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有人闖入南天宮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肖遙不簡單,非常不簡單,最起碼,現在南天宮宮主的心里是這么想的。

他原本以為,自己先前都已經誤會了肖遙,而肖遙也說出了置氣的話,那現在肯定會為了面子,說自己什么都不要的,即便真的開了條件,也不會和天靈草有關,這不單單是為了避嫌,也是為了他的面子上過的去,像這個年紀的年輕人,一般要點面子,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似乎都是正常的。

可是,他覺得自己誤會肖遙了,肖遙根本就不會因為沖動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就像他說的那樣,他就是想要天靈草,單純的想要,才不會去管會不會引起什么誤會,又或者是自己的面子山過不去呢。

“好,我答應你。”宮主深吸了口氣之后說道。

他沒有選擇,他也不希望付出天靈草,但是現在他沒有選擇了,清風長老對于他們南天宮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即便不重要,只是南天宮的一個普通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這個宮主也必須付諸一切。

否則的話,整個南天宮會怎么看待他?

面對這樣的難題,他做出了這樣的選擇,他也只能做出這樣的選擇,雖然擺在他面前的是兩條路,甚至第二條路還是鮮花盛開,可是,他心里卻明白,這條路的盡頭通往奈何橋。

肖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復,滿意點了點頭,站起身,走到了床邊,伸出手握住了清風長老的手腕,開始仔細把脈。

“行了,大家都先出去吧!我知道你們都擔心清風長老,可是大家都待在這也幫不上什么忙,反而還會打擾到他們。”宮主開口說道。

那些人一個個面面相覷,猶豫了片刻之后,還是乖乖退出了屋子,只是他們并沒有就此離去,而是默默守在了外面,甚至還有一些開始對上天祈福……

肖遙并不是多么的緊張,吃氣粉雖然復雜,現在清風長老的情況也非常糟糕,但是,肖遙對自己卻非常有信心,以前即便還沒有元力,他都已經能借助自己體內的內勁來治愈吃氣粉這樣的病癥了,更何況是現在呢?

看著肖遙信心百倍,在無形中也緩解了宮主和南天遠心中的壓力,他們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肖遙臉上的表情,他們沒來由的就是一種放松,好像只要肖遙愿意出手,就已經代表著能治好清風長老一樣。

肖遙不忙不慌,取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烈火針,并且捏出一根,扎在了清風長老的膈俞穴上,隨后,開始運轉著自己體內的元力,往清風長老的體內渡入著,當然了,這也只是第一步而已,如果吃氣粉真的那么容易解開的話,肖遙也不會說這有些復雜了。

他再次從針盒中取出了五根銀針,分別扎在了清風長老身上的中庭穴,鳩尾穴,人迎穴,云門穴,石門穴,隨后,他又取出了一把小刻刀,在清風長老的腳底劃開了一道小口子,放出了一點血,這也是足底的一個穴道。

實際上,腳上面的穴道是非常多的,有一些直通人體的五臟六腑。做足療,也有很多的講究,畢竟每一個穴道的非常重要,技術好的,那叫享受,但是如果遇到那種根本沒什么經驗,也沒有什么穴位理論,純碎瞎按的,嚴重點說那就是在玩命了。說不定就會因為沒有控制好力道傷到了什么穴道,到時候造成體內五臟六腑受損,那后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肖遙的動作都很嫻熟,而且每一個穴道都是非常準確,度也很快,壓根連看都沒看,這所有穴道都已經深深印在了肖遙的腦海里,哪怕現在把他的眼睛蒙上,也不會差一分一毫。

行云流水間,肖遙已經停了下來,擦了把腦門上的汗珠。

“對了,宮主,你先前不是說你們這里也有不少草藥嗎?等會我寫一個藥方給你,你幫我抓點藥回來,應該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宮主這個時候已經完全相信肖遙先前的話了,如果說,在肖遙還沒有動手之前,在他的心里還存在著一絲疑惑的話,那現在,那一絲疑惑也徹底被打消了,簡單的說,就憑著肖遙這一手,誰敢說他不是高峰的徒弟,他準跟誰急!

南天遠眼力勁還是不錯的,立刻轉過身去找來了紙和筆,讓肖遙郁悶的是,這家伙拿來的竟然還是毛筆,宣紙,不過這也沒什么可驚訝的了,仔細想想,如果這里忽然出現了一根晨光,那多破壞氛圍啊?

