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一刀流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三千人到底有多少人,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概念,周磊等人心里都很清楚。

聽到龐一二殺了村子里三千壯男,這讓周磊不寒而栗。周老爺子和小張看上去神色倒是稍微坦然一些,也許是早有耳聞,即便先前他們也不清楚,但是,這兩人的心境,這樣的事情也不可能給他們造成什么樣的波動。小張是因為境界,而周老爺子,則是因為早就見慣了大風大浪,別說三千死人了,就是三萬,三十萬,他也不是沒見過。

在周老爺子看來,這也沒什么恐怖的,只是他的心里也稍微有些驚訝,一個人殺掉三千人,難道他就不會累嗎?難道他就不會感到害怕嗎?先前,肖遙也都已經說了,那個龐一二就是在虎窩里長大了,肯定沒有殺過人,這一下殺掉三千人,他就沒有情緒上的波動嗎?

如果他依然平靜如水,老爺子只能說,那個龐一二實在是太恐怖了。

簡直就是個殺人機器!

看到周老爺子臉上的表情,肖遙似乎已經猜到了他的心中所想,笑著說道:“殺掉三千人之后,龐一二雖然沒有了仇恨,但是,卻有了一筆業障,這道業障,一直阻礙著他的修為,雖然他天賦很好,可是畢竟心里有道坎,這也是他最后退隱的原因,一方面是想要修身養性,尋找大道,而另一方面,也是在想辦法消除自己的業障。”

周老爺子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下,如果那個龐一二殺了三千人心境都不會有什么波動的話,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了,第一種,對方已經邁入了大道,根本不會害怕這些,早就已經拋下了一切,無欲則剛。而第二種可能,就是那個龐一二已經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殺神,唯有煞氣,才能讓他內心平靜。

“肖遙,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周老爺子問答。

小張也用一種疑惑的眼神看著肖遙,要知道,即便他是龐一二的弟子,這些事情,他也從來都沒有聽自己的師父說過,肖遙又是從何得知的呢?看對方說的如此清晰,小張可不會認為對方就是在編故事。

現在,小張心里也明白過來,為什么龐一二會收自己做徒弟了,其實理由很簡單,自己和龐一二有點相像,兩個都是孤兒,無父無母了,而且,父母也都是死于非命,可能龐一二就是在小張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擔心這小子以后入了魔道,最后,才會收為弟子。

“我也是聽家里的長輩說的。”肖遙笑了笑。

他口中的長輩,自然也就是自己的二爺爺了,其實,驚雷和龐一二的關系非常不錯,不然的話,龐一二也不會將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訴驚雷。曾經驚雷還和龐一二共同探討武學境界,驚雷將自己的武破九霄交給了龐一二,龐一二也將自己的猛虎拳交給了驚雷,只是,驚雷給肖遙演練了一番之后,卻并沒有提起傳授之事,很顯然,他認為這猛虎拳是龐一二傳授給他的,法不傳六耳,在沒有龐一二的允許之下,他是絕對不會傳給肖遙的。

說的簡單點,猛虎拳不是驚雷的東西,這是龐一二的,即便驚雷沒有私心,也沒辦法在不經過龐一二允許的情況下就將猛虎拳交給肖遙,這是對龐一二的不尊重,他們那些老江湖,可以把自己的生命看的很輕,但是,對道義卻看得很重,這一點不是肖遙能夠理解的。

“家里的長輩?”小張的表情有些古怪,他很好奇,肖遙的那個長輩又是從何得知的,但是看肖遙的模樣,他心里也明白,即便自己問了,肖遙也未必就會告訴他,索性還不如保持不問的好,打破砂鍋問到底,可不是什么好習慣。

正說到這,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爸,你來啦!”看到那個中年男人,周磊趕緊站起身走了過去。

那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沖著周磊點了點頭。

“爸。”周望江看了眼老爺子笑了笑。

老爺子點了點頭,指了指肖遙:“他就是肖遙了。”說到這里,老爺子稍微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是個人中龍。”

周望江倒吸了口氣,用一種復雜的眼神看著肖遙,表情陰晴不定。

老爺子沉寂這么多年,但是看人的眼光絕對不會出錯,既然他說肖遙是條人中龍,那肖遙就肯定不簡單了。

“肖遙你好,我先前因為一個會議耽擱了些時間,實在抱歉啊!”周望江看著肖遙,露出了笑容,他這樣的人物,即便心里對肖遙充滿了好奇,臉上也不會表現出一絲一毫,依然非常平靜得體。

“周叔叔客氣了,您心系天下,有些事情要忙那也是正常的。”肖遙笑著說道,說話的時候他也站起身了,對周望江這樣的人物,肖遙確實不好擺譜。

周望江點了點頭,轉過臉看著老爺子,問道:“爸,我們今天是在這里吃,還是去外面吃呢?”

“去外面吃干什么,外面很干凈嗎?”老爺子擺了擺手,“我都已經吩咐下去了,等會就能吃飯了,望江,你不是有些事情還想和肖遙說說嗎?先說吧!”

