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做局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oniamf.icu,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第七十五章 做局

謝文東看眼老板娘,說道:“我姓謝。”

“原來是謝先生,失敬、失敬,謝先生是第一次來吧,我給你打個八折!”老板娘十分爽快地說道。

她并不清楚謝文東的具體身份,但她清楚張保慶的身份,在紀委,張保慶可是有一號的人物,能被張保慶敬為上賓的,身份又怎能普通?

張保慶哈哈大笑,說道:“文東,你這面子可比我大啊!我來這么多次了,老板娘還從沒給我打過折呢!”

老板娘風情萬種地拋給張保慶一個媚眼,嬌聲說道:“呦!張先生這是在埋怨我小氣呢!行!下次張先生來,一準也打八折!”

張保慶再次大笑,說道:“行了,老板娘,上酒、上菜吧!”

老板娘笑問道:“要不要陪酒?”

“你看著安排就好。”

老板娘應了一聲,退出房間,時間不長,有服務生端送進來酒菜。酒是個人釀制的,度數不高,香氣撲鼻,菜都是普通的家常菜,看起來倒是還不錯。

酒菜齊了,老板娘又領進來兩名年輕貌美的姑娘。這兩位姑娘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都穿著旗袍,使其身材彰顯的既修長勻稱,又凹凸有致。

老板娘笑問道:“張先生、謝先生,對這兩位姑娘可還滿意?”

謝文東無所謂,張保慶掃了一眼,說道:“行吧!”

見張保慶點了頭,兩名女郎在他二人身旁坐下。

由于桌子是擺在炕上,謝文東和張保慶都是盤膝而坐,兩名女郎自然不好像他二人一樣,她倆都是跪坐。

主要的正事已經談完,張保慶的神情舒緩了許多,他拿起酒杯,與謝文東撞了下杯子,說道:“我是流年不利啊!今年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犯太歲,做什么事都特別扭。”

謝文東喝了口酒,隨口提醒道:“你是黨員!”黨員還這么迷信,你好意思嗎?

作陪的兩名女郎都差點笑出聲來。

張保慶抬手摸了摸脖子,抽出一條紅線,把紅線往外拉,從領口內扯出一只玉質的吊墜。

他把線繩從脖子上摘下來,遞給謝文東,說道:“前幾天,我請了尊關公像,避避邪,文東你看看怎么樣?”

謝文東接過玉墜,低頭掃了一眼。他旁邊的女郎也順勢看過來,玉是上等的和田玉,雕琢的關公像倒也精細。

看了看身旁的女郎,見她臉上的表情怪異,謝文東笑了,把玉墜地還給張保慶,問道:“從哪買的?”

“外行了吧,這不能說買,得說請!”

“請來給你添血光之災?”謝文東笑問道。

張保慶一怔,不解地問道:“什么意思?”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墜,沒什么問題啊,玉是好玉,雕工又精細,顯然出自能工巧匠之手。

謝文東向身旁的女郎揚揚頭,說道:“你告訴他,這個玉墜有什么問題!”

女郎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看向對面的張保慶,含笑說道:“張先生,你這關公像是睜眼關公!”

張保慶莫名其妙地說道:“睜眼關公又怎么了?”長了眼睛,還不讓人家睜開嗎?

女郎柔聲說道:“觀音像,沒有閉眼的,觀音閉眼不救世;關公像,沒有睜眼的,關羽睜眼必殺人!”

稍頓,她看眼謝文東,說道:“謝先生說戴上它會有血光之災,可不就是嘛!”

“觀音閉眼不救世,關羽睜眼必殺人!竟然還有這樣的說法!”張保慶看著玉墜,越看越覺得別扭,他問道:“文東,你說我現在這么倒霉,是不是被它方的?”

“是不是它方的我不知,我只知道,再不吃菜,菜可都要涼了,那可真倒霉!”

張保慶仰面大笑,玉墜也不戴了,隨手揣進口袋里,拿起筷子,大口吃起來。

吃了一會,他拿起酒杯,向謝文東晃了晃,說道:“對了文東,還有個事,興泰精密軸承。”

謝文東不明白他這話是什么意思。

張保慶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角,說道:“這家公司,我挺感興趣的。我有辦法,能斷它的上游,讓它的上游企業不從興泰手里進貨,沒有出貨的渠道,興泰資金鏈會斷裂,它若想繼續維持下去,就必須得去銀行貸款。現在辦貸款很難,再加上我也會從中協調,興泰不可能從銀行手里拿到錢,到時,文東,你的銀行可以貸款給它,條件是,以公司做抵押,等到興泰到期還不上錢,就把公司收了。轉手賣掉,你我七三開。你七,我三。”

見謝文東揚起眉毛,張保慶說道:“我估計,保守來說,咱們能賺兩、三個億吧。”

他說得輕描淡寫,旁邊的兩名女郎可是在暗暗咧嘴。

張保慶的身份,她倆多少了解一些,但謝文東的身份,她倆可是毫不知情,聽張保慶的意思,這位謝先生是開銀行的?