南天遠似乎擔心什么,小聲問道:“肖遙,要不你說,我來寫吧?”畢竟現在這個社會,會寫毛筆字的人實在是太少了,無非也就是在小學的時候學一點,不然就是參加一些課外補習班興趣班。

肖遙搖了搖頭,接過了毛筆和宣紙以及硯臺,研好了磨之后,就卷起衣袖拿起毛筆,將宣紙鋪在了桌子上,手腕輕輕晃動,剛勁字跡躍然紙上。

南天遠在邊上驚訝的目瞪口呆,他真是羞愧的要死了,他從小就開始學習毛筆字,但是,他的字和肖遙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他寫了這么久,字跡最多也只能勉強算是公正,但是肖遙不一樣了,他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面雕塑,經過精雕細琢過的一般,哪怕稱為鬼斧神工,怕是也不為過。

“好字,好字啊!”宮主在邊上也是感嘆,“這樣的字,恐怕即便是我,也寫不出來。”

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喝茶,其次,就是寫字,修行不單單只是修煉修為,更重要的是心境,而喝茶和寫毛筆字,更是陶冶情操,修身養性最好的方式了,可是即便是這樣,他覺得自己寫出來的字也不如肖遙。

很快,洋洋灑灑一張藥方也就寫好了,肖遙將藥方遞給了宮主,說道:“那接下來就麻煩您了。”

“恩恩,好。”宮主微微點了點頭,看著肖遙的眼神更加充滿贊賞,先前他如此夸贊肖遙寫的字,肖遙的臉上也沒有出現什么得意的神色,這可算是將不驕不躁這四個字揮到了極致,一個年輕人,能保持著如此平穩的心跳確實非常難得,他現在都要開始懷疑肖遙到底多大了,這莫不是老妖怪已經修煉到返璞歸真越活越年輕了吧?

宮主看著南天遠,說道:“你在這里陪著肖遙,我先出去了。”

“恩恩,好。”南天遠站起身,送走了宮主,隨后轉身回來,看著肖遙問道,“肖遙啊,你真的有信心治好清風長老嗎?”

“有,九成把握。”肖遙笑著說道。

“切,做人啊,可不能這么自信了,免得陰溝里翻船哦!”南天遠沒好氣道。

“我知道,所以我說的九成把握。”肖遙說道。

南天遠:“……”他挺想給肖遙一拳頭的,這個家伙是怎么才能將這個逼裝到如此爐火純青的呢?高手啊!反正他是學不會了,如果不是因為了解肖遙,現在他肯定會認為肖遙再說大話。

沒多久,宮主也就回來了,肖遙從宮主那里接過了草藥,接著就去煎熬。走之前他吩咐道:“等會清風長老可能會醒過來,你們看著點,千萬不要讓他將身上的銀針給拔掉了,即便想要拔掉,也得喝過藥之后。”

宮主點頭:“恩,肖遙你放心吧,我心里明白的。”

肖遙這就轉身離開了。

在清風長老的住處,就有藥罐,這倒是省了不少事情,只是藥罐可能很長時間沒有用了,上面都已經積了一層灰塵,他只得先去將藥罐刷洗干凈……

二十分鐘之后,清風長老緩緩睜開眼睛醒了過來,只是看上去臉色依舊不大好,臉色略顯蒼白,他看了眼坐在邊上的宮主,就想要坐起身,南天遠趕緊走到跟前將清風長老按在床上:“長老,你這病還沒好呢,先別坐起來了。”

清風長老看了眼南天遠,又看了眼宮主,沉默片刻之后說道:“有人闖入了南天宮,是個高手,還是個下毒高手,小心!”

“恩?”宮主一聽,頓時驚愕,趕緊問道,“清風長老,你說的人是誰?”

“我不知道。”清風長老搖了搖頭,說道,“他蒙著臉,身材有些胖,說話的聲音聽著,大概也有四十多歲了。”

宮主眉頭緊皺,立刻站起身。

“清風長老,您先休息,我這就出去一下,吩咐下去,當南天宮所有人小心謹慎。”宮主說道。

“恩……”清風長老點了點頭,這才松了口氣。

等宮主走了之后,清風長老這才現自己的身上扎著銀針。

“恩?天遠,這是怎么回事,誰再幫我治病啊?”清風長老問道。

“是肖遙。”南天遠笑著說。

“就是那個年輕人?”清風長老略顯詫異,“他才多大啊,難道還會醫術?”

“清風長老,你肯定想不到,肖遙還有個爺爺,是高峰呢!”南天遠說這番話的時候還是滿臉的得意,他已經將肖遙當成了朋友,這朋友牛,自己也有面子不是?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广信配资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四不像图 佳永配资 顶呱刮彩票下载安装 腾讯控股股票 pk10牛牛计划群 上市公司股票代码查询 手机纯数字打码赚 600461洪城水业 实测挂机赚钱每日100 股票代码83545 吉祥棋牌作弊透视通用版 手机股票软件下载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网 股票推荐网站 国际象棋兵的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