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濟世堂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當肖遙走到老爺子床前的時候,眉頭就緊緊皺了起來。

“不對勁。”肖遙開口低語。

“怎么了?”李瀟瀟就跟在肖遙的身后,聽到這句話,他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有股奇怪的味道,甚至是一種惡臭。”肖遙看了李瀟瀟一眼,輕聲說道。

李瀟瀟聞言一愣,使勁地抽了抽鼻子:“沒有啊,我怎么什么都沒聞到?”

肖遙搖了搖腦袋,沒有再次回答她的話了。

“老爺子看上去雖然只是臉色蒼白,但是,卻少了一份生氣。”肖遙翻了翻老爺子的眼睛說道,說完,他又伸出手開始切脈,不過手剛剛搭在老爺子的手腕上,肖遙的臉色就變得有些駭然。

“不對,完全不對!”肖遙有些愕然道,“少了生氣,氣脈虛弱,但是,老爺子的脈搏卻非常強勁……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喃喃后,他又開始皺緊眉頭,陷入了思索之中。

這是他以前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癥狀,他現,這件事情并沒有自己想的那么簡單,治病救人,得先治病,才能救人,可現在,肖遙卻現自己幾乎連病因都找不出來。

“你有辦法嗎?”李瀟瀟有些緊張問道。

肖遙看了她一眼,張了張嘴,但是卻什么都沒說。

最后,他咬了咬牙,心里暗暗下了決定,無論如何,自己都一定要找出病因,否則的話他會覺得字對不起這個女孩的信任!

他忍不住在想,如果這個時候大爺爺在這里的話,那一切都會變得簡單很多了,老人家一眼肯定就能看破一切,絕不會像自己一樣毫無頭緒。

就在肖遙沉思的時候,躺在床上的老爺子身體忽然抽動了起來,就像羊癲瘋病人作一樣,同時,老爺子的喉結上下滾動著。

“爺爺,爺爺!”一邊的李瀟瀟看到爺爺這副模樣,心中一陣絞痛,最讓她感到無力感的不是她沒辦法救自己的爺爺,而是眼睜睜看著爺爺如此痛苦,她卻連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這對李瀟瀟而言,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噗,噗……”李老爺子的嘴角,開始往外溢著血跡。

李瀟瀟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塊好像早就準備好了的白布,幫李老爺子擦干嘴角的血跡,哽咽著說:“我爺爺每天都會這樣……”

肖遙雙眼盯著那一塊白布,忽然他一躍而起。

“等一下!”肖遙伸出手,從李瀟瀟的手里接過那塊白布,湊著鼻子嗅了嗅,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肖遙的嘴角帶著一絲輕笑。

“你知道什么?你有辦法了?”李瀟瀟望著肖遙問道。

肖遙想了想,開口說道:“差不多,老爺子是中了一種奇異的蠱毒,一時半會和你很難說清楚,雖然解毒的方法有些復雜,但最起碼不是無藥可醫,我們先下去吧。”

“好。”聽肖遙如此說道,李瀟瀟就像服下定心丸一樣,最起碼,不是毫無辦法不是?

重新走到樓下,李小冉就湊到了跟前率先難:“小子,怎么這么快就下來了?我爺爺好了嗎?”

肖遙看了她一眼,說道:“沒好,但是,我能治好。”

“能治好?那你倒是去治啊!下來干什么?”李小冉顯然是不太相信肖遙的話。

肖遙懶得理她,反正現在李瀟瀟都已經給自己下了保證,沒人能阻止自己了。

我需要中藥和銀針。”肖遙看了李瀟瀟一眼說道。

“我去買。”李瀟瀟毫不遲疑地說。

肖遙搖了搖頭:“我自己去,中藥你可以買,銀針你買不好!”

“呵呵,我看你這是打算借機開溜吧?”李小冉冷笑道。

“李瀟瀟可以跟我一起去。”肖遙知道對方不相信他們,只好這般說道。

“那就走吧。”李瀟瀟不想過多的浪費時間,說完這句話,就帶頭走了出去,肖遙緊隨其后。

一路上,肖遙都沒有說話,李瀟瀟想找些話說,但又不知道如何開口,索性也保持了沉默。

在李瀟瀟的陪同下,肖遙走進了海天市最大的中醫館:濟世堂。

濟世堂人滿為患,長隊已經從醫館里排到了醫館外,濟世堂在海天市的地位可見一斑。

“濟世堂,好囂張的名字。”肖遙的眉頭微微皺起,似乎有些不悅。

“有什么不合適的嗎?”李瀟瀟好奇問道。

肖遙搖了搖腦袋,并沒有多說什么。

他確實有些不高興!何為濟世?舍大我為天下,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有“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的情懷!

大爺爺每天在山上煉制草藥,送給山下的村民。

在十年前山腳下爆一場傳染疾病,大爺爺背著藥簍拉著肖遙給村民看病。

他分文不收。

他都不敢說自己能濟世,可這家醫館,敢說自己是濟世堂,肖遙不服!

