾歲啊,這個真的很難追究,再說了,他這么做也是事出有因的,如果是你殺人的話,可以算是自衛,被動殺人。”

“那就安在我身上好了。”肖遙笑著說道。

他心里想著,反正自己手上也已經有不少條人命了,多了不算多,少了不算少的,無所謂。

“也只能這樣了。”秦雪嘆了口氣,“反正你對這些也無所謂,這樣一來,也可以讓葛不平不被打擾。”

肖遙笑著點了點頭,看著秦雪,眼神中略顯驚訝之色。

秦雪稍微一愣,摸了摸鼻子,又對著手機屏幕看了看,拿黑屏的道:“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

“沒有。”肖遙搖了搖頭。

秦雪納悶道:“既然我臉上也沒有什么臟東西,你這么看著我做什么啊?”

“我就是覺得好奇,沒想到你也會贊同我的想法啊!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那種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非常上綱上線的人。”

“我又不是傻子。”秦雪對肖遙先前的那一番說辭感到嗤之以鼻,說得好像自己是個二百五似得,未免也太欺負人了吧?

肖遙只是含笑不語。

“既然這么簡單,那也沒什么需要處理的了,無非就是開庭的時候跑一趟,不過到時候你要是不愿意來的話,我直接將你的筆供和我的說辭交上去,也沒問題了。”谷利兵笑著說道。

肖遙點了點頭:“謝謝谷局長了。”

“原本就該這樣。”谷利兵擺了擺手正色說道,“總不能因為那些人渣,再毀了那個將孩子的一生吧?更何況那個人渣現在都已經是個死人了,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讓那個孩子繼續向前看,忘掉這段回憶就可以了。”

肖遙嘆了口氣,說道:“想要忘記這段過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了,那個孩子的固執你們是沒有見過,以前我覺得我是一個非常執拗的人,但是在見到那個孩子之后,我才現,其實他的執拗比我還要可怕。”

肖遙說到這,頓了頓,又繼續說道:“其實,忘不掉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最起碼這樣一來,他能比同齡人都要強大很多。”

谷利兵點了點頭,沒有和肖遙在這個問題上浪費太多的時間和口水。

他相信肖遙有自己的想法。

而且,他也相信肖遙的想法一定會比自己正確,這一點毋庸置疑。

從警察局出來之后,肖遙就打了輛車,回到了四合院。

剛進院子里,就看到葛不平坐在門口臺階上,一只手托著下巴,一只手遙望著一個方向,完全處于放空狀態,即便肖遙走到跟前,他都毫無察覺。

肖遙伸出手,拍了拍葛不平的肩膀。

葛不平身體顫抖了一下,猛然轉過臉看著肖遙,眼神中還有恐懼的神色。

肖遙笑了笑,問道;“怎么了,現在知道害怕了?”

葛不平眼神空洞,下意識點了點頭。

“害怕也沒什么不正常的,想當初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也害怕了很長一段時間,這都是正常的,好好放松一下吧,再說了,看你殺人的時候,倒是一點都不害怕,反而還有些激動呢。”肖遙說道。

葛不平咽了下吐沫,小聲說:“當時不會害怕,覺得我為爺爺報仇了,可是現在……”

“現在會害怕?”肖遙問道。

“嗯,現在有點。”葛不平縮了縮身子,微微顫抖著。

肖遙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沒什么好害怕的,你當時是怎么想的,現在依然那么想。”

葛不平笑了笑,說道:“雖然害怕,但是我不會后悔,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覺得我還是會這么做的。”

肖遙點了點頭:“保持這樣的想法就可以了,放空自己。”

葛不平又點了點頭。

正說到這,李瀟瀟走了進來。

“你回來了?”李瀟瀟問道。

“嗯。”肖遙點了點頭,看了眼葛不平,又看著李瀟瀟,眼神中滿是好奇之色。

李瀟瀟苦笑了一身,也知道肖遙想要問什么,說道:“不是我們不讓他進來,是他說什么都不愿意進來,非得坐在門口等著你,我都已經勸很久了,可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肖遙嘆了口氣,看來,對于別人,葛不平還是會充滿了警惕和防備,現在他能信任的估計也只有肖遙一個人了。

“先進去吧。”肖遙說道。

葛不平聽到肖遙的這一番話才站起身,跟著一起走進了四合院里。

剛進四合院沒多久,驚雷就過來招了招手,將肖遙給喊進了屋子里。

“外面那個孩子,什么來歷啊?”問這番話的不是驚雷,而是還躺在床上的三爺爺。

“一個孤兒。”肖遙嘆了口氣,將葛不平身上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邊,包括在人販子老窩里葛不平所做的事情。

在聽完了肖遙的敘述之后,三個老頭還有苗婆婆,都變了臉色。

最后還是三爺爺先打破了沉靜。

“嘖嘖,不錯,這孩子我喜歡,是個當殺手的好苗子!”三爺爺激動說道,就像一個探險家意外現了新大6一般。

大爺爺瞪了三爺爺一眼,沒好氣道:“少瞎出主意,這孩子原本就是個苦命人,甚至比肖遙還要苦,你還要將人家往歪路上領。”

三爺爺沒好氣道:“這話說的,誰說當殺手,就一定是歪路了啊?反正我沒覺得這有什么不好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嘛!”

“反正我第一個反對,這個沒得商量。”大爺爺皺著眉頭說道。

別看平時三爺爺都是一副自由自在慣了的模樣,放.蕩不羈,但是大爺爺真的生氣了,并且堅持自己做的決定,三爺爺也不會有任何意見,只能點了點頭,嘟嚷道:“不行就不行唄,只是可惜了這個好苗子。”

“你還說?”高峰一瞪眼。

三爺爺直接保持沉默了,小心翼翼的模樣。

噤若寒蟬。

“這孩子以后跟著我練武吧。”驚雷說道,“最起碼我有信心讓他成為一個嫉惡如仇的人。”

肖遙笑:“這就夠了。”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资本配置 如何看懂k线图涨跌 熊猫棋牌app 网游能赚钱吗 股票怎么买卖交易 思安配资 手机版大唐麻将 欢乐捕鱼大战 新上市的股票查询 网上的棋牌是真的吗 天天爱捕鱼官方 麻将来了安卓腾讯 分分彩是怎么做假的 短线买什么股票 体彩环岛自行车赛规律 股票实时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