謝文東放下筷子,好奇地問道:“這家公司,得罪過張兄?”

張保慶搖頭說道:“并沒有。”

“那么,張兄是缺錢了?”

張保慶苦笑,說道:“我現在啊,是什么都缺,要想鋪出一條平坦的退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起碼需要大筆的資金。以前他父親是常委,錢對于張保慶來說,只是數字而已,可現在不行了,他是真的需要錢給自己鋪退路。

謝文東沒有立刻說話,拿起筷子,在手中把玩。

張保慶見狀,問道:“文東,這點小事,你不會不幫我吧?”而且自己只要獲利的三成,對于謝文東而言,此事也能讓他大賺一筆。

謝文東說道:“如果張兄能進銀監會,對我會有很大的幫助。”

張保慶差點氣笑了,抬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反問道:“文東,你覺得現在這種情況,我還有機會進銀監會嗎?”

如果他真有機會做中紀委駐銀監會紀檢組組長,他還考慮什么退路?

“事在人為,辦法總是有的嘛!”謝文東說道。

張保慶嘆口氣,他自己是沒抱什么希望。他問道:“文東,先說興泰吧,你覺得興泰這個事……”

“行,就按照你說的辦!需要我這邊怎么配合,張兄直接找曉蕓就好。銀行那邊的事務,現在都是曉蕓在負責。”

張保慶聞言,暗松口氣,撫掌笑道:“有文東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說著話,他拿起酒杯,說道:“來,我們干一杯!”

“干!”

兩人撞下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作陪的兩名女郎忍不住對視一眼,暗暗咋舌,一家公司的命運,而且還是價值好幾個億的公司,就這么被他們兩人三言兩語給定下來了?

謝文東和張保慶推杯換盞,酒都沒少喝,當兩人喝掉二瓶酒的時候,都有了幾分醉意。謝文東將杯子一推,不再多喝。

他的自制能力極強,謝文東幾乎沒有酩酊大醉的時候,一旦感覺自己到量了,多一口酒都不會再喝。

張保慶和謝文東相識這么久了,自然也了解謝文東的秉性,見他不喝了,他也沒有再勸,獨自飲酒,和身邊的女郎說說笑笑。

通過交談,感覺這兩位姑娘的見識還挺淵博的,上知天文,下曉地理,古往今來,都能談上一談。張保慶笑道:“想不到老板娘還送過來兩個妙人!”

說著話,他看向謝文東身旁的女郎,說道:“你能看出我的關公像有問題,也是有點水平的,怎么會來這里做事?”

不管出不出臺,在這里做陪酒,終究不是正經的營生。他感覺,以她們的學識,找家正規的公司,做個小白領,綽綽有余。

謝文東身邊的女郎聞言,嘴巴張了張,但最終還是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低垂下頭。

張保慶也不刨根問底,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豬肘子,放到碟子里,感覺大口咬下去太難看,他問道:“你們這兒有刀叉嗎?”

“有的,我去取!”他旁邊的女郎正要起身去取刀叉,謝文東旁邊的女郎開口說道:“還是用筷子好!”

說著話,她拿起公筷,在豬肘子上輕輕一夾,肉便分開了。

見狀,張保慶贊道:“這肘子做的不錯,外焦里嫩!”說著話,他夾起一塊,放入口中,入口即化。

女郎放下公筷,含笑說道:“筷子長七寸六分,代表著人的七情六欲,用筷子,就是在調和人的情欲;筷子分兩根,一根為陰,一根為陽,這是陰陽共濟之道;筷子上方下圓,上表心,下表手,做人做事可圓滑,但心中要有棱角,有原則。所以說,中國人還是用筷子的好!”

她這番話,不僅把對面的張保慶聽得入神,謝文東也對她側目。這個姑娘,學識倒真是夠淵博,一雙筷子,都能說出這么多的道理。

謝文東和張保慶幾乎同時開口發問,“你叫什么名字?”“你出臺嗎?”

前面那句是謝文東問的,后面那句是張保慶問的。

女郎面頰緋紅,垂首低聲說道:“我不出臺。我……我叫楊文靜。”

PS: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近期不要出去!保護好自己!

飞禽走兽打码器延时 二分时时彩开奖记录 二三四五股票吧 幸运赛车大小单双怎么算 全民欢乐捕鱼漏洞 安徽闲来麻将下载安装苹果版 江苏7位数最新走势图 网赚学院 云南麻将下载 111522平特一肖 与您同行 新开盘的股票 江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捕鱼来了人工客服电话 血战麻将技巧顺口溜 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 小说 谷歌股票代码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最近30期