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洗一次衣服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如果早知道秦柔會來海天市的話,肖遙一定會將自己的狗窩好好打掃打掃的。

雖然李瀟瀟平時也會幫著肖遙收拾一下,不過肖遙畢竟是個大男人,壓根就沒有經常收拾東西的習慣,自由懶散習慣了,所以等下他還真擔心自己的狗窩會給自己老媽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

車開進了小區里,停下來之后,肖遙就帶著秦柔等人一起上了樓。

“肖遙,你現在住在這里啊?”夏意星笑著說道,“我還以為你會住別墅呢!”

“為什么會這么認為?”肖遙好奇問道,“再說了,我就一個人,住那個大的地方干什么?”

“嘿,我就是覺得你這個人自由懶散慣了,住在這樣的地方,不會讓你有一種束縛感嗎?晚上想做些什么都不敢搞出太大的動靜。”夏意星四下望著說道。

李瀟瀟條件反射一般趕緊說道:“我和肖遙分房睡得。”

“額……”夏意星和秦柔以及肖遙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李瀟瀟。

那眼神中,滿是驚愕和詫異。

“我……我只是想說,肖遙住在這里晚上都不能做些運動拍拍籃球之類的,你以為我在說什么?”夏意星哭笑不得道。

李瀟瀟這才猛然反應過來,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有些敏感了,而且還是過度的敏感,甚至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這么一會連也紅的根蘋果似得,都不知道該做些什么才能緩解自己此時的尷尬了,也只能使勁跺了跺腳,都不知道該做些什么好了。

秦柔也是哭笑不得,她看了看李瀟瀟,又看了看肖遙,笑著說道:“這還沒有結婚,分房睡也是正常的。對了肖遙,你這房子是自己買的還是租的啊?”她這也是幫著轉移了個話題,看得出來,現在李瀟瀟整個人的狀態都非常尷尬,不知道說些什么,也不知道該做些什么,如果這個時候保持沉默的話,李瀟瀟只會更加尷尬。

“買的。”肖遙說道,“我現在也做房地產,覺得這套房子不錯,就自己留下來了。”

“恩,那還不錯,反正最近這幾年,房子留著總是好的,而且你現在也該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了。”秦柔點了點頭,以前肖遙是住在李家的,這一點,她也非常清楚,但是她覺得,一個大男人,就該有自己的地方,不管大小,也不管豪華程度,只要是自己的,那都是好的。

雖然說現在話題已經被轉移過去了,可李瀟瀟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自己還沒有從先前的事情中回過神來,這個時候她真是恨不得找一條地縫然后立刻果斷鉆進去,她真恨不得立刻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先前自己到底都說了些什么人啊?

這下好了,自己這還只是第一次和肖遙的母親見面,可也就是這第一次,這就丟了這么大的人,指不定肖遙媽媽現在怎么想自己呢,她一定會覺得自己的思想有問題,到時候如果她不喜歡自己,不讓肖遙和自己結婚,那可怎么辦啊?

一想到這些,李瀟瀟的心就更亂了。

肖遙和秦柔說話的時候,也瞥了眼站在身邊的李瀟瀟,看著她的臉色不停生著變化,心里也不覺好笑,李瀟瀟現在想的是什么,其實他比誰都要清楚,這讓他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

“行了,別瞎想了,沒什么的。”肖遙拉了把李瀟瀟說道。

本來,李瀟瀟也在反復告訴自己,沒什么的,沒什么的,這也就是一個小插曲,說不定肖遙他們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又或者現在他們都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但是現在聽肖遙這么一說,她又緊張起來了,看來他們都沒有忘記啊……

李瀟瀟心里那個郁悶啊,以前也沒有覺得肖遙的記憶力這么好,怎么現在又提起來了呢?

秦柔也是女人,她更加能把握好李瀟瀟的心理活動,于是趕緊將李瀟瀟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瞪了眼肖遙:“行了,你還是想想中午帶我們吃什么吧,瀟瀟,我們去洗衣服吧,這沙上還堆著不少衣服沒洗呢。”

“媽,那些衣服我自己等會就能洗了。”肖遙趕緊說道。

“別!我來洗!”秦柔趕緊搖頭。

肖遙哭笑不得:“媽,哪有你這樣的,一來海天市就要幫我洗衣服,這算是怎么回事啊,再說了,家里不是有洗衣機嗎?等會我把衣服全部扔進洗衣機里就可以了。”

“行了,你就別和我爭了。”秦柔搖了搖頭,“以前啊,我就在想,要是能讓我看見我的兒子就好了,不要說看見了,哪怕只是讓我幫著他疊一次被子,洗一次衣服,我都心滿意足了,你長這么大,你的衣服我從來都沒有幫你洗過,這好不容易有了一次的機會,你還不讓我洗不成?“

