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對方的目的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其實,楚辭穹說的這些,肖遙都非常明白。

以前的他覺得,雖然自己遇到了那些言而無信的人,但是自己依然要堅持自我,否則的話,自己和那些人有什么區別呢?

可是漸漸的,吃了一些虧之后,肖遙才現,自己真的不適合做一個好人。

把凡事想的都太過于理想化的話,最后吃虧的也只有自己了。

既然沒有辦法做一個好人,那就做一個壞人好了,最起碼這樣會輕松很多。

回到楚家,那個男人也受到了他這輩子都難以想象的酷刑。

最后楚辭穹和肖遙得到的結果是,這個男人確實已經將他知道的全部都說出來了。

原本楚辭穹沒打算殺了他的,結果,這家伙卻趁著楚辭穹手底下的人沒注意的時候一頭撞死在了柱子上。

就這么一命嗚呼了。

楚辭穹只是讓下人清理一下,又開始張羅著人手,準備跟著他們一起去營救秦柔。

至于秦家那邊,楚辭穹壓根就沒有傳遞什么消息。

反正秦家能提供的東西,楚辭穹也都有,而且,說句老實話,現在,楚辭穹壓根就不相信秦家了,肖遙也是一樣,雖然他們還相信秦鸞,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萬一隔墻有耳,張揚了出去,局勢對于肖遙和楚辭穹而言就會變得更加不利,即便是楚家的人,在接到命令之后,一個個也都手機關機,禁止外出,就是擔心楚家會不會有內奸,雖然楚辭穹自己也覺得自己現在有些草木皆兵了,但是對于秦柔的事情,他覺得自己還是小心點好。

這不容半點閃失!

這一切,肖遙也都看在眼里,他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具體是什么感覺,真讓肖遙說的話,他這一時半會的也說不出來。

就在一切都準備的差不多之后,肖遙也看到了楚家真正的實力。

光是沖鋒槍,就有五把,其他手槍匕之類的就不說了。

這簡直就是一個小型武裝隊伍。

“這是我們楚家的家兵,而且還是上面允許的,放心吧,不會有任何問題的,這些人大部分都是特種兵退役,或許身手不如你,但是,槍法還是非常不錯的。”楚辭穹自信說道。

肖遙撇了撇嘴。

說的好像他們槍法就比自己強很多似得。

雖然肖遙并沒有覺得這些人到時候能派上多大的用場,但是聊勝于無,有了這些人,肖遙的壓力也會小很多,多了一層保障。

“我們不需要別人的幫助了嗎?”肖遙問道,他原本還打算報個警,讓警察先去紙條上的地址準備一下的,卻被楚辭穹拒絕了。

“不要了,人多了,聲勢太大了,只會打草驚蛇,到時候我們萬一撲了個空,就得不償失了。”楚辭穹說道。

也不知道他原本就是這樣一個小心翼翼的人,還是在遇到秦柔的事情之后他才會如此的小心翼翼,不過,肖遙覺得這也算是一個優點了。

看到楚辭穹這么認真,仔細,肖遙倒是少了很多要操心的事情。

等楚家的家兵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之后,七輛黑色的奧迪車,跟在賓利車后面,朝著紙條上的方向前進。

“肖遙,這一次什么都不重要,我們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救出秦柔,至于別的都不要去管,只要能救出秦柔,你做什么都可以,哪怕到處殺人,我都能幫你圓過去!”楚辭穹看著肖遙正色說道。

“這就是金錢的力量嗎?”肖遙問道。

楚辭穹搖了搖頭:“這和金錢沒有任何關系,即便是有錢,也不可能到處殺人啊,這是家族的力量,這個你暫時不要操心了,反正以后你都會明白的。”

肖遙苦笑了一聲,他是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辦法明白了。

紙條上的地址在京都市的邊郊,距離楚家大概有一個小時的車程。

路上,肖遙也沒有心思想別的事情,腦子里全部都是自己的母親現在怎么樣了。

他已經想好了,如果秦柔真的有了什么閃失,他才不管那個紫金門到底是個什么樣的門派,他都要殺上紫金門,讓那些人知道什么叫沖動的懲罰。

在肖遙想這些的時候,楚辭穹也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把勃朗寧,此時還在擦拭著。

“這把槍,已經跟著我很多年了,雖然沒怎么殺過人,但是,卻給我帶來了不少的好運氣,有了這把勃朗寧之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順利了很多。”楚辭穹一邊擦著槍一邊看著肖遙說道。

“希望這一次,還能給你帶來好運氣吧。”肖遙笑著說道。

“這是一定的!”楚辭穹認真說道,“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秦柔,但是那些人現在已經傷害到秦柔了,那個什么紫金門,老子明天就找十幾支雇傭兵去弄他們!”

