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白臉書生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仙人山,風起云涌。

林中的鳥兒,也有些不安,似乎察覺到了潛在的危險,高高在叢林之中盤旋,久久不愿落下。

白袍男人用一種驚愕的眼神看著肖遙。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白袍男人問道。

“我怎么就不知道你在這?”聽了肖遙的回答之后,似乎就顯得白袍男人先前的問題聽著都有些弱智了。

白袍男人深吸了口氣,眼神依然死死盯著肖遙,最后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我現,實際上先前我還是有些小看你了。”

他對自己的步法非常有信心,他相信自己已經避開了肖遙的視線,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完成了步法,但是,肖遙還是拍到了他,雖然這一掌并沒有給他造成太大的傷害,但是卻粉碎了他先前的信心,他還以為肖遙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他先前的想法還是有些太天真了,即便此時肖遙已經落得如此境地,可是依然不可能任他宰割。

白袍男人似乎有些不信邪,他再次邁開了步法,朝著肖遙飛快沖了過去,反正不管肖遙怎么看,南天遠是什么都看不到,他稚嫩感覺得到周圍的氣流……

猛然間,肖遙再次出手了,他先是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忽然以自己的右腿為軸心,身體轉了一圈,最后忽然踹出了一腳,這一腳踢出去之后,白袍男人的身體在空中完美完成了一條弧線,最后摔在了松軟的泥土上。

白袍男人站起身,拍干凈自己身上的灰塵。

“為什么我看不到他呢?”南天遠問道,“反正我是不相信一個正常人的度能快到我什么都捕捉不到的境界。”

“確實。”肖遙點了點頭,“如果你站的遠一點,高一點,你就能看到了。”

“恩?為什么啊?”南天遠好奇道。

肖遙看了南天遠一眼,說道:“你知道什么叫視覺上的盲點嗎?”

南天遠搖了搖頭。

得,這哥們似乎從來就沒上過學,即便上過學估計也是小學畢業。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很難向你解釋了,簡單的說,他就在那里,只是你被自己的眼睛欺騙了而已。”肖遙只能輕描淡寫的解釋著,如果非得深究的話,那他也不知道到底該從何開始解釋了。

南天遠點了點頭,看模樣似懂非懂,但是南天遠自己心里清楚,其實自己壓根什么都沒懂,不過現在這個白袍男人可還站在這呢,他覺得自己也不能表示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那多丟面子啊?即便還是不明白,還是很好奇,那也得等人家走了之后再說。

白泡男人喘了口氣,擦了擦腦門上的汗珠。

他盯著肖遙,那眼神就像盤旋在高空中的禿鷲盯著正在草叢中疾行的野兔一般。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白袍男人說道。

“你猜。”肖遙聳了聳肩膀。

“呵呵,好,很好!”白袍男人冷笑了一聲,他伸出手,從地上一抹,三片樹葉就被他吸了起來,然后,他的胳膊猛地一甩,那三片樹葉就朝著肖遙飛了過來。

肖遙臉色微微一變,趕緊往側邊躲了一步,可他的度似乎還是慢了一些,身上的衣服被其中一片樹葉割破,那三片樹葉釘在了肖遙身后的一塊大石頭上。

“摘葉飛花!”南天遠驚呼了一聲,“我知道你是誰了!”

“哦?”那個白袍男人笑了笑。

“白臉書生!”南天遠雙眼死死盯著那個白袍男人,“你是白臉書生對不對?”

“哈哈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有小輩認識我。”白臉書生點了點頭,眼神微斂,“你知道我是誰了,那我就更加不可能讓你活著了。”

“不對,這不對,你十年前不是就已經死了嗎?當且,當時你可是撼天境的高手……”南天遠的眼神中寫滿了疑惑,雖然現在這個白臉書生依然很強,但是現在他都沒辦法直接拿下肖遙,可見他的實力最多也只是在震天境界而已。

白臉書生聽到了南天遠的話之后,眼神稍微變了一下,一絲悲愴一閃而過,接著,又是恢復了先前的面無表情。

“你們得死在這。”白臉書生說道。

“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讓你來殺我的。”肖遙問道。

聽南天遠說話的語氣,這個叫白臉書生的家伙來頭顯然不一般,自己什么樣的仇家能請動這樣的人呢?要說莫成飛他們,那顯然沒這個可能,就莫成飛那樣的人能請來一個二流殺手都是卯足了勁的了。

“死了之后,去問閻羅王吧!”說完這句話,白臉書生殺機一凜,再次朝著肖遙沖了過來,只是這一次,他整個人的氣息似乎都生了變化,來勢洶洶,殺氣騰騰!