周磊非常有眼力勁,立刻站起身,把自己的位置讓給了老爹,而他則安安靜靜站在邊上。

周望江笑了笑,繼而望向了肖遙,笑了笑說道:“肖遙,既然你和我們家小磊不錯,我也不玩那些虛套了。”

肖遙哭笑不得,心里有些郁悶,自己和周磊之間的關系很好嗎?不過,他嘴上也沒這么說,現在擺明了周望江就是想要和他拉近關系,有些事情自己還是裝糊涂的好,說出來了反而不美。

“周叔叔,您有什么要說的就直接說吧,小輩能辦到的,當然不會含糊。”肖遙正色道。這個周望江雖然身居高位,但是來了之后也沒有給他什么下馬威之類的,所以,肖遙對眼前這個男人倒也沒有什么惡感。

實際上,肖遙還真是想錯了,在周望江原本的打算里,再來了之后,還是應該給肖遙一個下馬威的,最起碼要敲打敲打對方,畢竟自古以來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肖遙現在都已經擊敗了長劍行,實力肯定不簡單,不過,他剛到這里,老爺子就給他提了個醒,告訴他肖遙不簡單,所以,周望江自然也就收回了原本的心思。

周老爺子看人確實很準,雖然他和肖遙還沒怎么接觸,但是卻能看出來眼前這個年輕人本性桀驁,如果周望江還想著要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到時候不但沒辦法敲打到肖遙,反而還會弄巧成拙,那可就和他們原本的想法背道而馳了。知子莫若父,周望江心里想的是什么,周老爺子還是非常清楚的。

周望江沉默了片刻,許久說道:“肖遙,你知道渡江一刀嗎?”

“恩?渡江一刀?”肖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拍腦袋,點了點頭,問道,“島國的那個一刀流高手?”

“正是!”周望江也是眼前一亮。如果肖遙只是知道島國一刀流,這倒是沒什么可驚訝的,在華夏古武界,知道一刀流的人并不在少數,但是,肖遙還認識渡江一刀,那可就不簡單了。

渡江一刀是位真正的高手,而且,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歸隱了,他想要去了解真正的刀道,自然不想在處理那些對修為沒有任何幫助的事情,早十幾年的話,知道渡江一刀的人可能不少,現在已經寥寥無幾了。人的關注度都是有限的,等關注到了別的事情,他們自然無暇在去記住那個渡江一刀。

“周叔叔,那個渡江一刀怎么了?”肖遙好奇問道。

肖遙之所以認識渡江一刀,那是因為渡江一刀曾經和他的二爺爺比試過。

那個時候,驚雷可還在巔峰呢,天下古武高手,無一不聞其名,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渡江一刀來到了華夏,并且挑戰了驚雷。

那場比試一直耗了五六個小時,最后,渡江一刀才被東方無言一拳打飛出去。

可即便是驚雷贏了,他依然不敢小看渡江一刀,用他的話說,渡江一刀當時只是臨界突破關卡,壓不住自己體內的勁氣,這才給了他機會,否則的話,驚雷雖然認為自己能贏,可最起碼也得需要更長的時間。

既然能讓巔峰時期的二爺爺都如此稱贊,肖遙自然更加不敢小覷那個島國人了。

“松下疾風,是渡江一刀的徒弟,也是現在一刀流的宗主,他打算來華夏,和華夏交流一下武學,原本,我們打算讓長劍行出手的,可是……”周望江說到這稍微頓了一下,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肖遙有些尷尬了,原本打算讓長劍行動手,現在長劍行想要下床都有些困難了,想要下手,自然不可能了。

“肖遙,你別誤會,我們沒有怪罪你的意思,畢竟是他先挑戰你的,你沒有理由還得留手。”周望江笑著說道。

肖遙點了點頭,問道:“那周叔叔,你和我說這些的意義是?”

“長劍行不能動手了,而擊敗他的人是你,所以我希望,你能代表我們華夏出戰,不能辱沒我們華夏古武在國際上的地位,順便也敲打敲打島國,告訴他們,我們華夏無所畏懼,因為我們有恃無恐!”周望江說話的時候,已經不自禁的散出了一股子威壓,這也是個有血性的華夏男人!

肖遙逐漸聽出來了個大概,最后又有些不敢相信:“你們想讓我出手?”

周望江點了點頭:“是的,先前我們開會的時候說的也是這么,其實這往小了說,是人與人之間的爭鋒,但是,這卻是國與國的抗衡,而這場比試,反而變成了一個縮影。”

肖遙明白過來,點了點頭,表情有些凝重,但是并沒有著急立刻答應下來。

“肖遙,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周老爺子忽然開口插了一句。

肖遙苦笑了一聲,先前,自己和周望江交流的時候老爺子一言不,就是將交流權讓給了他兒子,現在終于是開口了。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有富策略 云南手机麻将 看三来四必中特打一肖 贵州茅台股票下跌原因 贵阳麻将捉鸡 隆基股份股票 老版欢乐真人麻将下 精准三肖期期中特 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广西棋牌豆豆麻将 网易意甲体育新闻 股票软件下载 刘伯温全年资料大全 股票上市第一天涨跌限制 刘伯温四肖选一2020年版 麻将来了安卓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