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出手試探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周磊開來的是一輛大眾,這倒是讓肖遙有些驚訝,但是等他仔細轉悠了一圈之后,才現感情這是一輛大眾輝騰。

肖遙有一種隱隱的蛋疼。

大眾輝騰,模樣和帕薩特簡直沒有區別,甚至,還有人誤以為這是一輛桑塔納,可是,真正了解這輛車的人卻明白,輝騰高配兩百多萬。

“還真有人買這輛車。”肖遙有些汗顏,以前他也只是在網上看過。

“呵呵,你也知道,我老爹現在處于關鍵階段,開好車的話,容易給人抓住把柄,這對我們周家而言顯然不是什么好事。”肖遙眼神中的驚訝,也沒有讓周磊感到出奇,似乎每個看到他開著這輛車的人都會感到好奇,“但是,要是開太差的車,我也不要意思出門,畢竟,這車就是男人的第二張臉,低調點總是好事。”

確實,輝騰算是車中的低調之王了。

“嘿,以前就看過,還真沒坐過。”肖遙坐進副駕駛里,長舒了口氣,“先前你進來的時候,門口保安就沒說你什么?”

周磊一聽肖遙說到這,頓時滿臉的郁悶:“別提了,都沒給我進來,說我拐錯彎了,最讓我郁悶的就是去加油了,加油站的那哥們非得給我加93的,我硬拉著,他才給我加97的,還說我是不是腦子有病。”

肖遙哈哈大笑。

“還有一次,我去一個會所玩,看到個女孩長得還不錯,就趕緊帶了出來,結果在停車場看到我這輛車轉頭就要走,我肯定也不會拉她,回頭的時候,現她跟著一個開著凱美瑞的人走了,你說我得多憋屈啊!”聽周磊說著這些小故事,簡直就像一把心酸史,這一說起來簡直就沒完沒了了。

前幾天,他開著車在路上,終于遇到識貨的人了。

“靠!這不是輝騰嗎?”

聽到這句話,周磊的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剛打算說話,那哥們又補了一句:“還真有煞.筆買啊?”

這簡直就是神補刀啊!

肖遙聽著也樂呵,差不多開了有四十多分鐘,最后,一輛車開進了龍泉山莊。

在外面站著的那些軍人,都是真.槍實彈,說武裝到牙齒都不過分,由此可見,這個龍泉山莊里住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了,就這樣的警衛力量,別說是竊賊強盜了,就是一支作戰經驗豐富,武裝力量強大的雇傭軍隊也未必能攻的進去。

因為周磊車上的牌照是早就已經被記錄下來的,所以他們這一行暢通無阻。

肖遙也不知道這個龍泉山莊到底有多大,反正了進了大門之后,輝騰車開了差不多有十來分鐘,最后才停在了一間四合院里。

在龍泉山莊,也就只有兩種建筑,一種是四合院,一種是別墅。

“老爺子不喜歡住別墅,說那就是洋人的玩意,還是我們華夏的四合院住著舒服。”周磊看出了肖遙眼神中的好奇,笑著解釋道。

肖遙點了點頭,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點了點頭:“確實,到了這個年紀,一般都喜歡懷舊了。”

周磊哈哈大笑:“說的不錯,到了他們這個年紀,就都喜歡懷舊了。”

等停好了車,周磊帶著肖遙走進了四合院里,他繼續說道:“今天知道你來,我的父親也趕了過來。”

“恩。”肖遙應了一聲,這也都在他的意料之內。

四合院的院子里,屋子前面,有一個小菜園,面積不小,大概有一百多個平方,先前肖遙進來之后也大概計算了一下,這一件四合院,差不多得有三千多個平方了。

小菜園里,站著一個穿著中山裝的老頭,年紀看上去大概也有七八十歲了,但是精神卻很好,手里還拎著一根細長的塑料管子,正在給菜園里種著的青菜澆水。

肖遙微微一愣,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周磊的這個爺爺還真有些意思。

當然,院子里也不是只有老頭一個人,還有一位穿著深色中山裝的中年男人站在邊上,看著老爺子澆水,身體站得筆直。當肖遙和周磊邁進院子里的時候,肖遙就感受到了一股凌厲的眼神,抬起望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個男人,看著對方高估的太陽穴,應該也是位練氣的高手了。

“爺爺,您怎么又澆菜了啊?我不是說了嗎?這些小事交給我就好了。”周磊苦笑著走到了老人身邊,想要從老人的手上接過水管,卻被老爺子輕輕一側步躲開了。

老爺子瞪了眼周磊,沒好氣道:“怎么了,難道你以為,我連這些小事都做不好了?你要是真孝順,當初就應該聽我的話乖乖走上仕途,讓你走仕途你不可以,讓你進部隊你也不高興,非得搞什么商業,那能上得了臺面嗎?”

在老爺子的心里,除了官場和部隊,似乎也沒什么地方能夠出人頭地了。比如秦家和夏家,雖然他們已經是華夏的經濟大鱷,站在巔峰,但是,和周家比起來,他們始終要矮上一截。名不與官斗,這個道理亙古不變,如果真的硬碰硬,秦家和夏家再有錢都沒有什么用,而且,國家也不會看著一個家族在國內做大,否則萬一他們擁有了富可敵國的實力,那華夏的處境就又會陷入危急之中,甚至開始動蕩不平。

所以,想要在商業上站在真正的巔峰,那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

周磊被老爺子這一瞪眼嚇得一哆嗦,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尷尬一笑。

老爺子將手中的水管交給了站在他身后的那個男人,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瞥了眼肖遙,臉上露出笑容,走到了肖遙的跟前。

“你就是肖遙?”

