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一起洗澡不好嗎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肖遙不想和對方計較,更何況小月還在這里,他不想當著小月的面使用暴力。

但是,正應了那句話,我本純情善良,無奈生活逼良為娼。

他道歉了,也承認錯誤了,可是人家不依不饒,他有什么辦法?

既然是這樣,他還不如干脆一點,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這樣的事情。

雞冠頭有一種懵逼了的感覺,甚至他都已經忘記了叫喊,感受不到疼痛。大腦幾乎是一片空白。

許久,他才顫抖著嘴唇,說出了一句話。

“你……你敢打我?”|雞冠頭說出的這是這句萬年不變的臺詞。

肖遙簡直都有些聽膩了:“打都打了,你還問我敢不敢?有意思嗎?”

“我草泥馬,你找死!”雞冠頭就像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樣,也揚起了手腕,手中的啤酒瓶,也朝著肖遙的腦袋砸來。

一定要讓這個家伙知道被啤酒瓶砸破腦袋的感覺!雞冠頭的心里就是這么想的。

“砰!”酒瓶子碎了,變成碎片,落在了堵上,而且,也確實砸中了腦袋,這是砸中的是雞冠頭自己的腦袋。

他又一次傻了,不單單是他,站在他身后的那幾個和他一樣裝束的男人,也都傻了。

他們都沒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酒瓶子就在雞冠頭的腦袋上炸開了……可是他們明明看到,是雞冠頭打算用酒瓶給肖遙的腦袋開瓢的啊!

為什么會這樣,怎么變成這樣呢?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滾!”肖遙忽然收起了笑容,低聲喝道。

他這一聲低吼,也讓雞冠頭回過了神,然后抱著自己的腦袋,歇斯底里的后叫了起來,并且亂蹦亂跳。

“媽的,真墨跡。”宋逸霖也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氣了,直接站起身,一腳將雞冠頭踢飛了出去,并且看著先前和雞冠頭坐在一起的三個男人,問道,“你們是不是打算報仇?來吧,一起上,解決了你們,我好繼續吃。”

那三個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有先沖上來。

“趕緊的啊!”宋逸霖怒吼了一聲,而那三個男人,還是沒有沖上來,而是選擇了往后退了幾步。

最后,那個光著膀子的男人“惡狠狠”瞪了眼宋逸霖和肖遙,道:“你們等著吧!敢打我們鳥哥,等死吧!”說完,他就將雞冠頭背了起來,說道,“現在我先放你們一馬,畢竟送鳥哥去醫院重要,你們給我等著!”

說完,他們就一溜煙的離開了。

宋逸霖愣了許久,最后轉過臉看著肖遙,問道:“他們就這么走了?”

“是啊。不然呢?”肖遙吃著雞腿說道。

宋逸霖無奈送肩膀:“我還以為得和他們打一架呢。”

李秋月掐了把宋逸霖:“不準你做個暴力狂!”雖然話是這么說,但是她的臉上可看不到半天不高興的神色。

先前那個光膀子男人撂下來的狠話,根本就沒人當回事,回到金玉滿堂,方海還準備開著路虎去溜一圈。

“你喝酒了,還是別開車了。”肖遙說道。

“額,沒事,就幾瓶啤酒而已。”方海嘿嘿笑道,“別說是幾瓶啤酒了,即便是白酒,我也不會喝多的。”

肖遙一腳踹在他屁股上:“吹什么牛呢?拉倒吧,趕緊回去睡覺,要開車,明天再開!”

方海滿臉的委屈,只好將手中的鑰匙還給了宋逸霖。

這時候,肖遙又小聲說道:“有人跟著我們,不知道是什么人,還是小心點的好。”

方海聽到這句話,身體稍微顫抖了一下,看了眼肖遙,見肖遙不像是在開玩笑,重重點了點頭,說道:“肖哥,在哪呢?要不要我去揪出來?”

“不用了。”肖遙還沒說話,粉蝴蝶就先開口了,“就是個小混混而已,先前在燒烤攤吃東西的其中一個。”

方海一聽,就松了口氣,哈哈笑道:“感情就是個小混混啊!那無所謂,他敢找我們麻煩不成?”

“小心駛得萬年船,還是別出去了的好。”肖遙說道。

方海無奈,只能點了點頭,跟著肖遙一起走進了金玉滿堂。

等他們都進去了之后,一個綠頭男人才從一個漆黑的墻角里走了出來。

“媽的,還住在金玉滿堂呢?確實是有錢人啊!”綠頭男人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眼神中精芒閃爍,最后悄然無息的選擇了離開……他覺得,自己還是盡快把這個消息告訴鳥哥的好……

金玉滿堂的大廳前臺,肖遙哭笑不得。

前臺,就肖遙和粉蝴蝶兩個人了,小月也被李秋月帶走了。

“你說,這方海是幾個意思啊,非讓李秋月帶走小月,又只給我們一張房卡……他想干什么?”肖遙低聲說道。

粉蝴蝶瞥了眼肖遙,笑嘻嘻說道:“你說呢?無非就是覺得我們晚上肯定會打一炮唄!”

肖遙臉漲得通紅,狠狠瞪了眼粉蝴蝶。

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個妖精!