他倒是很看得起修煉門派。

“沒有這么麻煩的,你隨隨便便弄一個原.子彈,往他們山頭上一扔,基本上啥都解決了。”肖遙幫著楚辭穹出主意。

楚辭穹稍微愣了一下,接著一臉幽怨看著肖遙:“我算是明白了,感情你心里還是不喜歡我啊,不然的話,怎么那么希望將我們楚家給弄垮了呢?”

“……”肖遙覺得楚辭穹誤會自己的意思了,只是這個時候他也不好解釋。

等到了目的地之后,肖遙一馬當先,楚辭穹緊隨其后。

雖然楚辭穹的實力不怎么樣,但是在關心秦柔的安慰上,他絲毫不比肖遙差。

“這里是一個老廠房了,這里已經被劃下來要拆遷的,只是現在都沒有動工,卻沒有想到成為了藏人的好地點,先前我們大搜索的時候,唯獨把這里給遺漏了。”楚辭穹的那個年輕司機給肖遙和楚辭穹做解釋說道。

“為什么這里不搜呢?”楚辭穹有些不高興了。

這個倒是不需要那個年輕司機言了,肖遙就能直接回答這個問題。

“這個地方四面都有小路,如果對方想要離開的話,隨便走哪一條路,我們都不可能知道,只是對方實在是太自信了一點,壓根就沒有打算走,否則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找到這里了。”肖遙說道。

年輕司機點了點頭,表示現在肖遙說的都是正確的。

“哼,那人還真是夠囂張的,就是不知道現在他還在不在了。”楚辭穹冷哼了一聲說道。

“在。”肖遙說。

“恩?你那么確定?”楚辭穹稍微愣了一下。

“我能感覺到危險。”肖遙苦笑了一聲,說道,“看來這一次,藏在這里的對手真的非常強大,讓你的人都出來吧,不需要埋伏了,對方直接暴露了身上的氣機,就是完全不害怕我們,我們藏著掖著反而不光彩,反正都已經被現了。”

“你確定嗎?”楚辭穹都有些不敢相信肖遙此時說的話了,難道修煉者一個個都這么強大嗎?

“我當然確定了。”肖遙苦笑著說道,“我都能感覺得到對方的存在了,你覺得人家還感覺不到我的存在嗎?”

聽肖遙這么一說,楚辭穹也明白過來,拍了拍手之后那些穿著黑色制服的家兵們一個個都端著武器走了出來。

“家主!”那些人其聲震耳欲聾。

“媽的,小聲點,嚇老子一跳!”楚辭穹使勁揮了揮手,雖然已經聽肖遙說他們此時可能都甌被現了,但是楚辭穹潛意識里還是希望不要打草驚蛇的好,免得對方狗急跳墻了,讓秦柔那里生了什么意外,這就得不償失了。

被楚辭穹這么一罵,那些人到也都安靜了下來,一個個面面相覷的,都不敢說話了。

此時所有人視線的焦點,都是那扇破舊的鐵門。

也就在眾人在猶豫要不要沖進去的時候,忽然一個帶著墨鏡的男人拉開門,走了出來。

“你們是來就秦柔的嗎?”那個男人笑著問道。

“是。”肖遙直接往前走了一步,“把我媽放了,否則的話,我會讓你死在這里的。”

雖然他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說些狠話沒有什么意義,但是這些話如果不說出來的話,肖遙真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憋壞了,這些話,是他早前就想要說的了。

“你媽媽?”那個帶著墨鏡的男人先是楞了一下,接著明白了過來,笑著說道:“看來你就是肖遙了,不過,不過,英雄出少年啊!我等的就是你。”

“你在等我?”肖遙一愣,原本他只是覺得對方是個非常驕傲,自負的人,但是現在看來,事實似乎并非如此,人家不逃走,并不是因為什么都不怕,那是一直在等著自己上鉤。

這個時候肖遙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了。

“肖遙,咱們做一個游戲怎么樣?”那個男人笑著說道。

“你想要做什么?”肖遙問道。

“你和我打一架吧!如果你贏了,你就將秦柔帶走,但是如果你輸了,你就得將你脖子上的那個吊墜給我,如何?”帶著墨鏡的男人笑著說道。

他的笑容中滿是自信。

“吊墜?”肖遙低下腦袋,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龍型吊墜,愕然道,“你們的目的,竟然是這個?”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德甲联赛开赛时间 长沙麻将机批发市场 白小姐四肖中必选一肖 在家做兼职最靠谱的赚钱快 融资股票和股票的区别 宝博大厅老版本 2019年英超联赛赛程 下载腾讯麻将来了 中国第一个诚信网赚论坛 奇摩股市当日行情 四川熊猫斗十四官网下载 捕鱼达人单机版在哪下载 闲来贵州麻将 捕鱼王2二维码 哪个网络理财平台比较好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