進了濟世堂,肖遙環顧四周,很是羨慕。這濟世堂雖然不大,但是卻擺滿了藥柜,上面的標簽上也都寫著各種重要的名字。肖遙忍不住的想,如果自己和大爺爺能有這樣的醫藥館,該多好啊!

“兩位,你們是看病還是抓藥?”他們剛走進來,一個穿著深藍色長袍的中年男人就走了過來。

“我們抓藥,順便買銀針。”肖遙打量了眼那個男人,男人大概三四十歲,雙眼炯炯有神,一張國字臉正氣十足,只是對方的眼神卻一直盯著身邊的李瀟瀟,這讓肖遙覺得有些不滿。雖然說男人看到漂亮的女孩驚艷是正常的,但作為一名中醫,卻做不到“眼中只有病人”就有些不應該了,況且對方都四十來歲了,看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合適嗎?

“把最貴的,最好的拿來。”李瀟瀟看了眼那個男人說道。

“最貴的?好啊!”聽了李瀟瀟的話,中年男人頓時眉開眼笑,這是賺錢的好機會啊!

說完話,他就立刻走到了后面,等再來的時候,手里多了一個精致的木盒。

“小姐,您看著盒子,都是最好的紫檀木雕刻而成的,造價不菲啊!”中年男人一臉獻媚的笑容解釋道,“所以這套銀針的價格也有點高,三萬八!”

“錢不是問題。”李瀟瀟說道。

中年男人更高興了。

肖遙沒去理會那個中年男人,而是直接打開了拿個木盒,隨手抽出一根毫針,手指拇指切在一起,許久,長長地嘆了口氣。

“空有其表,沒有靈氣。”肖遙說道。

“沒有靈氣?”中年男人的下巴都差點掉在了地上。

“是,靈氣。這也只是普通的銀針,而且韌性不足,三萬八?三十八我都不會要。”肖遙一臉正色地說道。

“你看過什么銀針有靈氣的啊!你跳大神呢?”中年男人有些憤怒地說道。

肖遙冷笑:“七轉神針,觀音針,佛手針,這些銀針都有靈氣,只是你不懂而已。”

“我不懂?”中年男人笑了,也看出他這是怒急了,“你說我不懂?我跟著醫仙學醫三十年,治好的病人不計其數,你說我不懂?”

這兩人之間的爭執,也引起了醫館內病人的圍觀,不少人看著肖遙的眼神都帶著嘲諷和譏笑。

他們都認為,這小子就是想在身邊那個漂亮女孩的跟前表現的老練一點,深沉一點,專業一點,好去討歡心而已。

“小伙子,你喝多了吧?你知道這是誰嗎?這可是醫仙的大弟子唐醫師啊!”一個中年病人笑著說道。

“行了,說他干什么啊!不就是想在自己女朋友面前裝比嗎?這種人我見得多了。”一個穿著花襯衫的年輕人嘲諷道。

肖遙一句話都不說,他不想和這些人爭辯。

“行了,小子,我算是看出來了,你這根本就不是也買銀針的,而是想在人家姑娘面前逞英雄的,你這生意,我不做了。”中年男人,也就是被稱作唐醫師的家伙揮了揮手,“你走吧。”

李瀟瀟看著身邊的肖遙,問道:“這針,真的不行嗎?”

“不行。”肖遙說道,“容易斷裂。”

李瀟瀟不懂,只是搖了搖腦袋,說道:“不然我們去別的地方吧,不過恐怕海天市也沒有比濟世堂更好的醫館了。”

肖遙冷笑:“那就去別的地方看看。這個醫館藥多,人多,生意好,不代表醫生的醫術就好。”

肖遙并沒有刻意的壓低自己說話的音量,他的話,也徹底的引起了眾怒。

“年輕人,說話得過腦子,不要妄言!”唐醫師冷著臉說道。

“大師兄,和這孫子說什么啊!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訓教訓他!”一個脾氣火爆的年輕醫師說道。

“哎,現在的年輕人啊,簡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話都敢說……”一個前來看病的老人搖了搖腦袋,感嘆世風日下。

“哼,這叫不知道天高地厚嗎?這叫智障!”一個刻薄的大媽對那個唐醫師說道,“唐醫師,趕緊給這小子看看病吧!”

聽著那些難以入耳的話,肖遙沒有絲毫的震怒,他覺得,為這些人,這些話生氣,大動肝火,很不值得!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广东麻将推倒胡 彩库宝典安卓版下载安装 怎么才能在网上赚钱 捕鱼大师稳赢版官方网 今天六开彩开奖 结果 今期生肖必中特 卡五星麻将楚 股票配资平台哪家安全 组代码是什么意思 最稳平特一肖王中王 算平码技巧 股票涨跌无限制 多乐彩前三遗漏 股票大盘涨个股下跌 哈灵上海麻将免费下载 贵阳捉鸡麻将必赢辅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