他看了眼前臺小姐,問道:“幫我再開一間標準間吧。”

“對不起,肖先生,我們已經沒有多余的房間了,哪怕是雙人間也沒有了。”前臺小姐彬彬有禮說道。

肖遙滿頭黑線:“你們這么大的酒店,都住滿了?”

“是的。”前臺小姐點了點頭。

肖遙有些崩潰了。

“算了,一間就一間吧,我沒什么意見的。”粉蝴蝶說道。

肖遙心說,我有意見啊!要是別的女孩,我倒是也無所謂,但是你簡直就是個女妖精好不好?

嘆了口氣,畢竟人家沒房間了,肖遙繼續說下去,也還是在為難人家,只能聳著肩膀和粉蝴蝶一起走進了電梯里。

等肖遙和粉蝴蝶都離開了之后,一個前臺才問先前說話的女孩:“不是還有房間嗎?你干什么騙人家啊!”

女孩翻了翻白眼:“你當這是我的意思?這可是我們小老板親自交代的。”

“方少?”前臺微微一愣。

“是啊,不然你以為還有誰?”女孩苦笑,“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玩什么游戲。”

前臺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別想那么多了,有錢人的想法,不是我們能理解的。”

“恩……”

拿著房卡,上了五樓。

“房號,五二零,就是這一間了。”肖遙看了眼房卡,核對了一邊信息說道。

“五二零,肖遙,你有沒有覺得非常有情調啊?”粉蝴蝶笑著說道。

肖遙打了個哆嗦:“并沒有。”

粉蝴蝶白眼一翻:“切,真沒意思。”

推開門,走了進去。

“這間屋子,看上去還不錯啊。”粉蝴蝶到處望著說道。

“哪里不錯了?”肖遙望了望,倒是也沒別的哪里特別的,以前在國外執行任務的時候他住的都是希爾頓,在高規格的酒店,也不會讓他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是啊,你不覺得床好大嗎?想怎么滾就怎么滾。”粉蝴蝶說道。

肖遙:“……”他覺得,自己和粉蝴蝶說話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要是讓方海聽到了粉蝴蝶的話,一定會忍不住邀功,開玩笑,這可是大床房啊,床能不大?哥們我還不是擔心你們動靜太大了,擔心你們會滾下床嗎?

反正肖遙是絕對不會感激他的。

“你先去洗澡吧,你洗完之后我在洗。”肖遙說道。

“那么麻煩?”粉蝴蝶好奇問道。

“不然呢?”肖遙問出這句話,就有些后悔了,不是說好了不再和粉蝴蝶溝通的嗎?

“不然我們一起洗好不好啊?”粉蝴蝶湊到了肖遙的跟前,小臉微微上揚,眼神中碧波蕩漾,口吐若蘭,身上的清香,傾入肖遙的鼻孔。

肖遙打了個寒噤,趕緊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去,我就自己先去了啊!”肖遙說道,“玩笑開多了,就沒意思了。”

“好啦好啦!你這個開不起玩笑的人,你先去洗吧。”粉蝴蝶擺了擺手,說完就做到了床邊,打開電視,但是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一打開電視,電視節目都是量兩只豹子正在光天化日之下,恬不知恥的開始交.配……

肖遙趕緊鉆進了浴室里。

粉蝴蝶換了個臺,放著肥皂劇,看了眼浴室方向,撇了撇嘴,頗有些幽怨地說:“哼,我才沒開玩笑呢……膽小鬼!”

酒店的大廳里,五六個男人走了進來。

他們走到前臺,問道:“先前三男兩女,還帶著一個小女孩的那些人,都住在哪里啊?”

前天小姐微微一愣,大腦迅做出了反應,知道對方找的就是方海等人,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你管我們是什么人呢!老子問你話,你是真聽不懂還假聽不懂啊!”綠男人兇巴巴說道。

前臺小姐被他這副猙獰模樣嚇得心臟亂跳,還沒來得及說話,一個看上去瘦不拉幾的年輕男人手中就多了一把亮錚錚的短刀,在她的眼前晃著。

“別問我到底是什么人,我就問一句話,他們現在到底在哪里,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說,但是,殺人我雖然不敢,可是毀容我還是敢的,你希望自己的臉上多一條刀疤嗎?到時候你倒是可以選擇跟我混,我們給你起個外號,叫刀疤姐好不好?”男人笑著說道。

“他們在五二零!”女孩趕緊說道。

一個女孩,最關心的無非就是自己的外貌了。而且,金玉滿堂的前臺小姐顏值還是很高的,所以,這個女孩也算是一等一的美女,她可不希望自己的臉真的被劃破成為什么刀疤姐,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嘿嘿,早說嘛!”瘦的像柴一樣的男人點了點頭。

“嘿嘿,猴哥,還是你有手段!”綠頭男人趕緊拍著馬屁。

猴哥點了點頭,手一揮:“走!哥帶你們去給小鳥報仇!對了,留一個人看著她們,別給她們報警或者是通知保安。”

“是,猴哥!”光膀子男人使勁點頭。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北京麻将下载免费的 聚财略配资 516棋牌中心 nba吧 股票融资门槛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软件 比亚迪股票行情分析 网站是如何赚钱的 今日股票行情 专门接单抖音点赞的app 西甲视频直播在哪看 今日大盘分析预测 澳洲幸运分析软件官方下载 涨停的股票按涨停价购买能买到吗 扑克牌玩法 钱程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