肖遙忽然明白,其實再次之前,先前白臉書生都是留了手的,他似乎有意想要看清楚自己的實力。

這一次,不管是在度上還是里道上,白臉書生都要提高了很多,他虛空一晃,化拳為爪,朝著肖遙的胸口抓來。

這個時候,誰都不會懷疑白臉書生的這一爪能將肖遙的心臟掏出來!

肖遙深吸了口氣,然后迅往后退步。

一爪探來,他先是選擇退讓暫避鋒芒,等白臉書生一招未得手打算收手的時候,他迎風而上,一掌拍出,強勁的掌風吹開了白袍。

白臉書生臉色一邊,伸出手抓向了肖遙的手腕,但是卻抓了個空。

肖遙的那只手就像一只靈活的蛇一般,彎彎曲曲躲開了白臉書生的攻擊。

手指間,閃爍著一點寒芒,那是一根很難察覺到的銀針,下一秒,那根銀針就已經逼入了白臉書生的胸口。

白臉書生慌忙后退,同時以最快的度將自己胸口的銀針拔了出來,扔到了一邊,手指又在自己的胸口處點了點,暫且封住了自己身上的幾個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臉書生駭然道,“你怎么會這招?”

“這一招?”南天遠好奇問道,“肖遙,這一招叫什么名字啊?”

“靈蛇斗鷹。”肖遙上嘴唇下嘴唇一碰,吐出了這四個字。

“靈蛇斗鷹?”南天遠念叨了一下,最后搖了搖頭,“沒聽過。”

“哈哈!你當然沒聽說過,當初這一招揚名天下的時候可能還不知道你在哪呢!”白臉書生說道,“這是驚雷的招數,你怎么會?”

華夏三雄:人皇,驚雷,虎王。

聽到驚雷這兩個字,南天遠似乎也反應了過來:“驚雷?你是說,東方無言?”

“哼,他的名字是你能叫的?”白臉書生的目光仿佛變成了一把把鋒利的利刃,能將南天遠的臉皮給剮下來。

南天遠被這樣的眼神盯著,就打了個寒噤,或許他的實力比起肖遙不會相差太多,但是他的氣勢和肖遙就沒辦法相比較了。

最起碼,白臉書生的一個眼神,會讓南天遠感覺不舒服,而肖遙卻不會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

這就是兩個人之間最大的差別,一個經歷了無數次生與死,一個雖然已到中年,可依然沒有太多的生死之戰。

氣勢,與實力無關。

“你是他什么人?”白臉書生好奇問道,“我就是想要知道,你和驚雷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我的爺爺,也是我的師傅。”肖遙似乎也沒打算隱瞞什么。

“哦?”白臉書生冷笑一聲,“驚雷無子嗣,你當我是傻子嗎?”

“無子嗣,就不能有一個孫子了?”肖遙嘲諷道,“別說話了,容易暴露你的無知。”

“哈哈!”白臉書生哈哈大笑,“你當真覺得你能擋下我?”

“能不能擋下,還得試試,方能得知。”肖遙如此說道。

白臉書生微微點頭,念叨一句,最后長舒了口氣,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個吊墜,準確的說,那是一個玉戒指,只是用一根黑色的繩子系上了而已。

他將玉戒指拋給了肖遙,肖遙一把接住。

“把這個帶回去,給你的爺爺,告訴他,以后白臉書生,就不再欠他什么了。”

肖遙臉色微變:“你欠他的人情?”

“是,我欠他的人情。”白臉書生點頭。

“但是你未必能贏我。”肖遙很不服氣。

白臉書生笑了笑,然后手腕一樣,肖遙周邊所有落在地上的樹葉都緩緩漂浮了起來,肖遙的臉都綠了。

“你還會說剛才的話嗎?”白臉書生問道,他的臉色也有些蒼白了,看來,這是非常消耗他體內內勁的,只是,即便這樣,他想要殺肖遙,也不是多么困難的。

肖遙沒有說話,只是臉色陰沉。

“等你什么時候學會了氣破九霄,你才能說我不是你的對手。”白臉書生說道,“別給驚雷他老人家丟人了,對了,氣破九霄這一招,他也是會的。”

說完,白臉書生縱身一躍,身體輕盈在山林間游蕩著,他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三個月后,我便不會再對你手下留情,人情我已經還了。”

最后一個字說完,眼前再看不見他的身影。

肖遙深吸了口氣,然后彎下腰,吐出了一口憋了很久的鮮血……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浙江麻将app 股指期货入门知识 熊猫棋牌游戏新闻 塑胶篮球场材料 5毛微信长春麻将群 手机捕鱼游戏下载 微乐河南麻将微信版本开挂 网上赚钱的方法或软 股票推荐平台 宝博大厅官方下载安装 微信捕鱼来了腾讯下载 长春科乐麻将手机版下载 中国竞彩网_投注官网 欢乐真人麻将赢话费 足球经理 广东麻将带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