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翅膀硬了,就該剪了!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孟小夢看著阿力,眼神復雜,溢動著流光溢彩。

她覺得,這真的太不可思議了,阿龍阿虎那么高的戰斗力,竟然在彈指間就被阿力放倒了,這個家伙,還是人嗎?

她仔細打量著阿力,越的滿意。

堅毅的輪廓,高挺的鼻梁,濃眉大眼,臉上倒是有些肉,看上去倒是非常憨厚,特別是他剛才打了一架之后,身上的汗味,似乎都給他平添了幾分男人氣息。她在想,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男人味嗎?

方海也不知什么時候忽然擋在了她眼前,笑瞇瞇看著孟小夢:“小姐,雖然你很漂亮,但是如果你繼續看的話,那我們可就得收費了。”

孟小夢突然醒悟,臉紅的更加厲害,低著腦袋看著腳下的地板,似乎在尋找著哪里能有一條能讓她鉆進去的地縫。

她的臉燒得燙,心里也是小鹿亂撞,以前她總覺得現在是一個文明的社會,打架那都是野蠻人才會做的事情,但是今天她忽然現,其實一個身手很好的男人,是非常有魅力的,最起碼,孟小夢就覺得阿力是一個挺有魅力的男人。

“那個……我叫孟小夢,你叫阿力是吧?”孟小夢打破了尷尬,咳嗽了一聲,抬起腦袋看著阿力問道。

“恩,孟小姐你好。”阿力重重點頭,露出陽光的微笑,“請問,我這算是通過測試了嗎?”

“當然!”孟小夢想也不想就立刻點頭,而且還生怕阿力罷工似得,用非常快的語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保鏢了,我會給你們公司每個月支付三萬塊錢,至于到最后你能分多少,我也不知道。你保護我的時候,吃喝玩樂的開銷,都是我承擔的!”

方海推了推身邊的肖遙,小聲問道:“我怎么有一種阿力被人包養了的感覺啊?”

肖遙哭笑不得,瞪了方海一眼:“別亂說話。”

方海聳肩。

肖遙又看了眼阿力,說道:“三萬塊錢都是你的。”

阿力搖頭:“不要。”

肖遙笑道:“這是我們第一筆生意,等以后再說吧!”

阿力還是搖頭:“不要。”他的目光堅毅,就像兩塊黑色的磐石。

肖遙看了眼阿力,似乎也明白了對方的決心,搖了搖腦袋:“得,不要就不要吧,反正等你要花錢的時候跟我說一聲就行了。”

阿力這才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孟小夢看著阿力,眼神又是充滿了疑惑,她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搞不明白這個保鏢了,哪有做保鏢還不要老板錢的啊?這不是腦子壞了嗎?不過,既然阿力愿意,那她也沒什么話說了。簽了合同之后,阿力和孟小夢兩人就一起走出了公司。

送走了兩人,肖遙也輸了口氣。

“肖哥,我怎么就覺得那個叫孟小夢的女人看阿力的眼神都不對勁呢?”方海坐在沙上,摸著自己的下巴,看了眼肖遙說道,“你說,到最后阿力會不會人財兩得啊?”

肖遙對著方海的腦袋就敲了一下:“我說你能不能想點有用的事情啊?成天到晚扯這些沒用的,有意思?”

方海笑道:“沒意思。”

“對了,大海,最近逍遙地產那邊怎么樣了?”肖遙問道。

“恩……還行吧!反正現在都是你媳婦在運籌帷幄呢。”方海說道。

“我媳婦?”肖遙愕然。

“李瀟瀟啊!”方海掏出了一包煙,抽出一根之后扔在了桌子上,又從西褲口袋里掏出了個dupont打火機,點著之后,深吸了一口,“肖哥,我不得不說,你的運氣真的很好啊!李瀟瀟真的是個有本事的人,這要是在古代的話,她肯定就是個花木蘭,只要是她主持的會議,一群人連個玩手機的都沒有。”

說到這,方海又忍不住感嘆:“肖哥,其實我真的想不明白啊,你的運氣怎么就那么好呢?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給你碰上了呢?”

“葉追尋不是也挺好的嗎?”肖遙笑道。

“沒覺得。”方海搖頭,接著又說道,“肖哥,這么跟你說吧,其實我也覺得葉追尋不錯,但是這是我爹強加給我的,我就不高興了,我雖然是他的兒子,但是娶媳婦這樣的大事,必須得我自己做主啊!而且,葉追尋可是很有可能成為我嫂子的,我可不敢打主意。”

肖遙微微一愣:“你嫂子?難道你還有個哥哥,喜歡她?”