老爺子的一個眼神,就讓肖遙稍微愣神了一下。

在老爺子的眼睛里,肖遙看到了金戈鐵馬,看到了炮火連天,盡管對方并沒有施加壓力,但是骨子里的那一份氣勢,不經意流露出的時候卻能讓尋常人顫抖不止。

那就是一股龍氣,一股傲視天下的氣勢。

老爺子的身上,也有一股血氣,盡管老爺子已經下了戰場多年,但是,身上的煞氣卻不會被化解。好在老爺子現在身體不錯,體內正氣能完全壓制住體內的那股殺氣,只是等時間久了,恐怕就難說了。

周老爺子和肖遙之間也沒有多么親密的關系,肖遙和周磊,也沒有多么深厚的矯情,所以這些話他也只會在心里想想,想讓他說出來那就是不可能的了,關系還沒到那一步,對方也沒有開口詢問,他主動說了,還有可能會引起對方的不滿。

肖遙不是一個喜歡給自己攬麻煩的人,反正不管他的事情,他也就可以裝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的臉上帶著謙和的笑容,點了點頭,笑著說道:“老爺子,我就是肖遙。”

“恩……不錯,算是個人中龍。”老爺子點了點頭,然后回過頭看了眼那個中年男人,說道,“小張,過來!”

那個中年男人稍微愣了愣,關掉了水管的閥門,然后就朝著肖遙這邊走了過來。

他的腳步非常平穩,甚至腳步落在地上的時候,身體都沒有太大的幅度,由此可見,對方也算是個高手了。

“長。”叫小張的中年男人笑道,“有什么任務嗎?”

“你是這小子的對手嗎?”老爺子含笑問道。

小張微微一愣,大概也沒想到老爺子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的眼神又落到了肖遙的身上,仔細打量著,最后搖了搖腦袋。

“長,我不是他的對手。”小張認真說道。

“哦?”老爺子笑了笑,“一丁點的把握都沒有?”

“一丁點把握都沒有。”小張干脆說道。

“哈哈!那就確實是個高手了。”老爺子哈哈大笑起來。

肖遙不知道是,這個姓張的男人,雖然是老爺子的警衛員,但是卻并不是軍旅出生,只是年輕的時候受過老爺子的恩惠,在小張很小的時候,老爺子曾經救下了他和他的家人,這也在小張的心里播下了一顆種子,在武煉巔峰之后,立刻下山來到了老爺子的身邊。

老爺子不想耽誤小張,但是,小張這個人也非常的固執,油鹽不進,就是丟了這條命,也想著要跟在老爺子的身邊,最后萬般無奈了,也只能將其留下。

要知道,在小張巔峰的時候,能和長劍行手底下堅持半個小時,可是現在,小張一看到肖遙,就說自己一丁點勝算都沒有了。

當初小張面對長劍行的時候,可還說他能有三成勝算的。

“不如,你們過過手吧。”老爺子說道。

小張點了點頭。雖然他知道自己不是肖遙的對手,但是老爺子的吩咐,他還是會聽得。別說老爺子只是讓他和肖遙過過手了,哪怕老爺子讓他自殺,小張眼皮子都不會眨一下。

肖遙有些詫異,哭笑不得:“老爺子,您把我叫來,就是想讓他和我交手?”

老頭子眼睛眨了眨,說道:“這對你而言,未必就是什么壞事,干嘛不試試呢?”

肖遙聽了老爺子的一番話,反而有些糊涂了,可也只是猶豫了一下之后,就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他剛點頭答應,小張的身體就朝著肖遙竄了過來,可能他也知道,自己不是肖遙的對手,只有搶占先機,自己才能有一點希望了。

肖遙心中微微一驚,當下也沒有絲毫遲疑,立刻抬起手臂擋下了小張的一拳。

拳頭砸在了手臂上,肖遙表情一變,身體往后退了一步,卸掉了拳頭上的力道,同時探出手腕,朝著小張的衣領抓住。

小張看樣子似乎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當肖遙伸出手的時候,他就已經往后下了腰,同時,用手撐著地,一腳朝著肖遙踹了過來。

他的動作很快,一系列動作完成的也非常華麗,當他見到肖遙躲開了自己的攻擊之后,依然沒有絲毫的遲疑,他繃直了身體,化拳為爪,朝著肖遙的脖子扣了過來。

“靠!”肖遙吐了一個字,心里有些憤怒,對方這是想要自己的命啊?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258棋牌app下载 和姚记差不多的棋牌app 双码有哪些数字 聚宏鑫配资 蜀山四川麻将安卓 最新金蟾捕鱼平台 凯恩斯供给曲线 118图库管家婆精选 九游2016年版本 股票投资规则 新版福建星悦麻将 京海策略 波克棋牌注册 微信捕鱼快速赚100块 苹果手机怎安装丫丫陕西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