肖遙有些哭笑不得。

心里更多的是一種感動。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秦柔非得幫自己洗衣服,原來是有這樣一個原因。

而李瀟瀟和夏意星兩個多愁善感的姑娘,在聽完了秦柔的這一番話之后,鼻子也都酸酸的。

其實,也只有肖遙和秦柔,才能切身體會到這里面的心酸。

仔細想想,其實李瀟瀟和夏意星也都能理解秦柔現在的想法,雖然她們都不是母親,更沒有過孩子,但是只要作為一個女人,就都會有一種母性,一個母親,這么多年都沒有見過自己的孩子,甚至曾經的心愿就是想要幫著自己的兒子洗一次衣服。

這樣的感情,她們雖然不能理解,但是聽到那些話,卻能感覺到心痛。

“媽,我幫你吧。”肖遙深吸了口氣,顫抖著聲音說道。

“不用不用,你們就聊聊天好了。”說完這句話,秦柔就已經開始收拾衣服了。

肖遙無奈,只要坐在了沙上,并且打開了電視。

“肖遙,你和你媽媽長的還是挺像的呀!”李瀟瀟笑嘻嘻說道。

看得出來,現在的她也算是將先前的窘迫給忘記了。

當然了,是不是暫時的,現在還不知道。

反正現在看著,李瀟瀟是已經恢復了過來,也恢復了先前的精氣神,而夏意星則還是滿臉的笑容,當然了,她也不會故意去提先前的事情,那就是故意給李瀟瀟難看,她和李瀟瀟之間又沒有什么仇恨,雖說,她們兩人之間也能算是情敵,但是如果她真的這么做了,不但不能給她帶來任何的好處,反而還會讓肖遙不舒服。

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夏意星自然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

她表現的非常得體,最起碼現在她對自己是非常滿意的。

而現在,秦柔去洗衣服,肖遙和李瀟瀟以及夏意星坐在沙上,只是說了幾句話,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肖遙,不然你和李瀟瀟去買菜吧?”夏意星看了眼肖遙問道。

“買菜?”肖遙愣了一下,抬起腦袋看了眼夏意星,愕然道,“為什么要去買菜?”

“家里還有三個女人呢,難不成咱們還得出去吃不成?就在這里,咱們做飯,不是挺好的嗎?”夏意星說道。

肖遙一陣愕然:“就在家里?”

“不行嗎?”夏意星好奇問道。

肖遙咳嗽了一聲,小聲問道:“會不會太麻煩了啊?”

“沒事的,不麻煩!”夏意星擺了擺手。

“好吧,那我就去買菜了。”既然現在夏意星已經提出了這樣的要求,肖遙也不好多說什么,只能點了點頭,站起身打開門走了出去。

等肖遙走了之后,夏意星才看著李瀟瀟,笑著問道:“你怎么不跟著他一起去啊?”

“他認識路。”李瀟瀟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說道。

夏意星笑了笑,說道:“你說話的態度和語氣--富有一定攻擊性,你是覺得我像你的情敵嗎?”

這個問題,李瀟瀟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因為她并不是覺得夏意星像自己的情敵,而是,對方本來就是自己的情敵好不好?

作為一個女人,她也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而她的直覺就告訴她,夏意星是喜歡肖遙的。

即便,她也不知道肖遙的身上到底有什么閃光點,可以吸引到夏意星的。

一直以來,李瀟瀟覺得自己都是個非常自信的人,但是在面對夏意星的時候,她會有一種無力感和挫敗感,因為不敢從哪個角度看,似乎夏意星都沒有什么不如她的地方。

這就讓李瀟瀟沒有辦法保持淡定了。

有本事的人一般都會顯得自己非常淡定,因為他們胸有成竹。

但是當他們有了危機感,感覺到自己不如對方的時候,他們也會緊張起來。

李瀟瀟也算是當中的一個了。

“其實你壓根就不需要把我當成敵人,如果他真的喜歡你,一心一意的喜歡你,沒有人可以將他從你的身邊搶走的。”夏意星正色說道。

李瀟瀟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忽然聽到了一個尖銳的聲音。

就像指甲蓋從玻璃上劃過似得。

李瀟瀟和夏意星,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洗衣機!”兩人異口同聲。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版 2020最新捕鱼平台 股票市场分析 免费版四人单机麻将 电玩街机捕鱼官方版 52白城麻将新版本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1 五分彩软件是不是真的 捕鱼来了迎头痛击 佣金最低的券商 最靠谱的网赚平台 股票可以买大盘吗 大唐麻将app下载 意甲1819赛季 麻将机怎么调136 … 双色球什么是胆码和拖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