方海倒是也不回答,似笑非笑看著肖遙。

肖遙立刻秒懂了方海的意思,一臉無語:“我和她又沒什么關系。”

“是啊,現在確實沒什么關系,但是以后可就說不準了啊!”方海說道,“肖哥,你一定是個很少看電影的人,否則的話,你怎么會不明白呢?一般所有的愛情故事,都是從男主角先英雄救美開始的。”

肖遙搖頭,索性不再搭理方海了……

秦家,秦朝南坐在沙上,捧著一個紫砂壺,美美喝著。

在他的面前,坐著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掏出一包煙,遞給了秦朝南一根,然后又用打火機幫著秦朝南點著。

“秦爺,不知道您今天把我叫來,是因為什么事啊?”蘇凜然看著秦朝南,微笑著說道,臉上有著說不出的和善。

秦朝南吸了口氣,又看了眼過濾嘴上的字,說道:“恩……你小子還不錯,知道我喜歡抽小熊貓,這煙可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啊!”

蘇凜然哈哈笑道:“朋友給的,再說了,秦爺喜歡抽,別說是小熊貓了,哪怕是大熊貓,我打破了頭也得去弄啊!”

秦朝南瞥了蘇凜然一眼:“你小子,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拍馬屁,讓我高興。”

蘇凜然嘿嘿笑著,倒是像個在長輩跟前耍貧嘴的小子。

深吸了幾口煙,秦朝南就將半截煙掐滅,看了眼蘇凜然,說道:“凜然,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

“兩三年了。”蘇凜然說道,“您老懶得理我,我也不好意思打擾。”

蘇凜然說的倒是真話。

自從秦朝南打算洗白了之后,就切斷了和蘇凜然之間的聯系,既然他已經打算將老本行交給蘇凜然,就得做的干凈一點。

秦朝南看著蘇凜然,說道:“凜然,你應該知道,我為什么不見你了的吧?”

蘇凜然微微點頭:“我知道,您是擔心我們繼續接觸,外界會依然覺得您是我的老大,這會影響到我。所以,我一直都很感激您,雖然您不是我的父親,但是對我卻像個老父親一樣。”

秦朝南擺了擺手:“不要拍馬屁,這些話,我是真的聽膩歪了。”

蘇凜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其實這一次,我叫你來是有件事情想要麻煩你。”秦朝南開口道。

蘇凜然微微一怔,眉頭皺了一下,道:“秦爺,您這句話,就是再打我臉了,您知道的,只要你開口,我肯定都得去做的,盡管您不把我當小弟了,但是在我的心里,您依然是我的老大,是我的父親!哪怕你伸手要我苦心經營到現在的凜然娛樂,我都會給你!”

秦朝南心中冷笑。

蘇凜然后面的那句話,明顯就是說給秦朝南聽的,什么苦心經營,不就是想要告訴自己,別打他公司的主意嗎?

“放心吧,那是你的東西,我不會要的,我只是想讓你幫我個小忙而已。”秦朝南壓住了心里的火氣,將紫砂壺放在了一邊,盯著蘇凜然說道。

蘇凜然道:“您就說吧,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秦朝南點了點頭:“我有個朋友,開了一家保全公司,現在需要單子,無非也就是幫別人看場子而已,你小子手底下的娛樂場所不少,所以,我就打算從你那弄些單子,沒意見吧?”

蘇凜然看了眼秦朝南,眼神復雜。

“秦爺,既然是您開口,那當然沒問題了,正好我新開了一家酒吧,現在就缺保安呢。”蘇凜然笑著說。

秦朝南的手按在了茶幾上,壓低了嗓子說:“你知道我的意思,一家酒吧?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

蘇凜然笑:“那秦爺,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我的那個朋友,公司規模不小,手底下的人也不少,你手里的娛樂場所,都交給他們看著吧!”秦朝南說道,他的語氣有些生硬,甚至還夾雜著一絲威嚴,給人一種無法抗拒的感覺。

蘇凜然也見慣了大風大浪,自然不可能被秦朝南嚇住,他自顧自的取了個紫砂杯,到了杯茶,接著一飲而盡,手中茶杯穩穩放在了茶幾上,出了清脆的響聲,隨即開口:“秦爺,那我要是不答應呢?”

秦朝南笑了。

他看著蘇凜然,無聲的笑了,他的笑容看上去似乎充滿了鄙夷,似乎是覺得蘇凜然不自量力。

“秦爺,我沒別的意思,您也知道,莫家最近這段時間也開了一家保安公司,我已經將手底下的場子交給他們看著了。”蘇凜然說道,“所以,希望秦爺能理解一下。”

“我知道了。”秦朝南點頭,“你走吧。”

“秦爺,您沒生氣吧?”蘇凜然問道。

“沒有。”秦朝南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恩……那我就先走了。”蘇凜然站起身,慢慢走出了秦家別墅。

在他剛踏足出去的時候,秦朝南再次喝了一杯茶水,嘴角帶著一絲的冷笑。

他招了招手,家里的保姆就走到了跟前:“老爺,什么吩咐?”

“把狼王叫來。”秦朝南說道,“翅膀硬了,就該剪了!”

保姆點頭。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姚记棋牌1 新城控股股票怎么样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富贵棋牌源码 上期平码算特7码公式 快速赛车走势图 股市行情分析图 遇乐棋牌大厅下载 微信股票交流群二维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姚记捕鱼正版 鸿E配资 助赢永久免费计划版app 股票发行价 开元棋牌游戏大厅 金融权重股有哪些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